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晚上韩凌肆是跑进来的,人还没有进屋,声音就先过来了:“青儿!”

    端木青给他言语中的激动吓到了,连忙站了起来:“怎么了?”

    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惶,他的眼里满是笑意,然后看着她故意装作不开心,偏偏这副样子根本就骗不了任何人。

    端木青战在原地,好像明白了什么,还不等她开口,他就已经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起来,然后一直在屋子里面转圈:“你怎么不告诉我?怎么不告诉我?!”

    果然!

    端木青的心陡然间就沉了下去,兰儿还是说了出去,现在韩凌肆已经知道了。

    突然想起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韩凌肆生怕自己的鲁莽让她伤到了,又连忙将她放下来:“差一点儿得意忘形了。”

    面对眼前高兴得像个孩子的他,端木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谁知道他却突然执起她的手:“青儿,是我不好,你怀有身孕还跟你僵着,皇叔都说怀了孕的女子特别的脆弱的,当时小姨就是那个样子,我都没有好好体谅你,你不要生气。”

    这样的韩凌肆,端木青没有办法保持冷脸,他这样的小心翼翼,这样的低声下气。

    所谓的不过是一个字——爱!

    他有多优秀,没有人比她更为了解,如今的他更是万人之上的王,可是,在他的面前,他依旧是那个男人,依旧是最开始相遇的样子。

    他是韩凌肆,她是端木青,永远都是这样。

    可是,这一份爱,现在却变得这么烫手,让端木青有些无所适从。

    “我没有生气!”好半天,看着他的脸,她就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

    他却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后小心翼翼地伸手抚向她的小腹,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神圣和激动:“这里面是我的孩子。”

    “嗯!”她轻轻地点头。

    再抬头看她,他的眼底已有泪意,让端木青吃惊。

    “我有孩子了。”

    这么五个字,却让端木青感觉自己正被凌迟着。

    原来他是这么的渴望有个孩子,上一次青州的事情之后,她知道他的心底有深深的遗憾,也知道他很想要个孩子。

    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怀孕,同房这么久了,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

    他并没有表现的十分急切,只是有些期盼罢了,这一刻,端木青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在隐忍着。

    就是因为害怕给自己带来压力。

    此时她的心里都是同了,韩凌肆,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老天爷真的是故意的吗?

    “青儿!谢谢你!”他突然吻她,十分的温柔,十分的怜惜,好像生怕一用力,就伤害了怀里的这个女人。

    “你放心,我一辈子都会对你们母子负责,我们是一家人!”然后视线又落到她的肚子上。

    刚刚发现端木兰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愤怒的,甚至于还有些怨恨端木兰,可是这个时候,心思却又完全变了。

    如果,能够让他这么高兴,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或许都是值得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十分的自觉,乖乖地躺在自己的被窝里,只是看着她的眼睛里满是笑意:“青儿,我不打扰你,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你,你好好睡觉。

    我听宫里头的老嬷嬷说,女人养胖了才好生孩子,从今天开始,你所有的吃食,都要朝着这个目标,一定要把你给养胖来。”

    端木青笑着点了下头,然后就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切让端木青有些措手不及。

    韩凌肆对她的宠,几乎到了无法无天的态度,恨不能吃饭都由她来喂,走路都让他来抱。

    这样浓烈而窒息般的疼爱,她有些无所适从。

    而身边伺候的人,更是多了几十个,就是没事坐在窗边一刻钟,至少能够看到十几个穿梭的身影。

    她想要阻止他,但是看到他那么用心的样子,那些话就都说不出口了。

    身为皇帝之尊,他甚至于会亲自吩咐小丫头如何伺候她,怎样给她捶腿捏肩,会让厨房下的人做什么样的吃食。

    而他自己,也是动不动就往这边跑,惹得她生怕有大臣上奏,每每都要把他赶出去。

    一直到他去了宫里头,她才有时间好好思考孩子的去留。

    原本以为自己将肚子里的这个孽障拿掉是必然的事情,谁知道现在却想都不敢想这一点了。

    经过韩凌肆这段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疼爱,她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就算生出来是个怪物,她不惜用尽毕生的力量也要让这个孩子健健康康的成长。

