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他们都有些莫名其妙:“兄弟,你弄错了吧!你好好看看这腰牌,这是太子府里的腰牌,怎么就是疑犯了?”

    他的吆喝声才起,立刻就有一小队的人过来,将整个马车都围了个三层。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总之上头是这么安排的,其他我们就不管了,先把人带走再说!”

    那人说了一声之后,立刻就有几个人上前来捉人。

    地瓜正要动手,端木青一个眼神飞过去,然后平静地对他们道:“我们不是什么疑犯,当然这话对你们说你们也不相信。

    我们配合就是,但是有一点还请各位见谅,我们的朋友中有一个受了重伤,还请各位注意一点儿。”

    那些人看端木青面目端正,眼神澄净,心里首先便疑惑了。

    但是上头的命令就是如此,由不得他们怀疑。

    最终还是将四个人往城里押送,只是到底没有动粗。

    地瓜哑然失笑地看着端木青道:“真是想不到,跟着青儿你,居然还有这样一天。”

    端木青也是头一回,说不出的别扭。

    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才是个开始而已。

    从城门口往京兆府里押送的路上,一路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几乎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两小队的卫兵,说出去倒真是有些威风。

    阿宏此时还笑得出声:“我们这倒是像大人物出巡啊!”

    端木青也在微笑,只是心里却在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府里出事了?

    那,韩凌肆呢?

    该不会是韩凌翔和韩凌莫的余孽吧!

    或者是秋墨赵御风一伙人?

    现在韩渊的死已经昭告天下了,韩凌肆的继位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个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走了没有多久,前面就有马蹄声疾驰而来。

    有尖细的嗓音响起:“皇上驾到。”

    听得出便是那太监的声音也因为马儿的奔波而变得时断时续,可见来人的焦急。

    顿时乌压压地跪了一地,独独剩下端木青还呆愣在原地,皇上?韩渊?不!韩凌肆?

    一旁的侍卫连忙将端木青拽下去:“你不要命了?陛下来了你还不下跪,没罪也变得有罪了。”

    “什么?”端木青有些茫然地转脸看他,似乎是没有听懂他的话。

    “下跪啊!”眼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要命了,侍卫实在是吓得不轻,赶紧用力拉她下去,直恨不能一脚踹过去。

    但是他击向端木青的手肘还没有靠上去的时候,手上的人就被人带走了。

    “青儿!”

    端木青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耳边响起的是熟悉的声音,声音里的着急和恐慌那么明显。

    众人再一次傻眼儿,朝着地面的脸上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

    青儿?那不是昊王妃,也就是未来皇后的封号吗?

    感情这个人就是未来皇后啊!

    那皇帝陛下为什么说是昊王府里失了窃了,这不是蒙人吗这?

    随后而来的才是蒙卿,看着这里的阵仗忍不住哈哈大笑:“你们这群笨蛋,这样对待你们的皇后娘娘,到底有几个脑袋够砍的啊?”

    这一句话说出来,顿时冷汗一片,这就……这就没命了吗?

    韩凌肆没有注意到底下人的反应,只是紧紧地抱着端木青:“青儿,你去哪里了?为何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

    说到这里就没有接着往下说了,端木青知道,他心里必然是十分担忧才会说这样的话,可是此时的她,心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相信不管是谁,当知道自己这个同床共枕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哥哥时,这样的话听在耳朵里,只怕也不会是个滋味吧!

    “我们……我们先回去吧!”端木青伸手推了推他,然后眼睛扫过地上跪着的人。

    韩凌肆只当她是不好意思,当下立刻点头道:“好,你们都起来吧!搜索全面停止。”

    然后便将端木青一把报到马背上,一甩鞭子便直接往太子府里去。

    后面跟着一群亲卫吓得不轻:“陛下,陛下您慢点儿……”

    只有跪在地上的一群人犹自战战兢兢,直到马蹄声远了,才敢相互看看彼此。

    这事儿算是完了吗?他们……这就是没事儿了?

