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失和小龙回来的时候是三天后的下午,当时端木青正在缝制小孩子的肚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莫失肯定是楞了一下的。

    不然不至于等到端木青来发现她。

    “你回来了?”端木青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惊讶地看着她。

    莫失呆了一下,然后才有些发愣地问了一句:“小姐你……”

    百媚刚好进来,看到莫失回来也是十分的高兴,但是当下还是纠正了她一下:“看你,现在要叫皇后娘娘了。”

    莫失听了,立刻就要下跪,但是端木青一个眼神就阻止了她。

    白了百媚一眼,端木青嗔道:“你何苦开玩笑?人才回来呢!”

    说着连忙将她身上的包袱帮着取下来交给百媚,笑着拉他坐下来:“你也而是,我是皇后也好,当年的端慧郡君也好,还不就是我?我要说多少次才行!”

    莫失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才问道:“你怀孕了?”

    端木青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是啊!”

    “真好!”她由衷地感叹了一句,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但是端木青却敏锐地察觉到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犹豫:“怎么了?”

    之前派她出去是查秋墨的事情,此番能够如此平安的回来,端木青已然是十分的高兴,拉着她坐下,喝了会儿茶才问道:“那边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秋墨在北燕的情况到底如何?”

    说起这件事情,莫失就显得正常多了,这个正常是指跟她一贯以来的样子。

    “小姐,幸好你这番派了我们去,不然的话,你甚至于都不知道秋墨那人究竟有多么的疯狂。”

    这样严重的话从莫失的嘴里说出来,那可就是不会有半点的水分了,端木青立刻端正了态度:“你说!”

    “如今的北燕,已经完全是秋墨的天下了,在山南这边,遇到一个隐国人,或许是一件十分了不得,试分稀奇的事情,但是在山北,在北燕,隐国人几乎占了大多数。

    而且如今的北燕皇帝已然成了傀儡,秋墨才是那里真正意义上的皇帝,在北燕,隐国人是上等人,而普通人是下等人。

    尤其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边的隐国人似乎比你这边的寿命要更长一些,但是还是没有办法跟普通人相比。

    我们偷偷地问过了一个不满于秋墨通知的北燕原住民,他跟我们说,秋墨把持了整个北燕之后,就开始快速地繁衍隐国人。

    让隐国人跟普通人交-配,如果生下来的孩子有异能的话,就有奖励,如果没有的话,就有惩罚,并不允许普通人跟普通人结婚。

    而隐国人无论男女,却可以和几个普通人结婚,这也就使得,现在整个北燕的隐国人越来越多。”

    听到莫失的描述,端木青倒抽一口凉气,秋墨这是疯了不成?

    竟然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大概最近有什么变动,突然间对所有的普通人都进行了严查,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和小龙都打听不出来。

    是以,我们合计了一下,若是被查了出来,那边的消息反倒是没有办法传给小姐你,不如我们先回来,毕竟重要的消息也都打听得差不多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握住了她的手:“你说得没错,我一直以来跟你们说的都是,先要保住自己的命,然后再讲其他。”

    莫失看了端木青一眼,还是那种有点儿犹豫的目光,让端木青很是奇怪:“莫失,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我……”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女子实在是不擅长撒谎,就算是隐瞒也都做不好,所以,她的心里还是有事,而且,此刻的她十分犹豫要不要将此事说出来。

    “你还发现了什么?”

    “小姐……”莫失抬头看着她,似乎十分艰难,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算了。”

    “莫失,你说!”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才认真地看着端木青:“我们发现四小姐的下落了。”

    端木青激动的手一抖,立刻就将手旁边的一只茶盅子给失手打翻了:“你说什么?”

    “素儿……”

    这是端木青这么多年搁在心里头的一块心病,这个时候突然得到她的消息,她甚至于有些不敢相信。

    “是!”莫失原本是看她怀着身孕,并不想说,因为她知道端木青的性子,一旦得知了,就一定要去找寻的。

    看她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她怎么样了?”端木青忍住眼睛里的泪意,连忙问道,那抓着莫失手的力气,让她有些生疼。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莫失一咬牙,到时候若是小姐有事,她去抵命就是了:“四小姐好像是在秋墨的手里,这是小龙混进北燕的皇宫里一次无意中得到的。

    但是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不得而知了。”

    “秋墨?!”端木青吃了一惊,然后拼命地摇头:“他抓素儿做什么?”

