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端木青也是吃了一惊,不跑就会没命,为什么?

    “你们脚下不要停,眼睛可以看一眼!”阿宏说完之后就往前面跑,同时手里一道极为闪亮的光线被抛了出去。

    尽管他抛得很快,那道光也被掩饰得很快,但是端木青和地瓜万千他们还是趁着这一刹那看清了。

    那分明是一颗夜明珠,被他远远地抛了过去,而将那颗夜明珠迅速掩盖的,却是一群黑乎乎长着翅膀同时又有着一对森森獠牙的动物用身体给盖住的。

    这个画面就算是只看了一眼,也足够让自己胆战心惊了,地瓜方才还对阿宏的话十分怀疑,这个时候却是半分都不敢多想了,只想着赶紧地跑。

    四个人急匆匆地跑到那个通道口的时候,端木青甚至于还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自己的手上擦过,顿时浑身的汗毛都跟着竖了起来。

    没想到进来了之后,阿宏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式,竟然有一道门立刻滑上,然后将那些东西都关在了外面。

    虽然那段路不长,但是一想到整个洞里头,上面的都布满了那种可怕的动物,就会十分十分的恶心,甚至是有些毛骨悚然。

    此时四个人都有些惊魂甫定的味道。

    平息了好一会儿,端木青才问道:“宏叔,你方才扔了那颗夜明珠过去,是为了要吸引那些东西的注意,好让我们有时间逃脱是吧?”

    阿宏深深地看了端木青一眼:“你有一半说对了!”

    “一半?”

    “我扔过去确实是为我们争取时间,但是那不是夜明珠!”

    “不是夜明珠?”端木青不解了,“我家虽然不是什么皇亲贵族,但是也能用得上夜明珠这些东西,若非是夜明珠,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如此明亮呢?”

    “太子妃没有听说过鲛人眼么?”

    “鲛人?”端木青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宏叔莫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个世界上当真有鲛人?”

    “若是没有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一说呢?”

    “我一直都认为那不过是写书人为了博取眼球,所虚构出来的东西!”

    “不只你一个人这么认为,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是这确确实实是真的,我方才扔出去的那颗便是鲛人眼,若非如此,那群嗜血蝠也不会放过我们。”

    这一句话里头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端木青忍不住打断他:“宏叔,你方才说什么嗜血蝠,又说什么鲛人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地瓜此时也是十分的好奇,这短短的一句话里头包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的好奇心根本就忍耐不了。

    “实际上,那嗜血蝠并非是以血液为食物的,而是以动物的眼睛,他们吃的就是外面那湖里面的鱼的眼睛。

    相对来说,它们更喜欢的是人类的眼睛,只是人类的眼镜到底还是不及鲛人眼更吸引它们,所以我们才能够逃脱得了。”

    端木青和万千地瓜都是一脸的惊骇,竟然还有这样恶心可怖的生物,以动物的眼睛为食,想想都觉得十分惊悚。

    “那为什么这里面没有?而且这里的这一道门又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这些问题一问出来,就立刻吸引了万千和地瓜的注意力。

    “因为这里面有他们的克星,所以从外人闯进来之前,他们都相安无事,至于这道门,实际上是我们造的。

    当年为了这道门,我们死了不少人,想不到这么多年之后竟然还能够派得上用场,也算是那些死去的弟兄们的一点儿功德了。”

    端木青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的是内疚,内疚,就说明这些人的死多多少少都跟他有关系,这也就更加能够肯定,这个阿宏一定是当年那场战争,华天大陆上比较重要的人。

    不想再深入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多少时间,这后面还有什么,可就难说了,只怕到时候会出不去。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啊?会让外面那些恶心的蝙蝠都害怕?”地瓜这个时候完全忘记了对阿宏的讨厌,如同一个好奇宝宝一般询问道。

    阿宏低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摇头道:“你放心好了,这个时候它们不会出来的,我们快点儿走过这里就是了。”

    这个地方头顶上并没有悬浮什么东西,显得安全了许多,当然这也是因为上面有天光漏下来,才能够看得清楚。

    只是这天光到底来自那里,就完全不得而知了,端木青有理由相信,就是前面的阿宏,说不定也是不知道的。

    “现在不会出来,难道是晚上会出来?晚上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呢?”

