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和地瓜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那边阿宏艰难地走过来,陡然间听到万千这话,不由得吓了一跳。

    两个人同时转过脸去看他,地瓜一脸的无语道:“为,万大哥,你闹清楚,这里是深山里头,谁会在这里唱歌?!”

    万千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个时候,他又突然间没有听到那歌声了,好像方才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好像是我听……”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间又停了,摇头道:“不对啊!真的有人在唱歌!”

    端木青和地瓜相视一眼,然后同事看了一眼万千,他确实是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两个人面面相觑,终究还是静了下来,仔细去听。

    听了好一会儿,地瓜首先摇头:“万大哥,你当真是听错了吧!哪里有人唱歌?”

    万千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道:“你们当真没有听到?”

    端木青和地瓜都是一脸认真地摇头:“没有!”

    “可是我明明就有听到啊!”万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此时耳朵边的歌声越来越清晰。

    “万大哥,你是不是幻听了?你听到什么样的歌了?”地瓜微微有些打趣他的味道笑道。

    “听上去像是一个女人在轻声的哼唱,听不清她到底在唱什么,但是很好听,而且听得人心里特别的舒服,好像躺在隐国草地里的感觉,天上都是白色的云,飞来飞去的。

    耳边还有些清清的流水声,鸟雀儿的欢叫声……”

    地瓜不等他说完,就笑道:“哈哈,我看,分明就是万大哥你想那个女人了吧!说得那么好听,其实不就是一个女人在唱的声音嘛!

    我看,就是你想念某一个女人,因为太过于想念了,所以就听到了她的声音了吧!快说,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在想谁?难道是麻姑?她的丈夫早就已经死了,如今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你心里肯定是舍不得了吧!我看就是这样,就是……”

    正兴冲冲说着话的时候,地瓜突然间停了下来,倒是吧在一旁看热闹的端木青吓了一跳:“怎么了?”

    “灵儿!”地瓜看向端木青,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你把灵儿也带过来了?”

    端木青颇有些莫名其妙的味道:“灵儿?我带她来做什么?我就只跟你和万大哥说了啊!不是让你瞒着她吗?

    怎么可能她会来?”

    地瓜闻言,也知道灵儿是不可能来的,但是他的眉头却皱成了一团,脸上露出不能够理解的神情来。

    “怎么了?”

    听到端木青的询问,地瓜转过脸看向她,十分肯定道:“我听到灵儿的声音了。”

    “什么?”

    “她在唱歌。”

    “唱歌?!”端木青震惊了,然后看了一眼万千,他也是在极力地听着他方才说的歌声一般。

    “对!就像是我们两个平时在外面找到好吃的东西的时候,她时常哼着的歌一样,很快乐的样子。我每一次听到她这么哼着,就知道她一定很快乐,刚刚找到的好吃的一定十分符合她的口味。”

    端木青有些云里雾里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像是着了魔似的。

    恰巧在这个时候,阿宏终于走了过来,看到他们三个坐在这边,破有些不好意思道:“让各位久等了。”

    端木青摇头:“这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他们两个人都说听到了什么歌声,你有听到吗?”

    阿宏也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眼他们两个人,又看了眼端木青:“什么歌声?”

    端木青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阿宏侧着耳朵细听,然后摇了摇头道:“没有啊!”

    “我也没有听到,只是觉得奇怪,他们……”

    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阿宏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奇怪,仿佛看到了什么,不,是听到了什么。

    因为他脸上突然间变得有些迷茫起来了,好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或者是幻想。

    “宏叔!”端木青立刻唤道。

    可是显然这个人比他们两个还要陷得深,此时已然是听不到端木青的呼唤声了,而且他的眼睛里竟然开始流下了眼泪。

    “宏叔!”端木青再唤了一句,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地瓜!”

    再看那边,也是一样的安静,没有回答她的话。

    “万大哥!”

    寂静声一片,只有山风吹过树叶的涛声,端木青有些慌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为何大家都说是听到了歌声?偏偏就只有自己听不到?

    看着他们都是一脸陶醉的样子,好像已经陷入了一个莫名的虚空的世界。

    端木青心里砰砰乱跳,若是他们一直都如此,该要怎么办?

