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听到这话,当下就笑着说,难得这姑娘如此的勤奋,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厉害的才能,不如送进宫里来让我瞧瞧。

    这一下,整个青凤殿的人都傻了眼了,皇后娘娘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皇帝陛下不是都明确表示了不要纳后妃的吗?皇后娘娘为何还要宣那女子入宫呢?难不成还希望有人来跟她分宠?

    但是又一想,陛下跟娘娘成亲也不算久,而且现在又是刚刚登基,这会子或许对娘娘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但是再过几年呢?

    那皇帝毕竟是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不是老祖宗手里头的规矩吗?难道还真给废了不成?

    皇后娘娘如此先预防好,也是情理之中。

    当然还有一种猜测就是,皇后娘娘自己心里也害怕,这个时候听到说有大臣让皇帝立后妃,心里头不高兴了,但是陛下又说了不要,那一腔子怒火没地儿发作,就先拿这名头响亮的小姐来发落了。

    带着这种猜测的人心里头对于那兵部尚书的小姐多多少少还是同情的。

    虽然自皇后入宫以来,还没有听到过有关于她的任何手段,但是不代表人家没有啊!更何况在此之前,青郡主的名头也不小。

    能够自己闯出这些名气的,难道还能简单的了?

    这些人的各种猜测是在宫里头,宫外头的兵部尚书家里难道就没有点儿想法,只怕也跟这些差不了太多。

    只是端木青并不在乎他们是怎么想的,她是真真切切的想要看看那姑娘长得什么样,又是个什么样的脾性。

    姑娘名字姓陈,名字单字一个悦字,倒是个简单大方的好名字。

    进来的时候,倒也不至于惊艳到睁不开眼睛,只是瞧着确实是十分养眼罢了。

    “臣女兵部尚书长女陈悦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晚安如意。”

    礼数也十分周全,声音也十分清脆。

    再看身段,算是适中,不算瘦也不会太过丰腴。

    这才是真正的美女,那些所谓的苗条得行走跟风摆动似的女子,如何能有这等女子的美态?

    看来兵部尚书家里还是会调.教美女的,但凡大户人家的女子,走出去必定是端庄大方的,就是那脸上也得要有肉,不然便给人一种薄命之感,如何长久?

    端木青便自觉自己这一方面略有不足,只是她并不在乎,倒是看人的眼光挑剔得很。

    “可念过过什么书?”

    陈悦倒也不怯场,答应得十分妥帖:“母亲常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并没有上几年学,只是些许人的几个字,家里有几个兄长,平日里都爱看一些闲书,臣女闲来无事,倒也会讨要这随便看看。”

    “哦?”这样的坦白,倒是让端木青有些意外,大多数的女子都认为四书五经才是正经书,那些闲书,便是看了,也要谎称没有看才好,倒是很少有像陈悦这样坦诚的,“都看过什么书呢?”

    “娘娘见笑了,不过是些地域志,山海经罢了!”

    “我年少时也爱看这些书,并没有什么不好。”

    “是!”

    “听说你今年才十六岁?”

    “是!臣女年轻不懂事,还要请娘娘多多指教。”

    端木青摆了摆手,笑道:“都知道你是才女,我如何指教你呢?不用这么紧张,平常的心态就很好了。”

    “多谢娘娘。”

    “可有想过入宫里来?”

    到底还是年轻,前面那样的得体,到端木青问到这一句的时候,眼睛里的期盼还是掩饰不住。

    “臣女不敢妄想。”

    “这不算是什么妄想,愿意就是愿意,不愿意就是不愿意,说实话就好了。”

    陈悦抬头看向端木青确定她这话是在说认真的并不是开玩笑之后,眼睛里的期盼也就变得更加明显了:“臣女……臣女万分期盼。”

    “这才对嘛!我喜欢诚实的人!”

    端木青看着地上跪着的女孩子,并没有觉得自己如此说有什么地方不对,正要再说什么,韩凌肆的声音陡然间传了进来:“青儿!”

    看到他突然过来,整个屋子的人乌压压的全部都跪了下去,就只有端木青还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他:“这会子你不在勤政殿里,来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她自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过来,居然还这样自然地问他过来过来做什么?如果他不过来,她是不是要把女人送到他的床上去了?

    “我……”明明很生气,但是看到她那样带着笑的脸,偏偏的就是没有办法把心里头的火起给发出来。

    “你退下!”

