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万千和地瓜都有些不懂,同时看向端木青:“你怎么知道?”

    这问题自然也问到了阿宏的心上,他也一样转过脸来看端木青,只是让端木青惊讶的是,他眼睛里的若有所思。

    “难道……”

    万千说了两个字又不说了,倒是让地瓜急得不行:“难道什么,你说啊!”

    看了一眼地瓜,万千再看向端木青,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雪女可是会感知万物?”

    端木青愣了一愣,似乎是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

    的那是他说得那四个字从字面上来说并不难理解倒也能够猜出来是什么意思。

    若说是感知万物的话,方才自己的那种情况,看上去倒是真有些像。

    “我……大概是这么个感觉!”端木青良久之后才点头道。

    万千和地瓜眼睛里都蹦出喜悦的光芒来。

    端木青想了想,自己当时能够找到阿宏不就是因为能够感觉到那地底下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吗?

    当时也没有多想,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那根本就是之前都没有发现的异能。

    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身体里的每一项异能其实都是必须要经过自己的努力发觉才会出现的,甚至于有些还需要借住神石洞的力量。

    为什么这个万千说起来十分厉害的感知万物,却有些自然生长的味道一般在自己的身体里出现了呢?

    端木青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味道。

    而且今天若不是万千此时这样说起来,自己也都没有发现这一点,而到现在,运用起这种异能似乎已经变得十分简单和自然。

    甚至于最开始万分艰难进入的虚空世界,也可以自由地穿梭了。

    这也就说明,以后要发掘异能就会更加容易一点了。

    “好了,且不说这些了,我们要找到那块玉璧。”端木青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看了眼天色道。

    地瓜连忙问道:“找玉璧?找玉璧做什么?我们不是要找到回隐国的路吗?为什么要去找什么玉璧?而且,你这么说的一个东西,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怎么去找?”

    说到这里,端木青才想到自己方才魂游虚空的时候遇到的事情:“你们方才听到的歌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地瓜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感觉突然间听到了灵儿平日里哼着歌儿的声音,然后听着听着就入迷了。

    不是突然间吹了一阵凉风,我都还没有回过神呢!”

    万千同样的不好意思:“我也是。”

    只是他说完之后,四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了,端木青看向阿宏。

    “实际上我跟他们一样,也是听到了歌声,还以为是我逝去的妻子唱的歌。”

    端木青突然想起来,自己并没有看到阿宏,但是她看到了韩凌肆,这一点她没来得及想,现在也同样没有时间。

    “这太奇怪了,”地瓜首先嚷出来,“我们三个人同时听到歌声,而且还是不同的歌声,可是都陷入了沉迷,可见这歌声的厉害,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儿你呢?”

    端木青摇了摇头:“现在不好跟你们解释,我们要找到那块玉璧,大概一切也都出来了。”

    他们不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显然对于她的话都不会怀疑。

    阿宏想了想道:“实际上我是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的,当时有人随意出去游玩,然后迷了路,才不小心看到了那个地方的,我将他找了回来,他跟我说看到了那么一个地方。”

    端木青连忙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到底在哪个方向?”

    阿宏看她一脸急切的样子,点头道:“你让我好好想一想。”

    其他三个人立刻保持了安静,阿宏微微眯着眼睛,然后看了看四周,又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道:“我想起来了,就在那边东北方向,记得当时我是在那边找到他的。”

    端木青脸上露出惊喜来:“好!我们走!”

    “喂,青儿,我们是来找回隐国的路的,这样去找什么玉璧做什么?”

    地瓜心里有些着急,隐国是他盼了这么多年的梦,终于眼看着要找到它了,端木青却选择了先去找一个什么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玉璧,这叫他如何能够不焦急。

    相对来说,万千就显得平静的多,他看着地瓜笑道:“好了,你就听雪女的就对了,她要去那里,一定有非要去那里的原因。”

    他这样的信任自己,端木青却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看着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坚持着往东北方向走去。

    虽然有异能十分方便,但是异能对于身体的损耗,谁都是知道的,所以除非在不得不用的情况下,他们都是如同普通人一般的行事。

    但是走路是一方面,端木青却还是不自觉地感知周围的事物。

    事实上,在往东北方向走了没有多久之后,她就已经感知到了那玉璧的所在。

    约莫走了半个多时辰,才远远地看到了那壮观的景象。

    一路上因为端木青执着这要到这里来,地瓜都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可是这个时候看到那般美景,顿时便将方才的不了给抛到了脑后。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当先跑了出去:“哇,好美!”

