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登基大典那一天,端木青很早就被从被窝里挖了出来,韩凌肆就站在她的旁边,穿上皇后的制服时,她感觉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也一起加在了她的身上。

    照例是要祭天的,再一次到天坛,再一次看到文武百官臣服在脚底下,端木青的思绪万千,仿若隔世。

    他们穿着一样颜色的服饰,同样代表着东离,接受着所有人的仰视,这种感觉有些说不上来的味道。

    回到宫里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她的宫殿名字叫做青凤殿,之前并不是这个名字,韩凌肆让人改的,有谏官说于礼不合。

    但是,韩凌肆的答复是,于礼不合又如何,他就是要这个名字。

    这样的强势的言语再一次在他的嘴里说出来,礼部第二天就给弄好了。

    阿朱和阿碧并没有跟进来,借这个时候,端木青将她们都嫁了出去,一早就已经定好了亲,只等这一天了。

    姐妹两个自然是有感激又舍不得,最终扣了三个头离开了。

    府里头还有几个丫鬟倒是都带进宫里了,如今都换上了宫女的衣服,看上去倒是精致了些,可是也呆板了点儿。

    皇后的金印,是在登基大典上,他亲手交给她的,只是,韩凌肆这偌大的后宫里,就只有她这么一位皇后,并没有其他人,这金印也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百媚还是跟进了宫,虽然端木青并不想,可是她放心不下,想想阿朱跟阿碧都已经远嫁了,身边基本上都没有一个可靠的人。

    宁远被编进了侍卫对,当了个小头目,这对他来说大概是最好的结果,毕竟他是江湖出身之人,如今已经在皇宫当值了。

    端木青一心想让他们在一起,但是,当事人不点头,她这个红娘,就是再使劲儿也是没辙。

    从前,她的印象里,皇宫从来都是一个你死我活,杀人不见血的地方,可是如今到了她的手里,倒是觉得空荡得很。

    当然,其实后宫里头并不是只有她这一个主子,还有一位太后在。

    端木青扶着百媚的手前往颐养殿的时候,周虞正在喂鱼,跟她一贯的样子颇有些不同,倒是叫端木青反应了好一会儿。

    “见过母后。”

    再如何是皇后了,再如何是这个东离的国母了,面对这个女人,该有的礼数,确是怎么样都不能少的。

    周虞见到她,并没有任何的不悦,反倒是笑着招了招手:“你来了啊!如今有了身孕,越发要小心了。”

    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对自己和颜悦色,还是不太像她的风格。

    “母后看上去倒是比之前的气色好了很多。”

    “如今在这宫里头,只想着吃吃喝喝的,喂喂鱼,种种花,自然就闲下来了,气色不好都对不起花在身上的那些银子。”

    想不到她倒是能够看得开的样子。

    “你尝尝这茶味道如何?”

    端木青依言品了一口,味道甘甜清香,是上好的雪顶含翠,韩凌肆倒是对她不薄。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周虞点了点头笑道:“如何?”

    “好茶!”

    “你宫里头的茶大概只会比这里好,决计不会差的,我拿这茶来招待你,可会太过于寒酸了一点儿?”

    “母后严重了,儿臣不敢!且,您是母后,哪有晚辈越过了长辈的道理。”

    端木青不知道她这话是何意思,只好从椅子上下来,微微屈膝,先顺着这个话头说。

    周虞道:“我知道,你跟韩凌肆都不是那等小心眼的人,不至于会苛待我一个在后宫里颐养的老婆子,我这么说不过是调笑一句罢了。”

    自然不会这么简单,端木青如果果真相信她的话,那才是真的奇怪呢!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相信,周虞还是周虞,尽管她深处后宫,尽管她似乎不再干预朝政,尽管她从来都没有露过面,但是她还是周虞。

    “母后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儿臣的吗?”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周虞伸手将她拉起来,仍旧让她坐下来,笑着说:“你倒是聪明。”

    但是很快,端木青又接了一句:“只是儿臣只在后宫,就算是手里有些小权利,也仅限于后宫里头,母后若是真有什么事情需要儿臣们去办,只怕在陛下那里说出来会比较好。”

    周虞笑着摆了摆手:“同样都是女人,韩凌肆对你如何,难道我还会看不出来?”笑了笑又接着道,“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一件事情。”

    至此,已然是没有退路了,端木青应着头皮问了一句:“母后请说。”

    “先皇的葬礼已经完了,可是为何对于先皇的谥号,却吃吃不发呢?我听说礼部都催了好几次,但是皇帝一直都按下不提,或许是因为刚刚登基事情太多,忘记了吧!不如你去提醒一句?”

