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赵御风大概是依旧保持了原本温润如玉的风格,对于赵御恒的丧事表现得极为哀痛,下令大赦天下,举国尽哀。

    佟太后依旧被尊为太后,只是如今换了一个皇帝,她这位太后的手,自然就不可能像是自己亲儿子当皇帝那般时候伸得那么长了。

    到底也就只能够在后宫里头游走,而后宫,赵御风又新立了一位皇后,正是之前赵御风母族的一位表妹,如此一来,可件他的母族又将在西岐大施拳脚了。

    从这一点上看来,赵御恒就比赵御风差了一点儿,赵御恒登基之后,首先想的是怎么讨好朝臣,而赵御风做的却让朝臣都跑过来讨好他。

    他这一上任就开始抓权的行为,对于东离来说自然是好事,首先就即可缓解了韩凌肆和周虞的压力,至于韩渊的死,也就终于可以大告天下了。

    端木青就趁着这个机会“病倒”了。

    作为新登基的皇帝,面对一团混乱的朝堂,加上先帝的丧事,韩凌肆自然是恨不能多长出几双手来。

    听到端木青身体不舒服,当下急得不行,立刻下旨,让她在府里静养,而周虞也表示了慰问,如此一来,躲在家里就算得上是名正言顺了。

    好容易抽了个空,韩凌肆急急忙忙赶来,才发现她正优哉游哉地在家里晒太阳,不由得有些愣神。

    “我不过是不想要去那样的地方而已,反正我都病倒了,谁还能够拉着我去不成?”说着又笑嘻嘻地对他道,“你该不会强迫我去吧!”

    看她一脸得意的样子,韩凌肆便是之前因为紧张她而烦恼的心情也瞬间疏散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你好歹也使个人跟我说一下,还以为你当真怎么着了呢!不想去便不要去就是了,谁还能够强迫你不成?

    我就算是有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狠心啊!”

    说着话略坐了坐,便又起身了:“你既然想要在家里休息,就好好休息,只是我却躲不得懒,这一去又不知道几天才能够回来,你好好照顾自己。”

    端木青笑着点头,等他出了门,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进室内去换衣裳。

    换好衣裳之后,才发现他们三个人都已经整装待发了。

    马车是直接从太子府里驾出去的,如今太子府里,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关于太子妃的事情不要多问,不要多说,不要多管。

    不然你兴冲冲地跑到太子那里去嚼舌根,很有可能遭殃的反而是自己。

    这一点,早就已经深入人心了,所以端木青带着几个人这么大阵仗地离开,多少双眼睛看着,也丝毫都不用担心会被他们给泄露出去给韩凌肆。

    马车十分朴素,看上去就是一辆普通的马车。

    端木青已然化装成了一个农妇。

    手里拿着一个青花包裹,似是去看望亲戚的样子。

    而万千和阿宏就扮作了两个中年农夫,地瓜自然就是小孩子了。

    四个人将马车停在了郊外,然后便步行前往长淮山。

    长淮山脉蜿蜒在整个华天大陆上,将华天大陆分成了南北两部分,前面是东离和西岐,后面便是北燕。

    所以,其实在东离的任何一个地方,一直往北走,都会和长淮山相遇。

    端木青他们走到无人处,就直接用异能移行转位,阿宏虽然不是隐国人,但是他跟隐国人打的交到并不少,所以这些都早就已经见识过了。

    他们此时用出来,他丝毫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好讶异的地方。

    “从这里过去,就是我说得那个地方了!”万千指了指面前的那条路。

    端木青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不出与平常的山路有什么差别。

    心里不解,但是也没有说出来,仍旧跟着他们前行。

    走到一个地方,大家都一起停下了脚步,万千感叹道:“这个地方我来了多次,都不知道这里竟然有路,不然说不定早就能够找到地方了。”

    阿宏笑道:“这大概都是天意,不必抱怨,今日既然来了,便说明老天还是在助你们的。”

    这话说得好听,万千和端木青脸上都带上了些笑意,只有地瓜,一脸的不屑。

    只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如今好歹不似之前那般明显的表示不满了。

    “走吧!”阿宏率先一步走上前。

    伸手轻轻地点了一点张在路边上的一株带着点儿灰绿色的植物,之间那植物顿时间叶子往一边翻去。

    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很快,所有的同类植物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倒了过去。

    这一下,就露出一个条路来。

    这一条路上面长满了红色的小草,若是远远地看过去,倒像是一条血路。

    地瓜原本就是土部的人,此时看到这个,显得极为有兴趣:“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我都没有见过。”

    万千问道:“这是你们弄的?”