    尤其是方才那个站在端木青旁边要拽她下跪的那个人,这个时候几乎是瘫坐在地上了,说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回来也丝毫都不为过。

    蒙卿吹了个口哨,伸了个懒腰道:“总算是可以回家了,兰儿这回可以睡个好觉了。”

    眼角的余光却不小心看到一个影子从远处的屋顶悄无声息地离开,如同一只巨大的鸿雁。

    轻功能够到这个地步的,整个天下只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蒙卿心里了然地摇了摇头,情之一字,果然是伤人至深,偏偏又无可奈何。

    这个人竟然也会困死在这里面,蒙卿长长地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为谁叹气,然后才一挥鞭子,驾马离开。

    人群这才骚动起来,九千岁走了,这场戏才算是尘埃落定,捡回了命的也敢确定脑袋还在脖子上了。

    混在人群中的阿宏,看着端木青远去的方向,眼睛里的眼神越发的让人难懂了。

    万千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然后问阿宏:“你的手还好吧!”

    “还好,他们都没有碰我的胳膊!”

    “那就好。”

    “青儿倒是好,跟着那个韩凌肆就这么走了,留下我们现在要走回去吗?”地瓜一脸的苦恼,对于端木青将他们丢下的事情感到十分的不满。

    “几位爷,这是你们的马车,看你们当中有人受了伤,小的们特地在里面铺上了上好褥子。”

    方才那个在城门口大声吆喝人来抓他们的城卫此时脸上的笑容就不及之前那般爽朗了,带上了许多讨好的味道。

    地瓜一昂头然后十分傲娇地将马绳牵了过来,万千将阿宏扶上去,仍旧跟地瓜两个人驾着马车。

    端木青跟韩凌肆共乘一骑,一路飞奔回了太子府,也不管她是否是受了伤,直接就将她抱下马,然后一路径自往里面走去。

    这自然是因为他一向宠着她,从前这样的动作,她觉得十分自然,和喜欢,可是现在,却是无比的别扭。

    只想着快点儿回房间才好。

    找点儿脱离他的怀抱,好像就能够早点儿得到解脱似的。

    只是没有想到才走到院子里,就看到院子里乌压压的跪了一地的人。

    阿朱和阿碧首当其冲,院子里的灯光并不弱,看得出来此时她们脸上苍白一片,毫无血色,分明就是跪了好几天了。

    端木青立刻从韩凌肆的怀抱里挣脱下来,愤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韩凌肆脸上带着怒意道:“这么多人竟然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如此不关心主子的人,留着做什么,让他们跪着算是宽宏大量了。”

    端木青转脸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赌气道:“全部给我起来,各回各的房间睡觉,没吃饭的赶紧去吃饭。”

    众人对于端木青的回来都松了一口气,此时听到她这么说,心里却是惶恐不安,抬头像是有些害怕地看着一旁穿着玄色衣服的男子。

    衣服的下摆绣着金龙出云的图样,标志着这个男人的身份。

    若是以前,端木青还是王妃的时候,她这么说了一句,他们定然就立刻爬起来了,可是现在……

    韩凌肆看到端木青铁青的脸色,和底下的人惶恐的样子,挥了挥手道:“去吧!”

    众人这才如蒙大赦,口中喊着谢陛下隆恩。

    端木青的心里一震,是啊!这个男人已经是皇帝了,是东离的皇帝。

    就这么一想,就立刻想到他是那个男人的儿子,顿时只觉得自己肮脏得不行。

    当下看也不看他一眼,便直接往房间里去了。

    韩凌肆想也不想立刻便跟了上去,他知道青儿一定是生气了,至于为什么生气,他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也得要立刻跟上,这是他早就学会了的一个道理,当她生气的时候,先不要问原因,不要追究因果,厚着脸皮就对了。

    终于,赶在端木青将门关上之前挤了进去。

    这样强行将他关在外面也不是办法,但是又想不到什么好法子,端木青心里矛盾万分,也只好让他进来了,自己一个人闷闷地坐到灯下。

    眼下房间里没有人,韩凌肆立刻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嬉皮笑脸道:“你说你出去了这么久,也不说一声,我心里不是着急嘛!

    那我着急又没有什么法子,只好找人出气了,我问她们你去了哪里,结果一个个的都是一问三不知,我自然生气了。

    一生气,不就没有了分寸,惩戒过了头不是,就为这事儿,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生气气坏了身子多不好,对不?”

    说着就贴着往这边坐过来。

    端木青心里有苦说不出来,但是如此紧靠着,心里头的那个想法又挥之不去。

    干脆一甩手:“我洗澡去了。”

    “我也去!”

    “不行!”说完之后就直接把净室的门给关上了。

    任是韩凌肆怎么粘,一晚上端木青愣是没有理他。

    就是两个人睡觉,端木青也坚持要分被窝,让韩凌肆很是郁闷。

    看着她背对着自己,韩凌肆真想问一句:“青儿,你是不是月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