    地瓜丝毫都没有放弃方才的好奇,仍旧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猫?难道是猫?!”想到这里,地瓜立刻兴奋起来,“一定是!一定是猫,我说得对不对?!”

    对于地瓜的这种好奇宝宝的心态,端木青忍不住扶额,这个人真是让人无法评价,有时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孩子啊!

    阿宏没有回答他,而是指了指前面,示意他们接着往前。

    这个地方十分的潮湿,脚下坑坑洼洼里头都是水,这些水散发着一股子硫磺味,让人想到温泉。

    端木青发现,当他们不小心走路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的时候,似乎隐隐地听到一些有些奇怪的咕咕声。

    端木青心里好奇,却也知道既然阿宏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道理。

    地瓜暗暗恼怒于阿宏的不给面子,颇有些小孩子的赌气,脚下不自觉地就用力踢了一块石头,也不知道是滚到哪里去了。

    顿时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扑腾的声音,阿宏脸上的表情顿时便顿住了,侧耳静听了一会儿,立刻道:“走路的时候小声一点儿,不要惊动了这里头的东西。”

    地瓜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你不是说他们不会出来吗?”

    “是!”阿宏努力耐着性子解释,“但是也只是大部分的时候,如果我们动作太大,实在是惊扰了他们的话,我可真是不敢保证。”

    “切!”地瓜翻了个白眼,显然是对阿宏的不满。

    “地瓜!”端木青却相信这个阿宏说的是真的,立刻轻声阻止他。

    “好了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青儿就那么相信你,我跟着你走就是了。”

    万千脸上有些无奈的笑,伸手抚了抚地瓜的头顶道:“你要知道,我们还要靠阿宏带我们去找隐国呢!他对这条路熟,说得肯定没有错,我们可不要拖后腿才是。”

    这话分明是在安抚阿宏的心了,他说出来跟自己说出来又是完全不同的,端木青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眼,换来万千了然的笑。

    “就是从这里爬上去了!”走到一处山壁前,阿宏指了指上面道。

    端木青仰起头,但是因为这里的光线原本就不亮,这个样抬着头根本就看不清什么。

    地瓜皱着眉头道:“你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一会儿上来一会儿下去的!这不是等于没走么?!”

    端木青皱着眉头微微加重了语气:“地瓜!宏叔既然带我们过来,就必然是真心的,你不要再说了!”

    虽然平日里端木青的性格算是比较和顺,尤其是对待隐国人,但是当她真的恼怒的时候,就是地瓜也不敢强辩,毕竟雪女的身份在那里。

    对于雪女的尊敬,那是隐国人与生俱来的。

    阿宏从自己背着的包袱里头拿出绳索,绳索的另一头带着精钢锻造的飞爪,然后用力甩上去,便刚好抓住了什么东西。

    用力扯了扯,确定它足够牢固,才对端木青几个人道:“我们要爬上去,你们能行吗?”

    万千抢在地瓜之前笑道:“你放心,我想我应该没有问题,雪女和地瓜就更不用说了。”

    实际上这条绳子也就是为万千和阿宏两个人上去起到了作用而已,端木青和地瓜自然是十分方便。

    端木青和地瓜首先上来,发现这里竟然又是一个洞。

    这个时候万千和阿宏已经快要上来了。

    地瓜立刻笑道:“你看,也不过如此嘛!这么慢!”

    “别大声说话!”

    但是阿宏的话已经慢了一步!

    地瓜这样的嬉笑之语才说出来,端木青就立刻看到洞口的盯上,亮起了一片血红色珠子一样的东西。

    往里头细看,才发现竟然是一颗颗眼珠子,那眼眸里都是嗜血的光芒,大红的眼珠子,如同被鲜血浸过了一般。

    端木青倒抽一口凉气,想都不想立刻将地瓜带过来,扑倒在地,然后两人一起盾土,藏到地面底下。

    只是这他们能藏,万千和阿宏却不能。

    看她要出去,地瓜立刻飞快地拉住她。

    虽然不知道方才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能够确定的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类,如此看来,还是躲起来比较安全。

    端木青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虽然是在地底下,这样的注视于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

    耳畔传来万千痛苦的呻吟声,端木青再也顾不得,一把打掉地瓜拉着她的手,立刻便窜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