    一边细细地观察着他们,端木青一边在心里想着对策。

    说是听到了歌声,那么应该是利用歌声当做媒介来达到使对方心智被迷惑的效果了。

    可是这个地方会是谁在捣鬼呢?

    而且,若是如此,为何别人都听得到,偏偏自己听不到呢?

    看了眼这里的人,他们两个是隐国人,宏叔不是,=显然跟是不是隐国人没有关系。

    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女人?而他们都是男人的缘故?

    端木青不知道是不是!

    想了想,干脆盘腿坐下来,让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空,然后就如最开始发掘自己的异能一般,开始进入到那个虚空世界。

    同他们不一样,她是自己进去的,在这个空间里,她从来都是来去自如的。

    这是将全身心都放到澄净的环境里,让自己完全的心无杂念,全身心地去感受周围的世界,却感受身边的一草一木。

    她听得到山中所有的动静,感觉得到风缠绕的方向。

    能够感觉到温度在不同的地方发生的变化,感觉得到很远的地方有一头小鹿十分的悲伤。

    此时的端木青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虚空的意识,然后在这个世界里随意的穿梭。

    终于,她看到了地瓜,看到他正在跟灵儿坐在秋千上吃着冰糖葫芦,灵儿并没有吃,而是唱着欢快的歌曲,地瓜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是地瓜的意识。

    端木青凝聚自己的意志,直接击向那边的地瓜,然后那一道意识便开始消散,灵儿、地瓜、秋千都化为了虚无。

    意识接着飘荡,终于看到了万千躺在一片草地上,闭目养神,不远的地方水边有个美丽的女子在洗头发,嘴边轻轻地哼着歌,不知道是在唱着什么。

    听上去十分舒服,仿佛光是听着她的个歌声,就足够让人沉溺在里面一样。

    同遇到地瓜一样,端木青在一次将这里的意识击碎。

    最后却是被一声声呜咽给吸引过去的。

    她看到一个身穿戎装的男子,背对着她,另一边是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哀婉动人的脸上带着串串泪珠。

    女子轻轻哼着:“日日盼君君不至,未若长决绝,但愿君心似我心,且将相思寄明月,不寄尺素书,不闻子规意,只为浮生半日情。”

    这首歌端木青从来都没有听过,而且也不像是一般的唱词那般押韵,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可是那女子极致哀婉的哽咽,却是这段唱词最好的节奏!

    如此唱出来,便是没有那唱词,也听得人柔肠百结。

    端木青眼里忍不住滚落泪水,轻轻走上前才看清那一身戎装的男人!

    “韩凌肆!”端木青吃了一惊,只是如此一喊,眼前的意向随机飘逝,仿若风吹过流沙。

    然后她就看到那三个女子如同三缕微风向着同一个方向飘过去。

    知道这个时候,端木青脑才重新清醒过来,连忙跟着那风的速度,往他们的目的而去。

    没有多久,风便渐渐停了下来,似乎是因为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阻挡。

    出现在端木青眼前的是处深潭,深潭前面是一面玉璧般的峭壁,水,便是从那上头流下来,只是水流极细,是以,就算是峭壁不低,水声亦不甚大,倒是有些泉水叮咚的味道。

    这玉璧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竟然显得极为光滑,站在不远处,端木青几乎都怀疑自己能够从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才刚这么想着,突然间就发现对面影影绰绰的似乎当真是有影子在里头。

    带着好奇的心情,端木青走过去,果然看到里头跟着有什么东西在移动,隐隐约约的可以分辨出一个人形,大概就是自己了。

    心里不由的自嘲。

    可是才刚这么想着的时候,发现那玉璧里头自己的影子前面似乎有一个金色的东西,一闪一闪地发着光。

    那是什么?

    这是她心里当时的想法,正想要蹲下身子去检查检查的时候,陡然间天旋地转,再睁眼,就看到万千他们三个人正紧张地看着自己。

    “雪女,你醒了!”

    地瓜一脸的汗:“吓死我了,我感觉你跟离了魂似的,这个地方似乎有些诡异!”

    端木青有些愣神,仔仔细细地思索了一下方才的事情,然后才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一块如同玉璧般的峭壁?”

    这话问得没头没脑,万千和地瓜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倒是阿宏点头道:“我只是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