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一愣,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方面的问题,不由得又有些失笑:“这和我们的孩子有什么关系?你不要想太多了。”

    但是端木青却像是铁了心了:“真的,韩凌肆,放过他吧!就算是为了我,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青儿!”

    其实韩凌肆特别不能理解,这到底跟孩子有什么关系。

    而那件事情,是他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的一个梦想,多少年来,他靠着这样的一个梦想一步步走过来,总想着有一天,他要让韩泽重新站在世人的面前,让韩渊那个偷窃者付出代价。

    却没有想到端木青会反对他。

    其实端木青并不是随口说出的理由的,只是因为周虞在她走之前说了这么一句,她才往这上面想了。

    原本这个孩子就是为天地所不容的,此时作为父母的她和韩凌肆若是还不为孩子积点儿德,可要怎么办呢!

    如今的她,别的都不怕,就是怕上天将他们所有的错误,都惩罚在这个孩子身上,那是她绝对不能够忍受的。

    “青儿!”

    “韩凌肆,算是我求你好不好?”

    “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我们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最健康的孩子,你是不是因为怀孕而想得有点儿多了?”

    谁知道端木青立刻一把推开他:“韩凌肆,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这样激烈的态度,让韩凌肆有些措手不及,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青儿,你怎么了?”

    言语上不免变得有些严厉了,因为此时的端木青看上去实在是有些蛮不讲理的感觉,更何况她是要他放弃这件事情,这实在是太难了。

    可是一转脸看到她眼睛里闪动的泪花,蓦然间又心软了:“青儿……”

    端木青受不了他的温柔,立刻扑到他的怀里:“韩凌肆,我求求你,你放弃这件事情吧!我真的好担心,担心孩子会有事。

    我好怕老天爷看不惯他,好怕他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孩子。”

    “胡说!”他不明白端木青心里的那个秘密,自然也就没有办法理解她的眼泪,理解她的恐慌,只觉得这是她自己想得太多了。

    “韩凌肆,”端木青抬起头,泪眼看着她,“我是雪女,你却并不是隐国人,你不知道我的预感,我真的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个孩子是不受上天保护的,我求你了。

    我现在真的只想要把孩子好好的生下来,好好的让他成长,就算是为了他,你放弃这件事情好吗?”

    她说的这样恳切,韩凌肆几乎都要答应了,可是心里头却始终哽的难受。

    所以,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立刻答应她,更加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端木青突然间就哭了,不是默默垂泪,而是蹲在地上嚎啕,那样的疼痛感。

    她的眼泪并不少,同一般的女子差不多,虽然外在的她比较坚强,可是如同这种哭法的,韩凌肆却并没有怎么见到过。

    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青儿,你别这样哭,我求你了,我真的……青儿!”

    端木青此时却是将很久很久以来压在心里的东西一起哭了出来。

    她不知道为何上天要这样对她,为什么要给她这样美好的一段感情最后却这样狠狠地打碎。

    她有些无法接受,可是只能咬牙忍着,还不能让韩凌肆发现这一点,这个偌大的世界里,就只有她自己能够与她分担。

    此时,借着这个机会,她真的很想要哭一场,拼尽全力的哭一场,哭出对上天的愤怒,哭出她心里的委屈。

    韩凌肆彻底的慌了,眼前他最真爱的女人,如同一个无处可逃的小兽,在遭受着上天无处可避的雷击一般。

    “青儿,我求你别哭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不再坚持这件事情了,好不好?”

    但是此时的端木青已经完全听不进去这句话了,她只知道哭,好像就只有酣畅淋漓的眼泪,能够让她心里的痛苦随之流逝。

    到底哭了多久,谁也不知道,站在青凤殿外伺候着的宫人只知道直到深夜陛下的安慰声还不时地响起,娘娘的哭声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停的。

    虽然心里都在揣测,到底是陛下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让娘娘哭得如此凄惨,但是脸上却是半分的不敢表露,嘴巴更是缝得死死的。

