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地瓜立刻爬起来,包子脸都皱成了一团,不住用手揉着脑袋:“我也不知道,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

    万千难得地笑出了声:“我想起来了,这里既然是结界,原本就是守护着隐国,不让别人进来,也不让隐国人出来,你是隐国的人,想要用隐国的异能出去,自然也是不可能的咯!”

    端木青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不然这个结界设在这里岂不是就是个摆设了?隐国人基本上都会异能,而且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要逃出这样的地方实在是不难。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地瓜揉着脑袋,一脸的不乐意。

    “好了好了,万大哥,不也是因为刚才没有想到这一点吗?”端木青笑着安慰,“我们赶紧走吧!既然终究都是可以到达的,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地瓜还是白了万千一眼,然后才气咻咻地往前走。

    当然他并没有生万千的气,这点相处久了的人都知道。

    大概是走得这条路实在是没有选好还是如何,走了许久都没有任何要出去的迹象,就是端木青也在怀疑,他们是不是走了最长的哪一条。

    “青儿,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儿冷?”地瓜走在最前头,这个时候搓了搓手臂,转过脸来问道。

    他不说反倒是没有感觉,陡然间这么一说,倒还真是感觉到丝丝的凉意。

    “你们觉得了吗?”转过脸,端木青问万千和阿宏。

    两个人同时点头:“是感觉温度好像低了点儿。”

    原本还想要问万千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一看他脸上奇怪的神色就知道他定然也是感到十分奇怪的。

    “不管了,先走着吧!”

    端木青朝他们招了招手。

    只是没有想到,越往后走,越觉得冷。

    端木青原本还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口痒痒的麻麻的,随着温度的降低,都不会再有那种感觉了。

    “雪女,你不要紧吧!”万千皱着眉头上前来问道。

    摇了摇头,端木青哈了一口气:“没事,大家坚持一下。”

    在这个地方不但是地瓜使不了遁地术,就是端木青,其他所有的异能也都像是被封印了一样。

    根本就感觉不到一丁点儿来自于异能的能量。

    正是因为如此,之前用异能封住的痛觉也就十分明显。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里的温度降低了,倒是比之于最开始进入的时候好了许多。

    “青儿!你看!”

    前面地瓜叫了一声,端木青三个人连忙走过去,发现这里地上的落叶开始有些潮湿了,甚至于前面的落叶上面还有冰渣子。

    “这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地瓜不理解了,“外面还跟春天似的,到了这里却像是冬天了。”

    这话一说,端木青的心里立刻想到一件事情,但是看了一眼万千和地瓜,发现他们都没有往那上面想,也就没有说出口了。

    “赶紧走吧!说不定出去了,温度就上来了。”

    招呼了一声,端木青又看向那边有些发抖的阿宏:“宏叔,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大家走快一点儿,也会觉得暖和一点儿。”

    “对!大家都走快一点儿。”

    也不知道到底又走了多久,隐隐的前面的路口有天光透进来。

    “啊!青儿,我们快到了。”

    地瓜的声音里充满了欢快,就是万千也露出激动的神色来。

    但是端木青却发现地下的落叶上,已经不再是冰渣子了,而是肉眼可见的雪花,难道果真如自己所想。

    这个答案并没有让端木青等多久,当一行人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冰天雪地。

    他们走出来的那条路上的树丛上面,也堆满了落雪。

    看着面前一望无尽的雪海,四个人的都沉默了。

    端木青看到他们惊愕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说是他们了,就是她自己,也有些不能接受,眼前的这个地方就是她的隐国。

    “雪女……”

    万千和地瓜转过身,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端木青的心也同样的复杂。

    轻轻地叹了一声,还是没有想到该说什么才好。

    不经意一转脸,就看到阿宏脸上带着愧疚的表情。

    “宏叔,你来过这里是不是?”

    陡然间听到端木青叫他,阿宏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点头:“是!”

    “那……你认不认识我的母亲?”

    这话问出来,叫人听了十分心酸。

    阿宏看着他,眼底的愧疚更深了:“认识。”

    “那……你知道她最后是死在哪里的吗?”

    她这么一问,地瓜和万千立刻用悲伤的语调唤了一句:“雪女!”