    或许,雪女活不过三十岁的宿命对她来说是一个解脱,只要将隐国人都带回去了,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这一辈子也就可以结束了。

    只是可怜了韩凌肆,想到他,心里又是一阵悲苦,为何要这样折磨他?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能够让他失忆,让他忘记他们之间的所有,然后安静地在这个世界里当着他的皇帝。

    从来没有一刻,端木青希望韩凌肆对自己不要这么专一。

    这一种折磨,真是深入骨髓。

    或许是因为肚子里孩子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的缘故,端木青的心情比之于之前倒是好多了。

    对于韩凌肆也不像是之前那般冷淡。

    更何况她如今怀着身孕,两人已经不再在一起肌肤相亲,心里的那种耻辱感也减少了不少。

    接踵而来的就是韩凌肆的登基大典,也是她成为东离皇后的册封大典。

    原本帝后是不会同时登基和册封的,但是韩凌肆为了对天下表示他对皇后的敬重,才下达命令,让礼部如此决定。

    这颇有一种乾坤双帝的感觉罢了,但是也只是感觉,毕竟端木青并不参与朝政。

    可是就在端木青这么想的时候,韩凌肆却又昭告天下皇后娘娘已然怀有身孕的消息,而且在这个消息之后,紧接着是通告全天下,皇后有参与决策朝政的权利。

    只此,天下哗然。

    韩渊当时上位,允许周虞共商国事,那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便是周虞可谓是韩渊登上帝位的重要助力。

    可是端木青呢?

    且不说之前她在嫁进昊王府之前身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传言,就是从韩凌肆登基,她也是手无寸功的,如此,皇帝是不是宠爱太过了?

    也有人想要上奏请求他收回成命,但是,那些上奏的官员不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就是莫名其妙的被揭发犯了什么样的罪责。

    唯有一个人,那就是郭侍中,他倒是安然无恙,只是韩凌肆冷冷的态度,也让他这个自诩不折腰的老臣败退了。

    陛下这是要铁了心的捧皇后啊!

    这个时候谁要一意孤行谁就是跟自己脖子上的脑袋过不去啊!

    而且就算是掉了脑袋,这道命令也不会有任何的变更。

    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端木青不由得有些担心,她知道韩凌肆是那种倔起来一意孤行根本就不会变更的人。

    从前,她也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可是现在,他是一国之君,身上担负着天下的重担,她不希望他被人说为红颜而误国。

    “你还是把那道命令撤了吧!我都听说很多人上奏了!”

    可是他还是一脸的笑嘻嘻:“无事,这帮老臣就喜欢没事瞎吵嚷,烦死人了。”

    “他们说得也并没有错,都是出于为东离考量的心思罢了。”

    他却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为东离考量就好好的去考量国家大事,在这上头纠缠个什么?我的妻,就该站在这天底下最高的地方。

    我有的,能给你的,无论怎么样我也要给你!”

    他说得十分认真,让端木青无法反驳,最后只能叹口气说了一句:“你可不要让那一帮跟着你的老臣伤了心。”

    摆了摆手,韩凌肆笑着道:“他们要是能够办点儿实事就好了,过两天就做几件大事,让天底下的百姓都相信我,也就没有人会说这个了。

    再说了,他们说来说去,不都是说怕我红颜误国嘛!可是你是我的青儿,你会误了我的国家吗?”

    端木青看他的眼睛里一片澄澈,丝毫都没有怀疑自己的意思,也认真地看着他,轻轻地摇头:“不会!”

    这不就是了?韩凌肆哈哈大笑:“有青儿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够做的了,这个天下,我定然让它服服帖帖的。”

    这一刻,端木青才感觉到自己嫁给了一个王,并非只是一个国家的君主而已,那是一个可以站在世界的顶端,睥睨天下的王者。

    唇边露出一抹笑容,真心的笑容。

    韩凌肆,我会陪着你,进我最大的能力陪着你。

    就算为天地所不容,就算是要拼尽一生的幸运,也绝对不会退缩。

    她伸出手去握住他紧握的拳头,不发一语。

    韩凌肆却明白她的意思,然后看着她道:“青儿,你相信我,我会给你们母子,这天底下最好的,你们就是我的全部,就是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