    对于这件事情,端木青也一直都有耳闻,心里也知道韩凌肆的想法,只是此时周虞问出来,她也就只有先装傻了。

    “有这样的事情?”

    “皇后你深处深宫,大概是不过问朝堂上的事情的,自然是不知道了,所以,母后此时才想让你帮母后问一句呢!

    如今我一个老太婆自然是不好直接去问的,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你还叫我一句母后,所以,只有劳烦你了,不然要我老周家的外戚开口,就不像话了。”

    端木青心里一震,蓦然间想起周虞手里还握着权力呢!

    虽然韩凌肆坐上皇位,手里也算是大权在握了,可是周虞的那一伙势力,却也实在是不可小觑。

    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这些人虽然没有收服,但是并不担心他们造反,因为他们没有造反的动机。

    太子那边已经查过了,现在就是周虞,也都已经失去了他们的消息,韩凌翔和韩凌莫已经命归了黄泉,换句话来说,这个皇位,只要还姓韩,就非韩凌肆莫属。

    只是,端木青没有想到的是,周虞竟然还是会关心韩渊的身后事。

    从韩渊的死上面,她以为周虞对于韩渊已经没有了夫妻的轻易,而今看来,还是自己看错了。

    此时她竟然不惜用周家来威胁韩凌肆。

    “是!母后放心,儿臣回去必然会问过陛下,回头再来给您答复。”

    点了点头,周虞笑道:“你办事一向妥帖,我信得过,便在这里等你的消息了。”

    微微扯了扯嘴角,端木青退了出去。

    坐在自己屋子里的时候一直都在想怎么跟韩凌肆开这个口。

    没多久他就回来了,笑嘻嘻地对她道:“原本想着事情有点儿多,该多在勤政殿里看会儿折子,只是想着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奈何就是坐不住,只好先跑回来了,看来只能明天勤奋一点儿了。”

    端木青白了他一眼:“之前不是说不会因为我的事情而耽误国事吗?此时又是如何了?”

    “没有耽误,绝对不会耽误,你放心好了,明儿我一定晚归!”

    “这话怎么听着就这么奇怪呢?”端木青捉摸着,总觉得这不像是句好话。

    “好话好话,怎么会不是好话,我对青儿你说的都是好话。”说着又问道,“今儿晚上御膳房给我送去一盒点心,我吃这挺好,让他们给你送过来,你吃了没有?”

    “还说呢!黏黏-腻腻的有什么好吃的!”

    说得他哑然失笑:“我忘记了,最近拟定嘴巴叼得很,尤其是甜食,稍微甜一点点你就不吃了,算是我错了,下次让人做些酸酸的爽口的而给你。”

    没有心思跟他说着这些没有名堂的话,端木青想起周虞的话,认真地问道:“那件事情你还是不打算放弃吗?”

    这突然说出来的话,让韩凌肆楞了一下,看她表情认真就知道不是什么嘻嘻哈哈哈的事情:“哪件事情?”

    “你从青杏斋里把玉贵妃都带走了,难道不是为了那件事?”

    这件事情端木青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过,因为她知道这对于韩凌肆的重要性,所以她选择不开口,但是现在……

    “你知道?”

    端木青没有回答,而是淡淡地看着他。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收集当时的资料,我就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抢夺了我父亲的皇位,就是要让他受尽唾骂!”

    端木青伸手抚上他紧皱着的眉头:“冤冤相报何时了,放不下,就永远得不到自在,你怎么知道父亲是不是也希望你这么做呢?

    更何况,如今他都已经不在了,何必还要揪着这件事情呢?”

    韩凌肆没有说话,他甚至于最近两天都还在想,该怎么样才能够让所有人都充分的理解他。

    蒙卿、慕容泽还有离洛楚家人都已经秘密联络好了,就是要在一击之间,让韩渊身败名裂,他的父亲,先帝,应该是韩泽。

    “青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端木青并没有立即将周虞的话跟他说,而是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想这种事情,究竟煞气太重,此时我肚子里怀着孩子,终究是不好,就算是为他积点儿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