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的心,在这一刻颤抖了一下,突然发现母亲和自己何其相像。

    前世的自己不就是随意信任了赵御风才带来全家那么惨烈的下场吗?

    当时自己心里所想也就是这句话:我真是该死。

    心,莫名的就心疼了起来,母亲和自己都是困在了爱情里看不清楚形势的女人,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点是遗传自母亲的。

    “啊!疼!”秋若水一双秀眉突然皱起,双手飞快地捂住小腹。

    “雪女,你……”

    “小恬,快点儿把我扶进去,我要生了。”秋若水在自己的还能够有力气之前,飞快地对秋恬道。

    生孩子从来都是一个十分残忍的过程,端木青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出生的人吧!

    那么小,那么小的一个,红彤彤皱巴巴的,秋恬用衣服包起来的时候,仿佛就只有两只手那么大。

    秋若水一张脸因为生产而如同被水洗过了一般,看上去惨白的有些吓人。

    “雪女!”

    看着她从极度的困顿中醒过来,秋恬几乎喜极而泣。

    微微闭上眼睛,秋恬笑着道:“给我看一眼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秋恬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轻声道:“是女孩!”

    秋恬愣了愣,蓦然间眼泪就落下来了:“我可怜的孩子。”

    就这么一句话,生生地砸到了端木青的心里。

    若是因为之前的那个记忆,端木青对秋若水心里含有了一丝恨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顿时便烟消云散了。

    终究这个女子是将她带到这个世上来的人,后面的事情她并不能够预知,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会认识韩凌肆,会嫁给韩凌肆。

    就是秋恬,也都没有料到这一点,更没有想到韩凌肆会是韩泽的儿子。

    这个女人,这个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她对自己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若是她知道的话,她一定会拼尽了全力不让自己跌入这个泥潭的。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双膝一软,跪倒在秋若水的旁边。

    看着她含着泪水对秋恬道:“小恬,你必须要保护好我的孩子,如果可以,不要让她知道隐国的事情,那条路太难了。”

    秋恬呆呆地看着秋若水,眼神里面有些挣扎。

    秋若水一把抓住她的手:“小恬,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觉得我这样很自私,可是,我是她的母亲,我不能,不能让她这么去死。

    隐国,是我对不起隐国,所有的报应都应该在我一个人的身上,就算是让我的魂灵不生不灭,受尽鹰噬之苦,我也在所不惜。”

    “雪女!”

    秋恬和秋若水是从小一起长大到的,此时听到她这话,心里头就跟有人拿着刀子在剜着一般。

    秋若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答应你!”终于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不管怎么样,我一定护她周全,让她安安静静地过完一生。”

    端木青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秋恬的性子会那么恬淡,是因为她想让自己性子沉稳下来,然后才能够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原来,早就有了因果在里面。

    果然世事无常,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缘字在里面,轮回因果,佛家所言不虚。

    大概是因为心里头最深的挂念已然没有了,秋若水的脸上露出了些笑容,看上去美得惊心动魄。

    端木青看见她闭上眼睛,然后从她的身下开始,有冰雪蔓延开来,逐渐扩散开去。

    没有一会儿,方才还十分吵闹的隐国顿时安静了下来,全部都被覆盖在了冰雪之下。

    然后,有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身下淌出,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裳,也染红了那雪白的土地。

    秋若水如同一朵开败了的花儿,整张脸都憔悴了下去。

    她吃力地伸出手,在小小襁褓里的婴儿脑袋上深深地一点,然后手便落了下去,只有一双眼睛依旧倔强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雪女!”

    “小恬……你……别忘了!”

    “我不会忘的!”

    “快……走!”

    “雪女!”

    “走!”

    端木青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哭了,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十分疲惫。

    躺在扶桑神木上,看着那湛蓝的天空,简直想象不到下面冰天雪地的样子。

    “母亲,我又不恨你了,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没有资格恨自己的母亲,我也一样,说到底,你对我,只有恩,没有怨,我永远都只会感激你。

    可是,如今我该怎么办呢?”

