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只是让韩凌肆想不到的是,尽管早上端木青给了他一个拥抱,但是再一次见面,她却又是冷冷淡淡的样子,让他很是挫败。

    尤其是晚上,他还没有换好衣服,她就已经打开了两床被子,自己先躺倒里面的那一床里去了。

    心里微微有些不高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换了衣服直接就往她那被子里去了。

    只是还没有才要进去的时候,端木青的声音就淡淡地响起了:“我身上不大舒服,不好伺候你。”

    “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想抱着你睡。”

    “可是我不想!”

    淡淡的五个字,让韩凌肆要挤进去的动作顿时顿住了,她依旧闭着眼睛,并没有睁眼看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他听到这样的话,是什么反应。

    “青儿!”韩凌肆心里有些难过,他的青儿从来未曾这样对待过他,可是想到青州那件事情,他又心里害怕自己误会了什么,所以,还是要死缠烂打地跟她勾通。

    “我累了,早些歇着吧!”

    这样一来,就是彻底的没有勾通的兴趣了。

    韩凌肆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只好自己睡在了旁边的被窝里。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终于,韩凌肆还是受不了了,无论怎么样讨好,怎么样逗她开心,她都还是那个样子。

    而派出去查她去做什么的人,也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都只是知道了他们去了长淮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办法,还是只有找端木兰过来,让她们姐妹两个人说说话,或许能够知道些什么。

    端木兰来的时候,端木青正在画图,静静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笑着道:“姐姐如今可真是忙得不得了,也不到我那里去看看。”

    说实话,这些天实在是为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弄得有些精疲力竭了,干脆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隐国的问题上面。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此时看到端木兰过来,多少觉得开心一些:“你怎么来了?如今确实是要静养,躲在自己啊院子里走走就好了,何苦要出来呢!”

    端木兰也收起笑容,迎上前拉住她的手,脸上有些担忧:“我听说姐姐最近心情不大好,特意过来瞧瞧。”

    “并没有,是韩凌肆他多心了。”

    “姐姐,我们虽然不是血亲,但是从小一块儿长大,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还有人比我更了解吗?”端木兰怜惜地看着她,“从来有什么事情你都是放在心里头不说出来,只一个人闷着。

    如今,你就是连姐夫也要瞒着吗?他是一国之君,难道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到的?你遇上什么问题,告诉他才是让他放心的方式啊!”

    端木兰说的没有错,她跟韩凌肆相识七八年,可以算是走过了许许多多的风风雨雨,彼此之间的了解,不会有比之于更少的。

    她也知道端木兰说的是对的,如果有事情,彼此告诉对方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不然,只会越来越糟。

    但是这件事情跟以往的任何一件都不一样,她没有办法想象把那件事情告诉韩凌肆的后果是什么。

    如今,只有她一个人在痛苦着,如果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痛苦的就是他们两个人了,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已经有一个人不得自在,何苦再将另一个人也拉下水?

    “兰儿,有些事情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解释得清楚的,我知道你的担心,也知道他的着急,可是又能如何!并不是我愿意告诉你们,而是说了也是无用,不但无用,反而更糟。”

    从她的表情里,端木兰知道她心里的痛苦。

    今天她来到这里,确实是因为韩凌肆的关系,可是,相比来说,端木青才是她的姐姐,才是对她来说更加重要的人。

    连忙笑着扯过话题:“好了好了,不好说就不要说了,我只是担心你遇到什么难事儿,总之不管怎么样,我都还在你的身边呢!”

    “我知道!”

    正说着,那边阿朱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听到说洛王妃来了,我们前些时候刚好腌制好的杏子可就该派上用场了。”

    端木青奇了:“怎么回事?”

    “还说呢!都是阿碧那丫头,把这东西腌制得太酸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下嘴,听说洛王妃怀了孩子之后,特别爱吃酸的,所以才送过来的呢!”