    这话自然不是对端木青说得的,端木青笑着对还跪在下面的陈悦道:“你跟着百媚下去休息吧!”

    然后又对百媚道:“把陈小姐安排在一旁的偏殿里。”

    百媚心里已经是一万个不乐意了,原本端木青要把人召进来,她就满心的不爽,现在看到韩凌肆过来,还以为端木青就会把人送走了,竟然还要留下来,她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她自然不知道端木青心里所想,韩凌肆也不知道,所以他很不开心,很不爽!

    “青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好好的把那个人弄进宫里来做什么?”

    “你没有听到吗?人家兵部尚书就是想让她的女儿进宫呢!我就是帮你看看先,掌掌眼嘛!”

    “你还要说?”韩凌肆一看她这个样子,就气得不行,“明知道我没有那种心思。”

    “我知道啊!”端木青倒是接口接得快,“但是我有兴趣啊!”

    “你有兴趣找个女人跟你分担你的男人?我才不信!”

    “你如今是皇帝了,自然不能跟从前一个样子,如果我生下的是个女儿呢?到时候我又不在你身边,你的天下要怎么办?难不成还要让一个公主,来承担你这偌大的天下?你不心疼她,我心疼。”

    “什么叫做你不在我身边?”韩凌肆的心顿时揪做了一团,然后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不许说这样的话,永远都不许说,你就在我身边,你永远都在我身边,我们用于永永远远都在一起,要一起白头,这不是你说得吗?”

    端木青眼睛里有些泪意,心里又怎么会好受,但是还是强忍着笑道:“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嘛!你急什么?”

    “我……我能不急吗?”

    这一句话,直接打进端木青的心里,叫她说不出的难过,这样的话到底没有再提起过。

    韩凌肆只后就一直都呆在青凤殿里,说是朝务不忙,就是陪她绣绣花,也觉得特别的有意思。

    若非亲眼所见,大概百媚都不会相信韩凌肆这样的人,会趴在端木青的身边指着她的绣品,说哪一针哪一针如何吧!

    倒是可怜了那陈家小姐,一直都呆在偏殿里,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直担心了一夜。

    但是想想那一眼里头,皇帝的样子,心里又满含激动。

    皇后娘娘看起来倒是是个识礼之人,大概只要自己这里不出什么错,要进宫里来,倒也不至于很难吧!

    韩凌肆说着不出去就当真没有出去了,一直到第二天早朝才踏出青凤殿的大门。

    倒是那陈悦一大早就站在门外,看到韩凌肆出来,就避到一边去了,然后才又重新走了进来,竟是过来伺候端木青洗漱的。

    端木青不由失笑:“别,我这里没有这么多的规矩,更何况,这会子并没有那么多人,挤挤挨挨的要立规矩。

    你是我请来的客人,好好的在宫里头玩着就是了。”

    陈悦听了,只是笑着不言语,到底在一旁帮着梳头的小丫头递发簪拿帕子了,端木青见她思想根深蒂固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早膳是在这里跟她一起用的,这个时候端木青也不得不感叹,果然是大户出身,行为举止,丝毫无差。

    其实,跟韩凌肆说的并不是假话,她倒是真的想要找个妥帖的人放在宫里头,不管韩凌肆以后对她到底如何,终究不至于一个人。

    便是当个朋友相伴也好,韩凌肆他,实在是太孤独了。

    想到这里,又想起韩雅芝,当时自己对韩雅芝是不是太过于坚决了,若是她还在的话,以后自己走了,韩凌肆倒是有个愿意陪伴他一世的妹妹。

    “娘娘的绣技真好,我的女红真是无颜见人,这个时候看到娘娘的东西,越发以后连针都不敢拿了。”陈悦脸上倒是珍惜你的赞赏。

    端木青也不觉得她是故意在奉承,这一手绣活原本就是她最为得意的技能,还是娘亲手把手教的呢!

    正发着愣呢!韩凌肆过来了,看到陈悦在,当下脸上就黑了。

    端木青自然知道他是不高兴了,便对陈悦道:“陈小姐先去休息吧!陛下忙于国事,这会子正乏了,得要休息一阵,我就不留你了。”

    陈悦也不笨,看到韩凌肆的脸色就知道他不高兴,这会儿端木青让她走是为她好。

    当下朝端木青投去感激的一眼之后,就乖乖地退了下去。

    到底是兵部尚书的女儿,韩凌肆也没有直接呵斥,而是在她退下了之后才不高兴道:“你到底留着她做什么?还不早早地打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