    “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大概还是知道的,只是离这里有点儿远。”

    他这话顿时让万千和地瓜都燃起了恨意,是真正的恨意,可是看到端木青眼睛里的期待,却又生生地将那股恨意给压制了下去。

    没有办法,对于他们心里的这些陈旧的恨来说,新任雪女对于生母的感情更加重要。

    这个地方他们也熟悉,虽然被冰雪覆盖,可是该有的东西都还在,那些树木,那些结了冰的河流,只是他们当时出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前任雪女,所以并不知道她到底葬身何处。

    阿宏带着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这条路远比方才那条充满了绿色的通道要难走得多得多得多。

    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抱怨,因为在他们前方的,是前任雪女的安身之处。

    一直走到天黑,朦胧的月色在和漫天的雪光下并不会显得孤单,整个天地间,竟然还是一片绮丽的银白色。

    “就是那里了!”

    “扶桑神木!”地瓜和万千忍不住喃喃了一句。

    端木青没有听到,她的眼,她的心,就只有前方那棵树木旁边的雪堆。

    阿宏说,那就是母亲的坟茔。

    “你们认得?”阿宏倒是对地瓜和万千的反应有些好奇。

    “这是我们隐国人的神木,怎么会不知道?!”地瓜耷拉着脑袋,对于隐国变成了冰雪天地的事实,他依旧不能接受,自然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对阿宏都懒得搭理了。

    “扶桑神木还在,我们隐国就不可能会倒!”万千之前眼睛里的哀伤渐渐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坚定的信念。

    地瓜抬起泪眼看着他。

    万千眼睛里的神色越发的坚定了:“我们不能放弃,也不对放弃,扶桑神木是我们隐国人诞生开始便存在的信仰,是我们隐国人的象征,它还在,雪女一脉还没有断绝,隐国怎么可能会亡?!”

    地瓜的眼睛因为这一句话而闪亮,顺着端木青的方向看去过,巨大的扶桑树伫立在冰雪之间,仿若将整个天空撑在了这片土地的上方。

    那样的坚挺,那样的挺拔,粗壮的枝干上,虽然落满了雪,可是那似乎是给了它一床休息时候的棉被,是为了让他更好的为隐国人祈福。

    在隐国一直都有一个传说,扶桑神木,是远古神灵赠送给隐国祖先的礼物,通过扶桑神木,隐国人的心愿可以传达给上天,从而得到上天的保佑。

    而更有一种说法,扶桑神木之高,直接可以通向九重天阙。

    有会飞的隐国人,曾经尝试着飞到神木顶上去瞧个一二,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成功。

    谁都没有那个力量飞到树顶上,所以这么多年来,谁也不知道这颗活了千万年的树到底有多高,到底,能不能通到天上。

    只是它带给隐国人的信仰,却从来都没有转变过。

    地瓜看向万千,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万大哥,你说得没错,隐国,我们的隐国,一定会回到最初的样子的,我们一定还能够像从前那样生活。

    上天没有抛弃我们,扶桑神木还在,雪女还在,这都是说明,我们隐国的气脉没有断。”

    带着笑脸看着地瓜,万千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哀伤,有的只是对于未来的期盼。

    端木青自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她在深雪里缓缓前行着。

    一点点朝眼前那被冰雪覆盖的大树走去,终于攀到了它的树根,然后便在它的树根上向前行走。

    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走到树底下。

    那里依偎着一座不大的坟墓,之所以知道那是坟墓,是因为那前面有着一块字碑。

    “隐国雪女秋若水之墓”

    端木青喃喃地念着上面的字,眼泪不自觉地就下来了。

    照理说,对她来说,真正意义上的母亲是秋恬,并非眼前这座坟的主人,但是,当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只是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眼泪就自己流了出来。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召唤着她身体深处的感情。

    “母亲!”端木青直直地跪倒在坟墓前,“是孩儿不孝,到如今才来看您,让您一个人孤孤单单在这里二十年。”

    眼泪滴落在雪地上,砸出一个个深深的坑,仿若是砸在了心口上,烫出一个个伤口。

    “你是若水的女儿?!”一个苍老的声音陡然间传来,端木青立刻起身,四处望去,却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

    “你不用看了,你是看不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