    姐妹两一瞧,那杏子确实是腌得特别好看,但是一定也是特别酸的,都不用吃,闻着那个味道就知道了。

    阿朱笑看着端木兰的馋样,笑着告退:“如果洛王妃喜欢,待会儿奴婢给您包一包带回去。”

    “好啊!”端木兰立刻笑逐颜开。

    倒是端木青瞧着有些想吃:“真有那么酸吗?我这两天嘴巴里都没有什么味道,倒是想尝尝。”

    “我吃着倒好,可能你们吃着会觉得酸,不过你可以尝一下试试。”

    端木青闻言果然捻了一颗放进嘴里,顿时觉得齿颊生津,好吃得紧。

    看她连吃几颗都好像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样子,端木兰笑道:“记得从前姐姐最不喜欢吃酸的,这两年倒是改了。”

    端木青也愣了一愣,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还是端木兰首先反应过来,手里的杏子,顿时就放下了:“姐姐……”

    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端木青一愣:“怎么了?”

    “你该不会……”说着指了指她的肚子。

    手里的杏子立刻掉落在地,端木青的表情有些呆滞。

    联想到这些时候看到她的时候,她都有些蔫蔫的,提不起精神的样子,端木兰想起那些一早就被蒙卿弄了来住在府里头的医女说过的话:“你快给自己看看,你是大夫,可别医人不医己。”

    端木青也紧张了起来,月事似乎已经推迟了好久了,而且最近自己老有一种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的感觉,加之于这平日里最不喜欢吃的酸食,现在却十分喜爱……

    立刻也不敢马虎了,自己给自己搭上了脉。

    端木兰坐在一旁,看上去倒是比她还要紧张些。

    许久,端木青一脸震惊地将自己的手拿开,呆呆地看着端木兰。

    “到底是不是啊?”虽然从她的表情已经能够得出结论,但是还是想要从她的嘴里得到确认。

    端木青只觉得自己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直都在翻滚着,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怀孕,是上天在惩罚他们吗?

    上一个孩子,在彼此的误会中失去,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才算是从那一次的伤害中走出来。

    后来她的心里都一直在期盼着能够再拥有一个孩子,可是始终都没能如愿。

    却在这个自己绝对意想不到的时刻来了,这是上天听到了她许久的期盼,赐予的礼物,还是一种惩罚,端木青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姐……”

    端木兰在一旁看着端木青的脸色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最开始的震惊倒是可以理解,如果陡然间知道自己的肚子里孕育了一个生命,大部分的人,最开始都是会些吃惊的吧!

    就像是自己,一开始知道的时候,不也是吃了一惊吗?

    可是,到后面就有些不对劲了,为什么姐姐脸上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呢?

    因为她的这一生呼唤,端木青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看着妹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兰儿……”

    “姐姐,你是不是真的有了?”

    端木青知道端木兰不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既然刚才她就在自己旁边,想要瞒住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不如直接告诉她好了。

    “兰儿!能不能……”

    她话说了一半,又犹豫了一下,然后再一次说出口:“能不能先不要告诉韩凌肆?”

    端木兰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姐姐是想要亲自跟他说吧?”

    这个理由……

    “嗯!”点了点头,明明知道这样是欺骗她,端木青还是如此顺着她的意思。

    “好!”端木兰倒是答应的爽快。

    “也不要告诉蒙卿!”

    “啊?”

    “总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就是了,我……我有我的计划!”

    她这么说着,端木兰虽然心里奇怪的,但是还是决定听她的,只好点头笑道:“好!我听你的就是了,不过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端木青心里放下一快石头,笑着点头:“知道了,我是大夫呢!”

    走出门了,端木兰心里却打了个突,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为什么姐姐知道自己怀了身孕却并没有显得很高兴?

    而且,就算是想要给韩凌肆惊喜,也没有必要把所有人都瞒住吧!到时候不还是要让大家知道的吗?那时候只怕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惊喜,反而会是一片忙乱吧!

    这么想着,心里又有些不安了,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想了想,端木兰一咬牙:“算了,就当刚才是骗骗姐姐的话好了,怀了孕这样的大事情,还是不能随便当做不知道的才是,或许这件事情反而能让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解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