    端木青和万千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果然地瓜还是地瓜。

    一行四人走到玉璧面前,果然同端木青在虚空世界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远远地站着都能够看到他们的影子出现在对面的玉璧之上。

    端木青想了想,按照在虚空世界里走过的路线再走了一遍。

    因为当时自己如同一道意识般移动,所以走的路线也就显得十分奇怪。

    他们三个人全神贯注地看着她在那里画着奇怪的图案般行走,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但是,意识里,似乎她这是一种不可以被打扰的行为,所以谁都没有出声。

    终于,端木青走到了那一点,在往玉璧里看过去,自己的影子已经变成了一团看不清楚的东西,只是依稀能够看得出来是个人形。

    里面的那个人形也依旧会同自己一样摆动。

    这个时候,端木青的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因为她同在虚空世界里一样看到自己的影子前面有一团光芒。

    然后她按照比例往前面走去,眼睛仔细地在地上逡巡着。

    他们三个人愣是不敢出声,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

    “啊!找到了!”

    这一声如同是一道解锁的钥匙,三人这才赶上前去,看到端木青蹲在那里,面前是一棵十分奇异的花。

    这花此时开得极为灿烂,红色的花瓣从花托处逐渐变浅,到了花瓣的顶端,都变成了莹白色,发着盈盈的光芒,如同玉器。

    中间的粉红色就像是美人的薄面,透着些脂腻的味道。

    此花单株生长在这里,旁边便是一株草都没有,如此霸道的生活属性,简直不敢相信会开出这么娇艳的花朵儿来。

    花梗不是笔直的,而是弯曲着的,七片叶子显得十分肥硕,间隔分布在花梗的两边。

    地瓜一向只爱美食的人见状也忍不住感慨道:“果然是好美啊!不如青儿,你送给我吧!我拿去给灵儿,她肯定很喜欢。”

    万千忍不住打趣道:“可是你的灵儿好像就喜欢吃的东西呢!你若是把这个送给她,她不会拿去让人做饼了吧!”

    地瓜连忙为灵儿辩白:“才是呢!其实灵儿那是眼光高,一般的杂花杂草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睛,像这一朵才能够衬得上她,我若是取了去给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话,还拿眼睛看向端木青,才发现她和阿宏两个人都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投向自己,眼睛都动也不动地看着那朵花。

    都看是这种情况了,很显然,想要把花拿走送给灵儿,也是不可能的了,突然想起来,端木青也是女子嘛!

    女子都爱美,这朵花自然是要留给她自己的了,想想她好歹是自己的雪女,还是不跟她争好了。

    还是阿宏先反应过来,语气十分认真:“这跟我们听到的歌声有关?”

    他这么一问,万千和地瓜都吃了一惊,显然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端木青这才从花朵上移开视线,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啊!”

    她一直都在研究这朵花,直到现在才弄明白其中的奥秘。

    看着万千和地瓜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端木青笑道:“你们不是觉得奇怪吗?我现在便让你们感觉一下。”

    说着朝着那花吹了一口气,瞬间大家都听到了一个少女歌喉般的乐声,十分的动听,但是却跟之前听的完全不同。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一次,大家听到的都是一样的声音,而且跟各自心里所想都不一样。

    虽然这朵花的确实奇异,但是如此还不能够解答他们心里的疑惑。

    看到他们不解的样子,端木青垂下眼眸,轻声道:“其实这朵花的名字十分好听,还是离长老告诉我的。”

    “是什么?”离长老对于万千和地瓜来说都是十分的尊敬的,听到端木青这话,便立刻问道。

    “碧血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