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该怎么形容这里呢?

    端木青也不知道,这里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烘炉,这就是她的第一感觉。

    中间源源不断往外喷涌的是火热的岩浆一般的东西。

    火热,这是她的猜测,实际上她并不能够感觉到冷暖,心里,莫名的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驱使着她将手伸出去。

    没有想到的是那火热的岩浆在碰到她的皮肤时,竟然莫名的虚化成了一颗颗小小的发光的石头四处飞去。

    “神石!”

    陡然间想起之前在阙婵山看到的,这就是神石的产生之处!

    终于明白了,怪不得离长老说阙婵山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就是神石,神石对于隐国人有特殊的吸引力,那是根植于身体深处的自然的呼唤。

    所以,他们在阙婵山生活的时候,才会觉得无比的自然和舒畅,而到了外面却没有。

    同时神石对于隐国人的异能也有特殊而重要的作用,神石是隐国人的神迹,也是相传出现于隐国重要时刻的特殊象征。

    这里便是隐国的核心能量了,按照离长老跟自己说的话,推测的话。

    端木青心里隐隐的有些激动,她终于回家了。

    这句话从意识里成型的时候,她自己也吓了一跳,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开始认定这个地方才是自己的家。

    虽然她是秋若水的女儿,虽然她是新任的隐国雪女,但是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从来都没有感受过隐国带给自己的温暖。

    她是端木竣的女儿,是永定侯府的大小姐,这才是她这二十年来,最真真切切的感受,可是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将自己当成了隐国人,回家这个词,早就开始变了味道。

    可是,这样好像也没有什么错,不是吗?

    周围渐渐地亮了起来,就是她这意识里,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样明亮,这些光仿佛可以照进人的心里,让人从最深处开始温暖起来。

    端木青发现了星海,比之于在阙婵山神石洞里还要壮观,还要震撼的星海。

    那一次,她在星海里看到了自己的前世,看到了自己过去不堪的记忆,那时候的心里是恐惧的,是悲痛的。

    但是这一次,却是亲切的,就像是找到了最温暖的港湾的漂泊的船只,她的心里越来越温暖,甚至于都想要用力去拥抱这一片有着迷途感觉的星海。

    这一次她看到的隐国每一个人都和乐地生活的样子,看到的是她未来的责任。

    “雪女……”

    有轻柔而绵长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就像是穿越了时空,来自于古老的大地上。

    “谁?”

    她并没有问出声,而是从脑海里用意识去问,她的声音同样的绵长,仿若被人用柔软的手,轻轻的拉长过了一般,拖着长长的尾音。

    那个声音并没有回答她,反而像是发出了一阵笑声,那样明亮温和的笑声,有一种洗涤人心的作用。

    端木青想起离长老说过的关于神石的事情来,神石原本就是一种指引着隐国人前行的神迹,此时自己躺在神石之源,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从远古流传下来的通过神石承载的巨大的能量。

    “黄帝哭泣,女娲垂泪,如何才能万世和乐。

    蚩尤战死,玄女化石,如何才能没有战争。

    大地上的人们都在祈祷啊!春风如何能长吹不竭。

    绿水如何才能悠悠不尽。

    笑容如何才能永不退色。

    童稚如何永远纯真。

    黄发如何才能怡然自得。

    那是伟大的隐国之神,愿与上天定立条约。

    愿意用生命的短暂,换得和乐的绵长。

    那是伟大的隐国之神,愿与上天定立条约。

    愿意用自己不息的后代,守护这一方的净土。

    那是伟大的隐国之神,愿与上天定立条约。

    愿意永世不问长生,但求和平长生不息。

    ……”

    这声音似乎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声音十分的轻柔,唱词婉转,没有什么韵律的歌谣这样唱出来,却透露出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仿佛是从古老而神秘的大地上汇聚而成的声音,穿过千年的时空,落到她的耳朵里。

    实际上端木青都已经不能够确定,自己是真的听到了这个声音,还是来自于自己意识里的幻觉。

    她感觉自己是躺着的,感觉有眼泪从自己的眼角流出,感觉一颗心被狠狠地压着。

    歌声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小,女子的声音在长长的尾音里跌落成了一堆灰烬,那灰烬里闪闪发光的,是亟待燃烧的火焰。

