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碧血黄泉?”三个人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陡然间听到端木青如此提起,只觉得名字好听得紧。

    “离长老是如何说的?他告诉你这个玩意儿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地瓜有些好奇地,用手碰了碰它那硕大的叶子,顿时又是一阵轻轻的吟唱声。

    “此花遇风而吟,犹如女子低低的清婉声,据说会因为听着的人的心绪不同,而有所变化,具体我还不是十分清楚!”

    端木青说着话的时候,蹲下身子,细细地查看,说着话的时候声音又低了下去,看上去像是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

    见她表情微微有些凝滞,万千连忙问道。

    但是却被阿宏拉了拉袖子,一转脸,就看到他对自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再看端木青,她果然正全神贯注地在观察着那朵花。

    好一会儿之后,端木青才露出笑容来:“我知道了!”

    “怎么了?”

    “这花瓣底下有许多小孔,若非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但是就是因为这些独特的小孔,所以才会有那些我们听到的歌声。”

    听到这话,地瓜立刻钻到地底下,然后在那花根处探出脑袋来,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不住点头道:“果然是这样!我看到了。”

    “可是这跟那写歌声有什么关系呢?”万千不解。

    “当有风,不,是有气流通过的时候,这些大小深浅位置都不同的小孔就会发出声音,但是因为这小孔的声音实在是小,所以,声音并不大。

    当所有的声音和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一种女人低声吟唱的感觉。”

    “那为什么我们在那么远都听得到,而且每个人听到的声音都不一样?”

    这话是阿宏问出来的,刚好也问到了大家都疑惑不解的地方。

    端木青想了想道:“这大概就是因为这花儿发出的声音对我们的大脑有影响,人的情绪不同,周围的气场本来就不一样,这声音在遇到不同气场的时候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大概就是这个缘故,所以,大家听到的声音都不同。”

    “那为什么青儿你听不到?”地瓜连忙问道。

    端木青想了想,看着那碧血黄泉好一会儿才道:“这大概就跟离长老说的有关了。”

    “对!我本来想问的就是这一点,离长老向来不是喜欢漫无目的随口说话的人,他与你说起这碧血黄泉,大抵是有个什么缘故在里头,而且这碧血黄泉,我从前在隐国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端木青看了万千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阿宏。

    地瓜立刻反应过来,当下便岔开话题:“好了,青儿,我们重点还是要去找去隐国的路,现在先不要管这花了吧!”

    端木青如何跟他们说这碧血黄泉其实是六大魂器当中的一种呢?

    而且看这话的样子,似乎也不好移走。

    当时离长老跟自己说起这碧血黄泉的时候似乎说到过,这碧血黄泉可不是一般的花,此时看到它生长在这里,下一次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按照正常来生长的话,花期并不长,一开一落不过是两三日的功夫,但是要再开,可就是三年之后了。

    端木青皱着眉头看着它。

    花瓣那样的娇嫩,而且看上去便充满了灵性,让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碰。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手便已经碰了上去,只是没有想到,她的皮肤才靠上那花瓣,花瓣顶端的莹莹光芒陡然大胜,简直就像是要将周围都照亮似的。

    而手臂上的手钏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一阵凉意。

    端木青心里一喜,越发肯定这就是离长老说的碧血黄泉了,不但是如此,而且这碧血黄泉都与紫玉手钏产生了反应。

    得到这个结果,端木青便知道了如何做了。

    看到她从怀里拿出一方帕子铺在地上,然后伸手取拔那朵花的时候,就是地瓜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啊!青儿你要做什么?”

    地瓜虽然对这些花花草草不感兴趣,可是却也知道,如同这朵花这样,必然是十分的精贵的,这样采下来,草草地包起来,岂不是将这朵花给毁了。

    但是端木青并没有理会他,仍就自顾自地将花连根拔起。

    让人惊异的是这花一被摘下来之后,立刻便蔫了,从花朵到叶子全部都变的软趴趴的,地瓜和万千看着都有些心疼的样子。

    但是端木青依旧将那花儿包了起来,然后放在怀里:“好了,我们继续去吧!”

