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的登基大典定在这个月的月末,如今虽然仪式还没有举办,但是他如今却已然是当今的皇帝,只是他自己说未曾登基,不住皇城,所以依旧在太子府里歇息。

    只是如此一来,就苦了宫里头的公公了,天天丑时就要匆匆赶往太子府请韩凌肆起床上朝。

    韩凌肆起床的时候,其实端木青已然醒了,这一夜听着他的呼吸声,感觉异常难以入眠,只要一想到他们可能有着血缘之亲,心里就有些说不出来的膈应和委屈。

    听到他起床的声音,她也想要跟他打声招呼,但是,真的做不到。

    直到他那一群人的离开的声音渐渐的远了,太子府里热闹了起来,端木青才让阿朱进来伺候。

    之前在去隐国的路上,吃得都是些干粮,或者找到些野味,吃得嘴巴里都要上火了,但是现在看到这满桌的美食,只觉得没有胃口。

    “今天的东西怎么跟往常的不大一样?”随便喝了两口粥,端木青淡淡地问了一句。

    阿朱和阿碧两个人相视一笑,却都没有说话,还是刚刚过来的百媚嘴快:“这都没有看出来吗?如今韩凌肆,呸!陛下登基了,你可不就是皇后娘娘吗?这早膳自然要按照皇后娘娘的分例来了。”

    呆了一呆,端木青才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阿朱和阿碧笑着道:“百媚姐姐说得可是呢!只是如今咱么还住在府里,陛下怕娘娘不适应,所以让我们还是和平日里一样的伺候和照顾,不用特地改了称呼,不然娘娘反倒是不习惯。”

    点了点头,端木青只觉得累得很,然后想到昨儿晚上的事情,看着姐妹两个皱眉头道:“我这一走倒是让你们受苦了。”

    阿朱阿碧连忙跪倒在地:“娘娘言重了,奴婢们不敢。”

    “不敢?”端木青蓦然间就火起,“你们这也是让韩凌肆教的吗?”

    两个人面面相觑,还是百媚看出来了,连忙将两个人拉起来:“你们两个平日里伶伶利利的两个人,怎么这个时候就闹不清楚了?

    娘娘面前什么时候要大家跪过?难道现在陛下登基了,娘娘是皇后了,大家就不是大家了?好容易回来了,前些时候念念叨叨的,现在怎么就知道惹娘娘生气了呢!”

    阿朱阿碧看了一眼端木青,然后再看百媚,好像还真是这个缘故。

    “娘娘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就好笑了,我们姐妹两也是一时间糊涂。”

    心里也知道自己是小题大做了,端木青摆了摆手:“好了,我今儿心情不大好,你们退下吧!”

    “怎么就心情不好了?难道是因为我来了?”

    端木兰的声音突然出现,倒是将屋子里的人吓了一跳。

    “你来了。”

    端木兰走过来,和她一起走到窗边坐下,将她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喉头有些哽咽:“才不过就去了这么几天,怎么好像瘦了好些,气色也不大好。

    你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蒙卿天天的被陛下叫来叫去,都快要疯了。

    你要是再不出现,只怕陛下连这个皇帝都不愿意当了。”

    “胡说什么呢!”端木青白了她一眼,然后看着她的肚子笑道:“现在显怀了,感觉怎么样?”

    “快别提了,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都说比一般的人闹腾呢!我这腿啊!到了晚上就是肿的。要不姐姐你赶紧给开两服药给我吃吃。”

    端木兰一进来就看到端木青十分不开心的样子,此时也就先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放开,只拣些姐妹间的贴心话说。

    “又浑说了,你如今怀着孩子,那些药,能少吃就少吃,只要注意时常把把平安脉,说起来,就是安胎药也尽量少吃些,到底是药,多多少少的都带了些毒性。”

    “是是是,就听姐姐的,蒙卿都说我最近仗着肚子里的孩子,太过于嚣张了,只有姐姐才制得了呢!”

    点了下她的鼻子,端木青的心情也好多了:“怎么快当娘了,这性子反倒毛躁了起来,从前多稳重的一个人。”

    端木兰也不说,只是笑笑。

    “我刚进来看姐姐桌上的东西都没怎么动过,感情是胃口不好?”