    莫失没有说话,她方才就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她不知道,他们也并没有查出来,能够查到这一点,小龙就已经算是历尽了艰辛了,差一点儿就把命给留在了那里。

    “不行,我要去找她!”端木青几乎是想都不想,就立刻说道。

    莫失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当下连忙按住她的手:“小姐,你现在怀有身孕,如果这个时候去的话……只怕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而且,此时你都已经是皇后了,作为东离的皇后娘娘,此时你突然间离开,岂不是让整个天下都胡乱猜测,让整个东离都跟着鸡飞狗跳?”

    这些端木青都知道,可是这个时候,她没有办法坐在这里等消息。

    端木素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永远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前世里,她是她最后的一点儿温暖,此时让她置之不理,真的做不到。

    莫失皱紧了眉头,她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她的性子原本就不太会劝人,这个时候,心里就算是再着急,却也说不出什么来。

    “莫失,你跟小龙,将你们探到的东西好好整理一下,然后送到阙婵山去,让地瓜和万千准备好跟我一起出发!”

    “我……”莫失还是犹豫了一下,但是也只是一下而已,然后就点了点头:“是!”

    素儿,你要等我,不管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一定会把你给救出来的。

    这边莫失才走,韩凌肆就过来了,一脸的怒意,倒是让端木青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莫失带来的消息这么快就泄露了,几乎都要怀疑这个地方有他的耳朵了。

    但是很显然并不是,因为那个眼神,并不像是因为知道她要离开的样子。

    “怎么了?”

    狠狠地一拍桌子,韩凌肆怒道:“还不是那群迂腐不化的老臣,仗着自己一把年纪,非要说什么后宫只有皇后,于礼不合,于礼不合我下次让他们吃一本礼仪。”

    这话说得端木青顿时觉得好笑:“那些大臣们也是为了你大家江山社稷,为了皇室的血脉着想,哪里又做错了什么?”

    她这么一说,韩凌肆顿时不乐意了:“你还跟着帮腔,我都快被这一群人给气死了,我家的事情要他们管?

    我看他们是自己纳了一房又一房的姬妾,现在心里不安了,非要拉我同流合污。”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人家当了东离的朝廷大员这么多年,总该有点儿发言权吧!现在倒好了,到了你的手上,根本就什么事情都不能说了。

    先皇的谥号迟迟不落定,人家不能说,登基大典上什么事情也都不能说,到了现在,你这立不立后后妃都不能管了。

    那他们一个个的站在朝堂上可要做什么呢?”

    韩凌肆听着也想要笑,刚才的恼怒倒是瞬间就没有了,笑着摆了摆手道:“能做的事情多着呢!看看整个东离哪里的百姓过得不好,多替我出点儿主意就好了,再不济,没事情可以做了,回家去给我东离造人也行啊!”

    说得端木青脸上一红,直用手打他:“你也好意思,当着孩子的面,说出这样不正经的话来了。”

    韩凌肆一愣,才算是明白,端木青说得孩子是她肚子里的那一位,当下就哈哈大笑道:“是父皇的错!再也不说了,不,是当着你的面不说了,你母后管着呢!”

    竟然真的煞有介事地跟肚子里的孩子聊起了天。

    端木青无语扶额。

    第二天打听清楚了,才知道确实是给几个大臣闹得,家里有着刚长成的姑娘,这边皇帝又正是年轻的时候,不赶着把姑娘送进来,岂不是心有不甘?

    闹得最凶的就是兵部尚书家,据说他们家的小姐如今正是年芳二六,生得貌美不说,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

    更有传言,她刚刚出生的时候,家里面就来了相命师,说是必有皇妃之位。

    这一句话就叫那兵部尚书一家人从小到大可这劲儿地养着,现在好容易到了这个时候,那是万万不能泄气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