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叫应该啊?”地瓜现在的语气比之于之前实在是好太多了,倒是有些像年轻询问老者的感觉。

    “因为那一段路上有些奇怪,我始终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怎么走才是最快的方式,最远的时候也只有几十里。”

    阿宏这解释了跟没有解释差不了太多,因为大家还是云里雾里的感觉。

    看他们一脸的茫然,阿宏接着解释道:“待你们走过去就知道了。”

    带着狐疑,四人接着往外面走,果然如同阿宏所说,没有一会儿,大家就走了出来。

    与里面的闷热潮湿完全不同,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

    时不时地可以看到身上有着五彩羽毛的不知名的鸟雀在花丛中飞过。

    还有一些从来都没看到过的花儿,在灿烂地绽放着。

    这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世界,好像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纷扰存在于这片土地上。

    微风袭来,空气里都是淡淡的花香味,鸟雀儿嬉笑的声音随着风带进耳朵里,说不出的惬意。

    端木青才见到眼前的场景,就忍不住露出笑容,心里也带着亲切的感觉。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端木青笑着回头,去发现万千和地瓜脸上都有些呆滞,眼睛里却充满了激动,“你们怎么了?”

    “雪女!”

    地瓜和万千听到她的声音,同时转过脸来看她,但是只是叫了一句之后就没有了别的言语,嘴唇不停地颤抖着,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

    “回家了啊!”

    万千说了一声之后,立刻扑倒在地,脸颊贴着地面,眼泪从眼眶里不断的滑出。

    这样说起来好像有点儿滑稽的味道,可是若是当时亲眼所见,却是怎么样也都笑不出来的,心里就只会剩下感动。

    万千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如此激动于回家,这种沉重的思乡之情,如何让人笑得出来。

    地瓜泪盈于眶,向来他笑的时候比较多,从来未曾看到他真正伤心过,好像他并不会难过。

    但是光是这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就足以表现出他激动的心。

    “万大哥,你起来吧!”

    端木青弯下身子,伸手将他扶起来:“这是好事,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别哭了,以后我们都会快快乐乐地生活在我们自己的家里。”

    万千抬起泪眼,深深地看了一眼端木青,然后重重地点头。

    “走吧!”将万千扶起来,端木青看了眼阿宏和地瓜,重重地说道。

    阿宏看着他们三个,眼睛里的神色莫测,最终只是在心底长长地叹了一声。

    走了没有一会儿,就看到面前有四条路,一模一样的路,每一条,都深深地伸向树丛深处,站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那路的尽头。

    “这是……”

    阿宏转头看他们:“这就是我说的了,我只所以不确定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够到达,就是因为不知道哪一条路才是最近的。”

    “你走过这里吗?”端木青转脸看向万千和地瓜,他们如此的激动,不就是说明他们已经认出了这里吗?

    岂料万千和地瓜都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们……”

    “虽然没有来过哈这里,但是这里的味道泰国与熟悉了,分明就是我们隐国的地界,那些花儿,还有彩虹鸟都只有在隐国才能够看得到。”

    万千说起这些,又开始激动起来。

    “嗯!万大哥说得没有错,就是这土里头的彩蚓也是别的地方所没有的。”地瓜闻言,立刻补上一句。

    “那我们该走哪条路呢?”

    万千道:“实际上,在那之前,隐国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出去,也从来都没有人出去过,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一个两个,但是他们后来都没有再出现,大家也都选择遗忘。

    这个地方虽然和隐国的景色十分相像,但是这里还不是隐国,我们还没有到达真正的隐国,只怕这就是外结界了。”

    “外结界?”这个称呼让端木青和阿宏都十分的惊讶。

    “我只是听上一任的长老跟我们说过,隐国外面有历代雪女设立的结界,分为外结界和内结界。

    外结界是为了防止外人进入,内结界是为了防止隐国人走出去。”

    这不是和坐牢一样吗?