    隐国伟大的神,她伟大的祖先。

    从来不信鬼神的她,在这一刻似乎感觉到了刻在灵魂里的东西,那是从千万年前传下来的东西,是上天,是生命,给她的荣耀。

    她陡然间睁开眼睛,整个空间已经变成了一片星海,只是她不再迷茫,她有着从灵魂深处指引的力量。

    她感觉到身体里最开始种下的那颗种子,已经茁长成长,成为了她源源不绝的能量。

    她只是那样感受着,感受着周围每一颗神石带给自己的不一样的感觉,然后从这种感觉中分辨着方向,她见见地离开这里。

    身体似乎越来越重,不断地有新的东西加在她的身上,那是责任,也是能力。

    她的心里又充满了斗志,充满了希望。

    她想说,隐国,是一定会回来的,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东西,怎么样都不会在她的手里断绝。

    端木青再一次感受到天光的时候,在看过去,已然没有了万事和乐的样子了,出现在她面前的依旧是那一片冰天雪地。

    只是扶桑神木还在,依旧伫立在这片大地上。

    她蓦然间能够感受到这一颗生长了千万年的神树身体里头流动的能量,原来,隐国的根基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就像是这一颗神树的生命力,从来就没有削弱过。

    扶桑神木下,那个小小的坟茔还在,端木青心有所动,意识便跟着往那边靠过去。

    再睁开眼,一切都没有变化,又像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方才是梦境还是现实。

    似乎是看到了她醒过来,那人又说话了:“还没有满十二个时辰呢!你怎么就睁开眼了?”

    端木青楞了一下,然后问道:“我睡了多久?”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睡这个字,但是想想,这个字似乎用着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她感觉上,不就像是睡了一觉吗?

    “你自己看天色啊!”那人道,“现在是下午呢!你说呢!”

    竟然睡了这么久!端木青又开始怀疑自己这一次魂游是不是跟现实的时间一致。

    想想坐在这里这么久,腿都有些麻了,站起来,却发现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难受,更加让她惊讶的是身上的伤。

    本来伤势就不轻,虽然是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痛觉会减弱。

    可是到底还是痛的,但是现在,这样动一动,才发现,身上的伤,神奇的好了。

    将袖子撩起来,原本手臂上的一个伤口现在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滑细腻的肌肤,好像那些伤从来就没有受过。

    难道自己方才在那个洞里面接触到的东西能够有这个效果,让自己身上的伤通过意识的力量而愈合?

    如今感受一番,根本不光是伤的问题,就是整个人都觉得浑身轻松不已,似乎所有的阻碍全部都一扫而空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获得了新生。

    那人似乎很是高兴能够看到端木青,想来也是因为他多年被困的缘故。

    “喂!你感觉怎么样啊?饿不饿?虽然这里都被冰雪覆盖了,但是想要吃的也不是真的没有的,偶尔还是有一点儿东西吃的,那边的雪地下就有些野果,当然被冰封了二十年,你想要有什么好味道,基本上也是不可能了。”

    端木青没有理会他这些话,转脸问道:“既然我母亲让你守在这里,说是等我来了,你就可以得到自由,那么想必她吩咐你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吧!还有什么事情?”

    “其实现在你来了我也不那么急了,反正我要是被解放了,也就是去投胎而已,不如我们先说说话嘛!”

    端木青目光投向远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母亲只是困住了你,但是你应该知道雪女是有办法让人魂飞魄散的,我母亲是上一任雪女,而我……”

    “你要干什么?”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你快点儿告诉我,下面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就可以了。”

    “你比秋若水还要无聊!”那人咕哝了一句,然后十分不情愿道,“其实我也不清楚,你母亲就说让你坐到这颗树的第二个节点那里去。”

    端木青抬头一看,这扶桑神木的分叉点点确实是像竹子那样确定的,只是它的主干太过于粗壮,也就不觉得了。

    遥遥地看过去,那第二个节点几乎已经看不大清了,只是,这样的高度又怎么会难倒她?

    端木青只是随便一个窜身,便直接上去了,大概那个魂灵是被困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的,端木青上去了之后,就听不到他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