    端木青想到方才看到的兵荒马乱,看到的血流漂橹,眼神渐渐清晰明亮:“我是秋若水的女儿,是隐国雪女,韩凌肆又如何,韩泽又如何?

    国家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想到这一点,端木青伸出手去,随意握住了一块玉牌。

    这一次,是在神殿里。

    这个地方之前她的意识到来过,所以并不陌生。

    秋若水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坐在明亮的珠光里:“你来了!”

    端木青连忙向身后看去,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不由得有些奇怪,秋若水究竟是在跟谁说话。

    “你不用看了,我说得就是你,我的女儿!”

    端木青几乎没有吓得坐到地上,抬头却分明看到秋若水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你……你看得见我?”端木青喃喃地问道。

    “看不见!”

    “啊?”这话叫端木青不解了。

    “你之前看到的是我的记忆,但是这一个,是我的梦境,是我留下来给你的梦境。”

    这像是一句解释的话,端木青陡然间就明白了,这是秋若水一开始就准备好了的,但凡只要她进来,她一定会问一句话,所以就连那回答也是之间说好的。

    端木请走近她,她也依旧看着自己,眼睛里充满慈爱。

    只是此时她已经知道,这一双美丽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自己。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你长得什么样,到底是像他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不知道你有多高,不知道你现在多大。

    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不知道你对我是怎样的感觉,不知道你有没有找到你的父亲,不知道他疼不疼爱你……”

    秋若水这些话一口气说出来,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看着端木青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泪水。

    “我当真不是一个好母亲,我没有陪伴你成长,虽然我也很希望我可以。”

    端木青真的很想要上前去替她擦拭腮边的泪水,但是她办不到。

    “这个梦境织完,我就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了。”秋若水将眼泪擦掉,重新抬头看向端木青。

    “实际上,你来到这里,就说明,已经踏上了隐国的土地,已经接受了你的使命,这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

    我从来都不认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直到生下你,我不愿意让你费劲千辛万苦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恢复隐国。

    我是雪女,却有着这样的自私的想法,真是该死,如果我能够劝你放弃的话,我一定会劝你的,但是我知道我劝也没有用。

    我和他的孩子不会那样懦弱,更何况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其实另一方面,我又为你自豪,看,我的孩子多么的伟大,就是我死后永远不得安息,心里也该满足了。”

    秋若水叹了一口气,伸手朝向端木青的脸,虽然在端木青看来她的手近在咫尺,但是她也知道,在秋若水看来,不过是抚向了空气。

    “既然我的孩子如此有担当,做母亲的又怎么能够再拖你的后腿呢?这一路上,你吃了不少苦吧!”

    说着顿了顿,脸色也严肃了起来:“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离长老,或许他已经死了,或许一开始就已经不在了,这个世上,除了他再没有人知道关于六神器的事情了。”

    端木青心里一惊,母亲留下这个梦境竟然是为了要告诉自己六神器的事情。

    看到秋若水到了这个时候,已然是醒悟了,还是决定要让她背负上复兴隐国的大任。

    毕竟她还是雪女,还是有着隐国远古神寄托在身体里的根。

    端木青正襟危坐,认真地听着她的话,生怕自己错漏了什么细节。

    “其实这是离长老在一次无意中看书的时候看到的,他跟我说过,但是我没有当做一回事,因为当时的隐国十分的平安。

    现在想想,多亏了他当时看到了那一节。六神器是隐国金木水火土气六大部族的神器,但是早就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说法了。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人记得这一点了。

    他们分别是,紫金手钏、桃木剑、避水珠、龙鱼、碧血黄泉,还有一个极为特殊的人。”

    秋若水说着眼神有些哀伤:“可是,就是我也没有见过这全部的东西,紫金手钏我倒是知道,在秋白那里,不知道他有没有见过你,那只手钏又是否已然赠送给你了。”

    端木青看到她眼睛里深深的忧虑,特别想要上前跟她说自己已经得了三件了。

    然后秋若水便将这六件神器的特点说了一遍,最后十分甚重地对她道:“若是你得到了这六件东西,千万要好好保管,隐国的冰封,就只有靠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