    阿宏对于端木青的那朵花一点儿疑问都没有,好像就只是一件十分寻常的事情。

    对于他们有意隐瞒的关于那朵花的态度也当做没有看见一般。

    “宏叔,我们接着去吧!”端木青恍若无事地将东西往怀里揣好,然后站起来,笑眯眯地问道。

    阿宏也是十分的爽快,点了点头道:“好!”

    地瓜和万千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好奇。

    实在是怪不得他们,端木青的反应实在是容易勾起人的求知欲,那碧血黄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又没有机会说清楚。

    四个人又花费了一些时间才回到方才的地方。

    此时已然没有了方才干扰的声音,几个人再看这一片林海,果然是让人望之心怡。

    大概是方才的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大家的心思都有些紧绷,到了这个时候才敢松一口气。

    阿宏笑着道:“我们还是快一些吧!”

    他这么一提醒,端木青才想起自己是怎么得了空跑出来的,若是韩凌肆中途非要回家一趟的话,只怕到时候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从这里往后走,却是一段下坡路,虽然没有真正的路,但是好在灌木都比较矮小,走起来倒不困难。

    一路往下走,端木青觉得脚下的泥土似乎跟之前的有些不同。

    忍不住转脸朝地瓜看过去,果然地瓜也同样看了过来,并非是她一个人的感觉,地瓜毕竟是土部的人,对于土地的感知,实际上比端木青还要强。

    看到他们两个人都停了下来,万千和阿宏两个人都觉得奇怪,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们。

    “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啊?”地瓜脸上的表情实在是称不上友好。

    但是阿宏却只是挑了挑眉:“怎么了?”

    “这里的土质湿润松软,你该不会要带我们进入沼泽里头吧!”

    不怪地瓜这么紧张,实在是因为他总是会有盾土术,可是也曾经几次在沼泽地里吃了亏,且不说弄得一身腥臭味。

    也有一两次凶险的情况,几乎没有把自己给弄死了。

    阿宏面对他这样的态度,却只是温和地笑着道:“你们两个人的反应还真是迅速。”

    万千听到这话,立刻闪身站到他们两个身旁。

    虽然他相对于地瓜来说态度好了很多,但是这个阿宏究竟还是当年的敌人,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轻易一笔勾销的,也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信任他的。

    此时他身边的就是隐国如今的希望,他们的雪女,如何叫他放心得了。

    看着他们这个样子,阿宏也知道他们心里所想,依旧是笑了笑道:“我保证,我绝对没有存一丝伤害你们的心思,下面虽然有危险的,但是绝对不是我故意来设计害你们的,而是你们必须要通过的地方。”

    地瓜一听就立刻盯紧了他:“我们怎么相信你?”

    这一点,阿宏倒是没有办法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才道:“若是实在不能够放心的话,你们身上有没有什么毒药,可以给我一颗,若是证实了我不是在故意害你们,然后才给我解药?”

    身上有毒药,这是华天大陆的武林中人,很多人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但是端木青此时身上还真是没有。

    地瓜自然知道这一点,但是眼前的这个阿宏当真是很不能让他相信,转过脸,一本正经地对端木青道:“青儿,我看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你就把你身上的七日断肠散给他好了。”

    端木青身上哪里有什么七日断肠散,但是她也明白地瓜的意思。

    但是却摇了摇头:“我相信他,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不然真的要来不及了。”

    万千和地瓜都想要否定端木青的决定,可是她已经迈步向前了,根本就没有打算再改主意。

    而端木青没有告诉他们的是,她选择相信这个男人其实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个男人眼中偶尔闪过的眼神,像极了某个人。

    面对这种情况,万千和地瓜自然就只有服从了,只是两个人心里多少都多了一些担忧,对于阿宏的警惕也就越发的甚重了。

    走了一会儿之后,地瓜又放松下来,因为他已然能够探知,他们要去的那个地方绝对不会是一片沼泽地。

    这样的认知之后没有多久,他们就看到了那一片湖。

    这个时候已经是夜半了,只是在这样的月圆之夜,一切就显得十分清晰,那一片湖此时看过去,反倒像是一片静谧的海。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万千按捺住心里的好奇,尽量平静地问道。

    “因为我们路就在这片湖水下面。”阿宏看着湖面,淡淡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