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话说得好生奇怪,端木青还是往四处看了看,果然没有看到人。

    “你是谁?”

    “我是秋若水的守墓人!”那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的味道,好像根本就不愿意当这个守墓人。

    “守墓人?!”端木青反问了一句,“谁安排你在这里守墓的?”

    据她所知,秋若水死得时候,整个隐国都是一片混乱,隐国人更是各自逃难去了,作为隐国的雪女,这个地方肯定是敌人最多的。

    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还安排什么守墓人才对。

    “当然是秋若水,不然谁还会跟一个魂魄过不去?!”

    “魂魄?!”端木青吃了一惊,“你不是人?!”

    “我记得我死了,应该不是人吧!”那人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自嘲的味道。

    “你……”

    虽然见过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但是端木青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当真有鬼,她一直都认为鬼怪之说不过是怪力乱神而已。

    至于隐国人的异能,那也只是因为他们是一种不同类型的种族而已,并不是鬼怪。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

    “你不要平白吓人,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有什么能耐,你赶紧出来,把话给我说清楚!”端木青站在那雪白的坟茔前,眼睛里是十分的认真。

    “我哪里能有什么能耐,若是有能耐也不至于被秋若水困在这里二十年了。”那东西说话的口气里带着些埋怨。

    或许是如他所说困在这里太久了,就连这埋怨的话说出来都显得有气无力了。

    “你是被我母亲困在这里的?”端木青稍微收起一点儿警惕,问道。

    “其实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士卒,原本想着在这里立一功回去,也好封妻荫子,谁知道竟然会死在这里,死在这里也就罢了。

    尽然连魂灵都不得安生,刚好赶上秋若水咽气,这个地方原本就奇奇怪怪的,早就有人跟我说这里的人都是神灵的子孙。

    可是我偏偏要往前冲,结果果然就被困在这里了,她让我在这里守墓,等到她女儿来放我走,我等了这么多年,还以为她当时的一句话是骗我的,谁知道竟然还真给我等到了。”

    端木青感兴趣的却是后面那一句:“你说什么?我母亲知道我会过来?”

    “我怎么知道,这应该问你母亲才是,她说什么你可能会过来,也可能不会过来,过来了也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会成功,让我好好守着就是了。”

    这话说得十分玄乎,端木青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问道:“难道人当真有魂灵吗?你说你死的时候我母亲刚好咽气,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你还别说,这一点我也好奇,还问过她,到底是因为她的缘故,我才不能去投胎,怎么也得要把事情给问个清楚才是。

    所以当时我就问她,她是不是他们口里说得神灵的儿女,所以才能够困住我的灵魂,让我不得去投胎,如果真是这样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原本就是我们跑进来入侵了这里,受到上天的惩罚也是应当的。

    但是她跟我说,这不是魂灵,而是意识,人也不会投胎,只是在刚刚死去的时候,人的意识还没有死,她只是拼着最后的力气将我的意识给困在了这里,让我这一道意识依旧凝聚。”

    显然这话对于这个人来说,到现在这二十年他也还是没有弄明白,但是端木青却是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终究都还是没有鬼的。

    想通了这一点,便想到其他的事情了:“我母亲为何让你守在这里?她让你守着什么?我来了之后会怎样?”

    那守墓人笑道:“啊!你果然是她的女儿,一眼就能够洞穿她的想法,我也不想瞒你,相反的,我还希望你快点儿完成你要做的事情,好让我早点儿去投胎,困在这里二十多年,实在是太枯燥啦!

    你是我这二十年来,第一个说话的人,我到现在都还很激动呢!”

    大概是真的被困得惨了,这人说起话来,便有些没完没了的感觉。

    “你还是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儿还没做呢!

