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首先忍不住的是地瓜,“路在这下面?你在逗我吗?”

    端木青却丝毫不怀疑这一点,因为实在想是想不出这样欺骗他们的意图在哪里,至少这湖面下定然是别有乾坤。

    “不知道这下面的路又是怎么个样子?我们要怎么下去?”

    端木青十分平静的问话,倒是让阿宏感到意外。

    不过也只是一刹那而已,毕竟眼前的这个女子是隐国的雪女,如果是同平常的女子一般大惊小怪,那倒当真是难堪大任了。

    “在这片湖水下,以湖中心的那座小岛为中心的正北方就是入口,现在是枯水期,应该在水深处八丈之处。”

    他说得轻飘飘的,地瓜首先便跳脚了:“什么?八丈?水下面?我们又不是鱼?怎么下去?”

    端木青也感到奇怪:“当年你们是大部队进入的,别说是那么多的人了,眼下就只有我们四个人,只怕要进去也是十分的困难,想必宏叔应该已经有了对策吧!”

    阿宏想了想道:“其实我们只要潜到水下面,找到了那个洞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洞里面并没有水!”

    “洞里面没有水?”

    “嗯!当年我也好奇这一点,但其实到现在我也还是没有弄明白,”他说这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看了看夜色,端木青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一早再开始动身吧!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妨先休息。”

    身上都带了晚上露宿的东西,虽然很薄,但是对于端木青他们来说其实还好,倒是阿宏,只怕……

    “宏叔,你晚上睡着会冷么?”

    想不到端木青会问这么一句,阿宏显得有些受宠若惊,愣了一愣才道:“不会不会,我并不怕冷。”

    看到端木青眼睛里隐隐的担忧,万千道:“我倒是有些冷,如果阿宏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两个晚上一起挤一挤吧!”

    地瓜犹自不明白,只是觉得万千多事,到底白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天天才亮,四人就起身了,地瓜很快就抓了几只兔子来。

    万千和端木青一起把兔子烤了,然后配了些野果,到底也算是对付着吃了下去。

    太阳还没有出来,但是天已经很亮了。

    端木青跟这阿宏走到那湖边,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两个小垡子,看上去也才是刚刚不就给做好的。

    三个人同时把视线投向阿宏。

    “刚才你们都在忙着早饭,所以我就直接去弄了些东西把这个给捆了一下,虽然粗糙,但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说着又问他们:“你们谁会使这筏子?”

    地瓜一听,连忙摆手:“我不会!”

    阿宏又把视线投向万千。

    万千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好!那我和地瓜小兄弟一组,太子妃跟万兄弟一组,你们跟在我后面,我带你们过去。”

    对于他这有些类似于发号施令的行为,地瓜是分外的不爽,可是就算是不爽也半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他不会呢!

    “万大哥,你觉得宏叔这个人到底怎么样?”端木青和万千坐在同一条筏子上,看着前面阿宏的背影,低声问万千。

    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万千道:“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总觉得当年他一定不是一个一般人,甚至于很有可能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虽然知道越是如此,这个人也就越不可靠,但是我却总是忍不住相信他。”

    她这是一番发自肺腑的话,万千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便也打算用真心对端木青说。

    “他有让人相信的本事,比如这筏子的事情,他先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好,然后又自发地将我们两个分在一组,他和地瓜分在一组,这就是明显地让我们消除怀疑,让他自己断绝了害你的机会。

    还有前面,他让我们给他吃毒药,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在表明他的态度,但是也不能说就没有以退为进的可能。”

    “以退为进?!”嘴里念着万千说的这四个字,身上忍不住下出一身冷汗,若真是如此,自己便是绝对会中招的一个。

    万千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半无意半敲打道:“所以,像雪女你这样的身份,最好还是要多条心眼才是。”

    端木青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但是心里又不好说自己是因为他有的地方像一个人的缘故。

    只好尴尬着点头应了一声。

    一直划到日中,才算是到了另一边,也就是那座岛的正北方,实在是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原本所处的地方正好是正南方。

    在筏子上吃了一点儿干粮,阿宏显得十分高兴,指了指对面道:“是这里没有错了,我记得这一颗野枇杷树,当年还是那么小小的一颗,现在都亭亭如盖了。”

    地瓜翻了翻白眼,然后嚷嚷道:“到底该怎么下去啊?难道我们当真要潜水下去吗?”

