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自己是怎么走出这个梦境的,端木青根本就不知道。

    她只记得自己跌落在地,然后秋若水和韩泽两个人吃完饭便走了,然后就不记得了,再一次睁开眼睛,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还是那红色的树干。

    她又回到了扶桑神木上。

    不,其实她从未离开,只是记忆的混乱,让她已然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神木,端木青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要枯竭了,到底为何要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如果方才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

    她有些想不下去了,虽然答案就在眼前,可是她却偏偏想要自欺欺人的说没有看到。

    抬头看上去,玉牌就只剩下了五个,端木青看着看着眼泪就落了下来:“母亲,这是上天对您的惩罚吗?可是为什么要报应在女儿的身上?母亲,我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我不是您的女儿。

    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能够如前世那般一死百了,可是我回不去了。

    母亲,你告诉青儿,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回去,才能够让这一切都变成假的?母亲,你教教我!

    您去世了,都还可以布置这么多的东西,您一定可以用你强大的异能来给我解惑对不对?

    母亲,我求您,求您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如果是这样,我就算是将隐国人带了回来又能怎么样?我岂不是已经成了一个躯壳?我不过是希望能够尽快完成我是使命,然后我就可以解脱了。

    我就可以跟韩凌肆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难道这这个要求当真很过分吗?母亲,您回答我!难道说,因为你的追求爱情而给隐国带来的灾难,就让女儿从此失去了这样的资格了吗?

    那我不要,我不要当这个雪女,我不要做您秋若水的女儿,我宁愿我只是一个平凡人,能够陪在我想要陪伴的人身边就好了。”

    端木青说着说着,便有些说不下去了,从来没有想到过,等在这里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

    她哭着,喊着,声音终于渐渐地低了下去。

    脸颊贴在树干上,粗糙的纹路将她的脸压出一道道痕迹。

    久了,便有些疼痛,这疼痛的感觉让她立刻清醒过来,方才的一幕又在脑海里重演!

    端木青的心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她陡然间站起来,伸手朝那玉牌挥去,想要将这些东西都打落,那么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了。

    可是,她错了,当她的手触碰到那一块玉牌的时候,又开始了新的一场梦境。

    这一次,她又看到了韩泽,韩凌肆的父亲,或者,她也必须说一句,她的父亲。

    此时的他穿着一身戎装,手上一柄长剑,看上去威风凛凛。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身雪白长裙的秋若水。

    此时她的眼里满含泪水,但是泪光后面是彻底的决绝。

    “若水!”韩泽的声音里有些颤抖,就是那握着剑的手,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抬不起来似的。

    “你不要叫我!我与你再无关系。”秋若水的眼睛里有眼泪漫出来,但是她死命的忍着,就是没有让它们滑落。

    “若水,你跟我走!我会好好照顾你,从此你不再是隐国的雪女,你不要担负这些责任,你只要快快乐乐的如同那草庐里的生活就好了。

    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我们一起抚养他。”

    “在你伤害了我的族人,带着这么多人来践踏我的祖国之后,你难道不觉得这些话很好笑吗?

    韩泽,你当我是什么?小孩子,还是泥人?随你任意搓扁揉圆?”秋若水缓缓地举起了剑,剑尖直指韩泽。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拔剑吧!”

    “若水,我说过,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伤害你的,我不可能对你拔剑!”韩泽的眼睛里带着急切,似乎十分害怕要跟面前的女人对决。

    “你说过的话,有多少可信?我已经不大能够确定了,原本我以为,你是那个从来都不会欺骗我的人,实际上,事实证明,只是因为我太过于信任你了而已。

    我已经说过,我和你从此以后,注定势不两立,你不要再逼我说第二遍了。”

    秋若水的言语如同她的眼神一般的坚定,虽然也可以听出浓浓的无奈,但是,却丝毫都不会让人觉得她会放弃。

    虽然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但是端木青却丝毫都没有觉得替他可怜,反而是秋若水,让她有一种打从心底里的心疼。

    也许是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在作祟,此时的她,恨不能上前去替她将那些人赶出隐国。

    韩泽眼睛里透着无奈,同时也有些愤怒:“若水,你马上就要临盆了,此时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何必呢?好好的跟着我走,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不好吗?”