    “这个,我这么多年来想了好久也还是没有想明白,到底为什么要你做这些事情。”

    那人疑惑了一下,然后才道,“总之,你母亲说,让你现在这座坟前坐上十二个时辰。”

    “啊?”端木青有些不理解。

    “我也不知道,总之就是你母亲这样说的,说是让你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不要说话也不要动,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他的问话并没有得到端木青的回答,因为她已经正襟危坐地在坟前坐下了,双眼也轻轻地合上了。

    好不容易盼到一个活人来了,却又是这幅德行,那人越发没劲了,说了两句话之后才想到秋若水让她女儿不要说话的,干脆就闭上了嘴。

    反正二十年都寂寞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端木青虽然不知道母亲为何要让自己在这里静坐,但是既然是母亲的话,这里头一定有什么缘故在。

    如此静坐下来,最开始心里还会琢磨着母亲的用意,到后面,心里面却越来越澄净起来,四周的一丝丝轻微的响动也都能够清晰入耳。

    端木青蓦然间有些明白母亲的用意了。

    这个地方是隐国,而且是隐国最中心的地段,坐在这里自然跟别的地方都不一样,母亲就是让她在这里修炼,让她在拥有着最澄净的隐国环境里,将自己彻底的融入到隐国当中。

    端木青的眼前,冰雪渐渐地融化,她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木从远方的山顶上冒出来,雪水溶化后渐渐汇聚成溪流,潺潺地流过田野。

    有带着朴实笑容的农人在水边的田地里劳作。

    巨大的扶桑树下,有稚童嬉笑打闹的声音。

    不远处的高山上,有一座巍峨的宫殿,看上去圣洁而肃穆,有古老的吟唱声从里面传来。

    彩虹鸟穿梭在这片土地上,各色美丽的花儿在山间绽放,波光粼粼的水里面是一尾尾斑斓的鱼儿。

    有长着翅膀的少年从远方飞回来,带来一颗颗美味的浆果,散发给各处劳作的人们。

    美丽的鲛人从湖泊中探出半身,娇羞地对着英俊的少年私语。

    这一切,祥和而美好。

    端木青感觉自己哭了,可是此时的她是无知无觉的,她察觉不到自己的存才,更加无法触摸自己。

    她是一道意识,是一道风,是一道光,从无形中来,往无形中穿梭。

    在稚童的嬉笑声中,她随着风渐渐往上,渐渐地飞往那座宫殿,她感觉自己站在了白色的大理石地面上,举目远眺,到处都是一片和乐的美景。

    风轻盈的仿若没有力气,软软地拂过人的发丝,竟然让人昏昏欲睡。

    宫殿里面,十分明亮,是镶嵌在墙壁上的明珠所焕发出来的光彩。

    端木青慢慢往前,看到有披着如同夜魂曾经穿过的那样的袍子在轻声诵读着什么。

    书页上是端木青从来未曾见过的图案,看上去晦涩难懂,但是从别人的嘴里念出来,却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听。

    她看到后面有一排排巨大的书柜,上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本本厚重的书籍,每一本都好像是一段厚重的历史。

    后面是一座复合式庭院,里面有些稚童在用异能做着什么事情,仿若学堂里的小学生。

    端木青看着他们那样认真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微笑,当然这是她的感觉,此时的她,趋于无形。

    重新从大殿里出来,端木青接着“行走”,看到外面袅袅的炊烟已然燃起,鸡犬之声相闻,每一户人家里都传出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她看到有天地里刚刚栽种下去的秧苗,看上去蔫蔫的,似乎正是急需要水分的时候,天空便下去雨来。

    春雨贵如油,莫名的想起这句话,但是在这里,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说法,因为,春雨,只要雪女在,便是如同十分寻常的东西一般出现。

    完全没有重量的身子飘飘不知所往,端木青感觉自己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带到了一旁的深山里。

    山中并无树木,怪石林立,倒是有点儿像是阙婵山的模样。

    出现在她面前的有一条路,一条通往山腹深处的路。

    可是这条路却是透明的,仿若是专门为她这一律意识所准备的路。

    端木青飘着向前,一点点往里面走去。

    没有明暗,没有冷暖,她只是一道意识。

    越往深处,便越能够感觉到那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

    陡然间惊觉,方才自己被带到这里便是这一道莫名的吸引力。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端木青心里十分想要知道,意识漂浮的速度也就跟着加快了。

    到后面,她已然看不清两边是什么东西,自己仿若一支离弦的箭,飞速地往下飞窜,直到进入到那有着滚滚烘炉的地方。

    停靠下来,呆呆地看着这里,端木青陡然间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