    第二天,韩凌肆上朝去了之后,端木青睡了好久才醒过来。

    宫里头并没有别的嫔妃,没有人过来请安,太后那里也明确说明了不用她麻烦,倒是给了她懒惰的理由。

    起床之后,整个青凤殿的人都知道皇后娘娘心情不好,从早上到用早膳到现在都没有露出过笑容。

    韩凌肆过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她一个人坐在庭院里面不让人伺候,但是眼眶儿却红红的,可见昨天实在是哭得狠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退下去。

    “醒了?”韩凌肆走过去,脸上带着笑意,伸手握住她的手,“感觉好点儿了没?”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端木青到底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地垂下了头,好一会儿才轻轻点头道:“好多了。”

    “你是好多了,我可是惨了,你昨晚上哭得那么凶,只怕整个皇宫的人都听到了,别人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欺负你了呢!竟然闹得那么大。”

    端木青脸上一红,没有说话。

    过了好久,韩凌肆才开口问道:“青儿,你昨天跟我说的那番话是不是周虞跟你说的?”

    今天一大早,他就立刻让人查去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实际上,很久之前,韩凌肆就不再在她身边放人了,最开始是想要保护她,只是如今的端木青已经不需要他的保护了。

    他希望能够让她感觉更加自由,所以就把之前跟着的人也都撤回来了,但是特殊情况下,还是要让人去查。

    比如上一次失踪的事情,比如这一次的事情,他不是要干预她,却也不能完全蒙在鼓里。

    “是!”端木青坦然承认,“母后让我跟你说,希望你尽快确定先皇的谥号,不然,可能周家的人就要在朝廷上向你请示了。”

    韩凌肆一听,冷笑一声:“我看谁敢!”

    端木青却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但是韩凌肆,我昨晚并非是因为她的话,我是真的希望你可以放下这件事情。”

    “青儿?!”

    韩凌肆想不到事情说开了,端木青的立场却还是这样的坚定。

    “我昨晚虽然有些失态,但是我的话是认真的,我真的希望我们两个都可以为着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儿福,实际上,我晚上常常做梦,孩子真的不大好。”

    这件事情,他是有考虑过的,放弃确实很难,如果是因为周虞,他要告诉端木青,周虞并不能对他造成多大的威胁。

    但是如果是端木青自己坚持要这么做的话,他也真的别无办法。

    他也想不到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真的会愿意妥协。

    若是青儿一直都挂心着这件事情,经常像昨天那样失控的话,对于肚子里的孩子,那才是真的不好,只怕她的担忧就真的要成为现实了。

    “如果你坚持的话,好吧!我听你的。”

    端木青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就这样妥协了,睁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眼底又有了泪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她感觉自己的眼泪似乎多了很多,动不动就感觉有眼泪要流出来。

    韩凌肆刮了刮她的鼻子,佯装可惜地叹气:“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就这样放弃了我多年来的梦想,究竟是谁改变了我?”

    那样一副自我伤感的样子,叫端木青看着不由地失笑,方才的一点儿因为感动而要跑出来的眼泪就这样消失了。

    看她破涕为笑,韩凌肆也笑出了声:“我可不管了,我这件事情都答应你了,你可得要补偿我。”

    挑了挑眉,端木青笑着问道:“补偿?可要怎么补偿呢?要多少银子才肯罢休?”

    想了想,韩凌肆摇了摇头道:“银子有什么稀奇的?我把国库打开来让你扔在水里头听响儿都可以。”

    说得端木青直拿拳头锤他:“我何时是那般刁蛮的女子了?”

    “这个我不要,要不你就给我生八个十个的孩子吧!”他说笑着,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却十分的认真。

    端木青一愣,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然后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没有说话。

    而韩凌肆的情绪也下去了,因为他突然想起那个宿命来。

    不,他不相信,不相信真的没有解决的办法,不相信那真的就是一个打不破的宿命。

    而端木青却忍不住垂泪,其实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不在乎那个所谓的活不过三十岁了,若是一切事情都可以了,她倒是希望能够早一点儿离开,早一点儿解脱,那么就没有人知道当年的事情了。

    那么,韩凌肆和孩子,就都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了。

    她相信,韩凌肆会十分宠爱他们的孩子,她一向相信他,这一次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