    “大概是前两天在山上吃的东西跟这里不同,一时间没有调整过来罢了。”

    姐妹两个说了一会儿话,韩凌肆就回来了,还跟着个蒙卿。

    “我就说吧!青儿回来了,兰儿肯定我前脚出门,她后脚就要来这里。”说完之后还十分得意地哈哈大笑。

    端木兰瞪了他一眼,然后对韩凌肆行了个礼:“参见陛下!”

    韩凌肆挥了挥手,正要上前去牵端木青的手,谁知道她竟然也如端木兰般给自己行礼。

    顿时,屋子里所有人的表情都愣住了。

    韩凌肆一张脸冷得快成冰渣子,压抑了怒气将她拉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陛下如今登典,这是礼数!”

    “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个。”

    “兰儿,你身怀有孕,还是该多躺着,我们先回去吧!”

    端木兰自然知道自己夫君的意思,笑着点头,然后跟端木青韩凌肆告辞了一声就先走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韩凌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青儿,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就是行了个礼吗?到底怎么了?如今你是东离的皇帝,东离任何人不都该跟你行礼的吗?”她的声音冷冷的,似乎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力量。

    韩凌肆一怔,心里越发感觉是有事情了,当下便决定待会儿要让人出去查一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眼下哄好她才是关键。

    “好了青儿,我不该生气,但是我们要说明白,我跟你之间是夫妻,在我眼里,不管我们各自的地位如何,你对我,我对你都是跟这天底下的所有夫妻别无二致。

    你是我韩凌肆唯一的女人,也是我心底最重要的人,我恨不能将你捧在手心里,所以,我才会不希望你像别人那样对我行礼,但是方才我急了,是我的错,我现在跟你道歉好不好?”

    端木青感觉自己眼底有泪意涌出,这个男人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

    她真的不应该接受的,她不能去接受他这样的好,这是天地不容的事情。

    可是这一句一句的,戳在心里,真的让人没有办法不感动,没有办法说自己的心里一点儿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端木青的语气依旧冰冷:“陛下如今国事重要,还是请陛下以公事为重,臣妾不敢占用陛下过多的时间。”

    “青儿!”

    端木青干脆转过身,背对着他道:“陛下请回吧!”

    “青儿!”韩凌肆这一次真的是急了,一双剑眉紧紧地皱着,青儿如何变得这般冷漠了?

    看着她的背影,那样的坚决,好像无论如何都不会转过身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叹了一口气,韩凌肆也有些负气地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又想到她不大好的脸色,怕她自己心里闷着难受,又回过头来,才刚转身,那边的女子已然扑了过来。

    确实是扑,她的脚步很急,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这一种熟悉的味道盈-满怀抱的感觉真好,伸手搂过她的腰,韩凌肆另一只手轻轻地抚过她的背。

    正要开口相问,怀里的人却先开口了:“韩凌肆,不要说话,什么话都不要说,我只是想静静地抱你一会儿。”

    唇边绽放出一个笑容,韩凌肆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真好,只要她还在,只要她的心还在,什么事情都不是事情。

    他的青儿会跟他说的,一定会清清楚楚地跟他说清楚的,现在只是她自己一时间没有扭过来而已。

    端木青埋在韩凌肆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心里来来去去就只有一句话:只有一会儿,我们还是从前的我们,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韩凌肆,其他的你谁都不是。

    只有一会儿也好,让她在这一刻里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这一刻里,她的天地之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谁都不是谁,他们是自由相爱的两个人。

    尽管知道她此时的情绪不对,尽管知道她的心里一定有什么事情,但是韩凌肆依旧沉溺于这个拥抱。

    昨晚,他们近在咫尺,但是却像是远在天涯,这种感觉,很不好。

    这样静谧的时光,是被暗影给打断的:“皇上,郭大人求见。”

    韩凌肆当下脸就黑了,实际上暗影走到门外说出了前面三个字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前两天皇后娘娘不见了的时候,那个阵仗可是他亲手去弄的,这就足以发现皇后在陛下心里的重要性了,可是现在,他竟然就这样生生打断了他们的温存。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么一句话不但是将他们的温存打断了,也将端木青从自己有意的欺骗里给挖了出来。

    “让他等着!”韩凌肆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不爽,很不爽。

    但是端木青却把他推开了,声音轻轻的,但是却是坚定的:“陛下还是去吧!国事为重。”

    看了她一眼,韩凌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出门。

    临走之前却又回头吩咐了一句:“青儿,我还是喜欢你叫我韩凌肆。”

    端木青怔了一下,然后淡淡地点了点头,就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