    秋若水冷笑一声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说这些话,不觉得让人心里倒胃口吗?我是隐国的雪女,生也是,死也是。

    既然你今天打定了主意要将我们隐国覆灭,那你就给我挺清楚了,我死,也要死在这片土地上!”

    有狂风吹过,吹乱了她的头发,在她的脑后纷飞着,让那一张决绝的脸,越发显得悲壮起来。

    她单薄的身子,却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端木青仿佛感觉到,如果一阵风吹过,也许她那双肩膀就要被压断了。

    而正如韩泽所说,此时秋若水的确实是快要分娩了,腹部隆起且不小,若她是个普通人,就是平日里行走都得要万分注意,更何况此时这种混乱的情况。

    陡然间地上长出一圈圈藤蔓,将韩泽的双脚牢牢钉在地上,有人飞身过来将秋若水拉走。

    端木青跟着过去,然后就看到了娘亲的脸。

    此时的娘亲还是十分年轻的模样,脸上也不像是记忆里那般温和的样子,而是带着急切的神色,端木青从来未曾看到过的急切。

    一边护着秋若水一边急急地洒泪。

    端木青脚下忍不住便跟上去:“娘!我是青儿啊!娘!”

    对于端木青来说,如何知道秋若水才是自己的母亲,都不及看到陪伴了她十多年的秋恬来得更加震撼。

    她们的脚步突然间停了下来,秋若水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雪女,你怎么样了?你撑住,我带你去神殿!”

    “小恬!”秋若水一把抓住秋恬的手,“你听我说,我撑不住了,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雪女你在胡说什么?!你别吓我!”秋恬的眼泪不可遏制地飞快地滚落,端木青从来未曾看到过她如此失态。

    “你先答应我!”

    她如此的激动,秋恬只是稍微的楞了一下,然后便捣蒜般点头:“我答应你。”

    此时秋若水已经没有了力气在站着了,秋恬扶着她坐下,脸上的悲伤无法掩盖。

    “小恬,我要你答应我,不管怎么样,保护好你自己和我的孩子,无论怎样,都不能让她有事,你下山去,去找他,你就跟我的孩子说,你是她的母亲,答应我。”

    “不!”秋恬没有想到秋若水是这样的安排,立刻摇头,“我们一起走!不管怎么样,我不能扔下你,你忘记了我的使命吗?你死了,我也不能活着!”

    “这一项规定,我早就想废除了,便当做是我最后一次修改国法好了,我是绝对走不了的,也是绝对不能走的。

    今天,便是死在这里,我也无怨无悔,只求上苍能够保佑隐国不灭,那我的罪孽也可以减轻一点儿。”

    “雪女,你是神灵的后人,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能够拯救我们隐国人,一定能够度过这一次的难关的。”

    秋恬根本就不相信秋若水会这样死去,那是她心里的神,是她一生的信仰,以及她一生的主轴。

    “小恬,今天这一劫,隐国且不说,我是决计逃不过去了,你听我的话,待我生下孩儿,你便带他离开,如果是女儿,我便封死她的异能。

    日后大造化,你且看着,若是她能够堪当大任,你再想办法给她解除封印,如果她不能,也请你一定要护她周全,千万不要让她落入有心之人的手里。

    你只要低调内敛便好,只说她是你的孩子。

    若是男孩,无论怎么样都不要让他知道隐国的事情,就让他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的生长。”

    “雪女……”

    “你能做到吗?”秋若水死死地看着她,因为疼痛而紧咬着的下嘴唇一丝血色也无。

    “我……”

    “小恬!”

    秋恬的眼泪便不住地落下,看着地面点头。

    “好!还有一件事情,这韩泽委实是太厉害了,隐国人不善战争,这样下去,势必会亡国,你帮着我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我再将整个隐国冰封,让这一切都沉浸到冰雪之下。”

    “不!”秋恬一听,大惊失色,“你会死的!”

    秋若水听到这话,反倒是笑了,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轻轻道:“我原本就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