    阿宏笑着摇头道:“怎么会?我们哪里有这样的智慧,我相信是你们隐国人的祖先设计好的路径,你们隐国原本就是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

    通过特殊植物的特殊属性来运用到指路上去,实在是一大妙举,当时便是我们当中有一个极为喜欢植物的人才发现了这一点,不然我们也无法进去。”

    这条红色的路越走越深,原本长在两旁的灌木也越来越高,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两边的灌木都已经到了遮天蔽日地步了,再回头看,来时的路,竟然已经没有了。

    这样的奇妙,就是端木青也都吃惊得了不得。

    “果然是隐国人设计的路,和外面的人设计的就是不一样。”方才阿宏说话之间,还是在夸赞隐国人,对于这一点,地瓜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时候却偏偏的,要再加上一句。

    端木青和万千相视一眼,地瓜的性子就是这样,有时候十分的成熟,有时候又像是个小孩子,难能可贵的便是他这一片赤子之心。

    几个人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路的尽头,竟然是一座悬崖,悬崖边上有一条紧紧五寸宽的路,说是路,实际上就是一条紧贴着悬崖壁而多出来的一些石头而已。

    端木青三个人吃惊地看着阿宏。

    谁知道阿宏果真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条路。”

    “我们要从这里过去?”地瓜看着阿宏,似乎是想要确认清楚。

    “我能够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端木青皱眉问道:“我不太能够理解!”

    “什么?”

    “如果是从这里过去,那么你们当时那么多的军队是怎么过去的?”

    看着那边细细窄窄的路,万千和地瓜也同样不理解了,别说军队了他们实在是怀疑,如果是有十个人的话,只怕那条路也都会给踩崩了。

    后面的人可还要怎么过去呢?

    阿宏笑道:“可是眼下我们不过就只有四个人,不是军队,军队自然有军队的过法。”

    说着话,伸手指了指那悬崖壁。

    端木青极目远眺,大概是因为受了异能的影响,就是视力,似乎也比之于之前好了很多。

    她远远的看过去,似乎能够看得到一些依稀的有些类似于工业工程的痕迹。

    “你们……”

    “运用军事云梯,前面利用体能叫好,轻功较好的士兵上前去在悬崖上凿好着力点,然后钉入石钉,固定云梯,后面的士兵只要直接攀登梯子过去就行了。”

    端木青眼睛微微眯了眯,想不到这一场战争,彼方还真是费劲了心思。

    地瓜一听,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这样的路在我们隐国人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说着就先利用土遁往那边去了,没两下还冒一下头。

    端木青和万千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阿宏,毕竟,地瓜如此针对他,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更何况,他们此时确实是同一个阵线。

    更何况,这个阿宏此时出现,还是来帮助他们的,万千和端木青多多少少心里还是存了些感激的。

    看着那悬崖,端木青和万千都有些犹豫,阿宏似乎是一瞬间便看懂了他们的意思,笑着摇头道:“你们先过去吧!不用管我!”

    “这……”

    “当年我能够过得去,现在自然也能够过得去,难道你们还会担心这一点?”

    这话说得万千立刻转身便走了,虽然不似地瓜那般把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也不像是地瓜那样对这个阿宏特别讨厌。

    但是要说喜欢他,却也是绝无可能的,毕竟,隐国的灭亡,他到底出了一份力。

    说担心他?怎么可能!

    端木青知道万千此时的情绪,实际上她也是一样,朝阿宏点了点头,便跟着万千去了。

    万千运用的便是他的移行转物,利用外物当做垫脚石,飞快地度到对岸,端木青和地瓜一样,直接穿过去了。

    三个人便在对面等待着那个阿宏。

    地瓜连上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

    端木青伸长了脖子往那边看过去,果然见他正艰难地往这边走过来。

    艰难虽然艰难,可是在他脸上却丝毫看不到害怕和紧张,心里不免为他喝一声彩,这样的年纪,能够有这份定力,已然是十分不错的了。

    “你们听!有人在唱歌!”万千突然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