    端木青心里忍不住这么想,只是也只是这么想而已,隐国若是如同坐牢,只怕天底下没有人会不喜欢坐牢了。

    隐国人的身体根本就不会容许他们健康地生活在外面,所以才会有那内结界,就是为了让国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在国内生活。

    只是还是有一点不明白。

    “那为什么当年你们能够进入?”地瓜问出了端木青心里正在想着的一个问题。

    阿宏看了看端木青和万千,还是决定说出口:“因为当年的结界已经被打破了,大概是上一任雪女自己打开的。”

    心里猛然间想起离长老跟自己说起的关于母亲的事情,阿宏这样的说法,还真是不能说会死错的,很有可能就真的是母亲将这里的结界打开的。

    “可是这里还有四条路呢!”

    “对!”阿宏点了点头,“这就是最后的防御了,虽然有四条路,但是每一条其实都可以通往隐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这一点是当年进去的弟兄们一起合计出来的,但是这样就是说这四条路要走的时间不一样,并不是说某一条路就是短的,或者就是长的,他们是每一时刻都在变化的。”

    阿宏的解释对于他们来说都十分的新奇,因为这里的其他三个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

    端木青心里却在感叹,看来当年的那场战争,对于华天大陆来说也不是什么损害都没有,不但不是没有,而且应该是巨大的损害才对。

    从这一路走过来,最后竟然有那么多人进入,就应该知道,这一路上应该也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的。

    就比如说这四条路,依照阿宏这么说,得出这个结论,便需要不少的人填进去。

    “青儿,那现在你看怎么办才好?”地瓜抬起头看向她。

    端木青闭上眼睛,跟着心里的感觉往前走,一直走了一百步之后才睁开眼睛:“就走这里。”

    她也不知道这条路走下去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既然心指引她往这边走,那么便往这里走好了。

    原本在外面看着便是一条伸向了树丛之间的路,待走了一段之后,四个人就如同走在了一条绿色的通道里头。

    再走了一段,就连之前进来的入口都看不到了。

    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头顶是透着阳光的绿色,显得比两边要亮一些,两边的叶子因为没有太阳光的照射,显出深绿色。

    “青儿,你说我们这样走要走多久?”

    没走多长时间,地瓜就有些烦躁了。

    万千道:“你没有听阿宏兄说,这些路走出去的时间长短不一样吗?你问雪女,她又怎么会知道?”

    自从你猫头鹰的事情之后,万千对阿宏的称呼都变了,可见心里比之于之前对他的看法是好了很多。

    这也跟隐国人一贯的个性相关,想要真正的恨一个人,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就是地瓜,虽然嘴巴上,脸上似乎永远都要跟对方为敌似的,但是心里只怕早就已经没有之前的愤怒了。

    端木青带着歉意的笑容看向一旁的阿宏,然后看到他的双臂此时被简单地包扎着,但是还是能够看到那纱布上渗出来的体液。

    “宏叔,你的手感觉怎么样?”问到这里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回头我们要回去,只怕你的手要不沾水,还是有些难度呢!”

    谁想阿宏却显得十分大方,笑着摇头道:“这点儿伤有什么关系,多少年什么伤没有受过,若是这点儿都受不了,那还得了。”

    知道他的过去,必定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端木青只是善意的笑笑:“那就要宏叔多忍耐了,等到我们出去了,才能够好好地帮你治疗。”

    “太子妃安心就是,阿宏真的没有关系,现在我们只要尽快找到你们的地方就好了,等到找到了,我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了。”

    阿宏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是那般温和的笑容,感觉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这个样子。

    想到隐国,端木青心里也是同样的感觉,从知道自己雪女的身份之后,这件事情就一直都压在她的心里,如今像是找到了一个方向。

    心里也跟着安定了许多。

    “青儿,我能不能上前去探探路?”地瓜一脸的不爽,这万年不变的场景,看在眼睛里头实在是太过于疲乏了。

    万千笑着道:“却也不是不可以,到了因果,就算是时常运用异能也不用担心会对身体造成反冲了。”

    端木青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分明十分想要尽快找到,便点头道:“若是你愿意,你便去吧!”

    地瓜一听,立刻答应了一声,只是才往里头跳,脑袋就如同撞到了铁板上一样,咚的一声响,惊天动地。

    “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