    万千看了他一眼,他才收起万分不满的表情,私下里咕哝了两声。

    “是啊!阿宏,我们都要潜水下去吗?”

    阿宏看了三个人一圈,郑重地点头道:“没错!”

    端木青心里是相信这一点的,早在出发之前,她就知道去隐国的路绝对是简单不了的。

    “你们两个会潜水吗?”端木青看了一眼他们,她是丝毫都不用担心的,原本或许是不会,但是异能挖掘的过程中,就会了。

    虽然心里不高兴,地瓜还是点了点头道:“会!”

    再看万千,他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确定了之后,阿宏第一个跳下水,地瓜看了一眼端木青和万千,颇有些不乐意地跟着下去了。

    端木青却和万千同时跳进水里,跟在他们的后面。

    奇怪的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端木青原本离他们就不远,此时她一跳下水来,莫名的整个周围两丈之内立刻就没有了水,好像所有的水都有了知觉,都有了生命,十分惧怕她似的。

    地瓜万千,包括一直都十分淡定的阿宏都用十分惊讶的表情看着她。

    端木青猛然间想起自己身上带着避水珠。

    这东西在那一晚上夜魂交给自己发生了那些奇异的反应,她便一直将它束之高阁,这一次打算来找隐国的归路,才将它又重新拿了出来。

    心里总觉得或许这个东西能够用得上,而且再一次将它拿出来之后,它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与手钏发生剧烈反应,反而有一种相通而瑶瑶呼应的感觉。

    也就越发的坚定了她将它带出来的决心。

    但是带出来之后也就将这件事情彻底的给忘记了,直到这个时候才又想起来,实在是因为,直到这个时候它才发挥出了它的作用。

    避水珠果然是真的能够避水的,这一点,端木青也都有些始料未及。

    面对他们惊讶的表情,端木青只好道:“这个异能我也不知道!”

    这么一说,他们就自然而然地以为这是因为她是雪女的缘故,而产生的意想不到的异能了。

    地瓜顿时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来,仿佛有着这个能力的人是他自己似的。

    “青儿,我看以后你就真的可以上刀山下火海了,实在是太厉害了,你看在这水里,我们都不用担心会被水呛到,还能够踩在水上面,根本就不用担心沉下去,简直是神奇啊!”

    阿宏却也接着他的话说了一句:“果然是神奇啊!”

    “你知道什么,还不快点儿前面带路!”地瓜显得十分不高兴,立刻使唤道。

    以为端木青这避水的作用,地瓜好像之前的担心少了不少,心情也就好多了。

    下潜到了八丈的深的样子,果然正如阿宏所说,有一个洞口在那里。

    端木青等人跟在阿宏的身后,猫着身子走进去,大概走了三丈左右,豁然开朗,几个人的身子也都能够站直了。

    端木青发现,虽然前面是因为避水珠的缘故而没有水,但是他们一旦离开,那些水又会湮没方才的地方。

    可是到了这里,那些水却像是进不来一样,整个的这个大空间都没有水的痕迹。

    身上的避水珠也确实是没有发挥出作用。

    阿宏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是用黑布层层包着的,借着不知道从哪里透进来的微微的光亮,他们才能够看得清彼此。

    但是此时他这手里的黑布里头却透出丝丝莹莹的光。

    地瓜一见,便立刻问道:“这是什么?”

    阿宏看了他一眼,依旧是那温和的笑容:“你马上就知道了。”

    “切!你还装什么神秘!”对他的这个说法,地瓜显然是不满意极了。

    “你们跟我来!”阿宏朝他们招了招手,让所有人的背都贴着墙壁,“待会儿我喊一二三,你们就沿着这个墙壁的方向跟着我跑,千万不要往外跑,前面有个通道就只允许一个人的宽度通过,往外面都是尖锐的石头。”

    “为什么要跑?”地瓜立刻拉住他,若是跑过去,确实如阿宏所说,一个不小心只怕就自己把命给撞没了。

    看了一眼他们三个人,阿宏才道:“因为不跑就会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