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端木青突然感到肚子动了一下,猛然间就醒了过来。

    一旁的莫失习惯了警醒着,一感觉到旁边的端木青有异动,就立刻坐了起来:“小姐,怎么了?”

    到现在了,她还是习惯唤她小姐,总让端木青有一种还在永定侯府的感觉,实际上已经过去很久了。

    看到她呆呆地躺着,莫失吓得不轻:“小姐,你到底怎么了?”

    端木青转脸看她,眼睛里却有泪花:“莫失,她踢我了。”

    莫失也呆住了,然后过了一会儿才惊喜地笑了:“是吗?看来还真是调皮呢!竟然都会踢人了。”

    “可不是!”端木青喜极而泣,“一直以来她都很安静,而且也没有怎么闹腾,那时候兰儿吐得不行,偏我就没有,一直想着是个乖孩子呢

    这会子大概是看我很久都没有好好关心她,自己着急了,忙不及地踹了我一脚呢!”

    听她这么形容,莫失立刻笑了:“小姐,也真是的,孩子才多大,哪有那么多心思。

    到是我那天听麻姑说,孩子到了会踢人的时候,就开始有思想了呢!能够感受到外面的的世界,尤其是母亲的情绪。

    依我看,小姐你如今就该要好好的,快快乐乐的才是,肚子里的小小姐,也就快快乐乐的成长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是背着光的,端木青看着她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呆了一会儿,喃喃了一句:“莫忘!”

    两个字才说出来,两个人都愣了,气氛陡然间就下去了。

    好一会儿莫失才忍住了泪意:“小姐还没忘记她。”

    端木青才回过神,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怎么可能呢!你们姐妹两跟着我多少年了?若是她还在,说不定这个时候都学会绣花了,给我的孩子绣了双虎头鞋都不一定。”

    莫失怕她心里想多了难受,连忙岔开话题:“小姐还想这些事儿做什么?难道要让小小姐知道她母亲不高兴吗?”

    握住她的手,端木青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小姐,明儿我们还要赶路呢!早些歇着吧!”

    端木青看着她,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到底没有了什么睡意。

    “莫失……”

    “嗯?”

    “还没睡?”

    “没有。”

    端木青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在莫失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她又开口了:“有没有想过找一个人家嫁了?”

    她轻轻地问出这么一句话,但是莫失却很久都没有回答:“不敢想。”

    “为什么?”

    “以前过得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就死在了刀剑之下了,所谓的结婚生子,相夫教子的生活,跟自己并没有关系。

    后来,等到了小姐身边,照顾了小姐几年之后,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了,也就不再想了。”

    端木青没有接口,她能够理解。

    “倒是莫忘,以前想过,还偷偷的跟我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想的都是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一点儿,再强大一点儿,说不定就有办法让她离开了,让她过上她想要过的生活。

    再后来,在小姐身边,小姐待我们极好,也曾说过想让我们过正常人的生活,莫忘不晓得多高兴。

    我就在想,只要我帮着小姐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我们姐妹两个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退回到普通人的院子里了。

    我这一辈子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安安静静地替她带着小孩就好了。

    谁知道……”

    说好了,不提这些伤心事,可是莫失自己也忍不住。

    她从来都像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仿佛里面装满了东西,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大概是因为今天端木青提起莫忘,让她想起曾经她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所以才忍不住泛滥的思绪,说了这么多。

    “那你应该替莫忘把她那一份幸福也一并拥有了才是!”端木青侧过身来看她。

    莫失莫忘两姐妹是跟她同年的,今年也二十一岁了,若非此时细看,还真是没有发现,此时的莫失眉眼间也多了许多成熟的韵味。

    尽管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十分低调内敛,可是那一直是散发着一种少女的刚强与坚忍,直到此时,她才如同一朵开在暗处的玫瑰,有着迷人的芳香。

    “我……”

    莫失沉吟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要怎么样开始,要怎么样才能够做到。

    而且,我的心里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幻想,更加不知道就算是成亲了,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这一刻,端木青有些为她而心动,从来没有过幻想与期待,又该是怎样贫瘠的人生?

    “你若是没有尝过,又怎么知道它的滋味,人活在这个世上一辈子,不能总为着别人着想吧!我知道你想要留在我身边,也算是替莫忘一起保护我,但是,我却是希望你能够幸福,拥有我拥有过的幸福。”

    说到这个问题,莫失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么小姐,你到现在还感觉幸福吗?还是觉得这么久以来,你的选择都是正确的吗?”

    端木青没有说话,莫失又加了一句:“我是说韩凌肆。”

    “嗯!我不后悔!”端木青回答了一句,“不后悔爱上了他,也不后悔与他相爱,这一辈子因为这一件事情而充足,也因为这一件事情而精彩。”

    看着她如此坚定的样子,莫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静默了好一会儿,端木青笑着问道:“你觉得小龙这个人怎么样?”

    对于这样套路式的问法,莫失并不像是世俗的女子那般敏感,楞了一下才回答道:“机灵,聪明,而且在重要的时候还算是果断,唯一的缺点就是话太多了,和他一起共事的时候,要注意计划会因为他这个特性而被破坏。”

    端木青哑然,莫失这样的评价分明是作为一个同行的评价,而不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评价啊!

    一直都觉得,男人中才会有那种木头脑袋一样的人,去额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子,竟然也会如此的呆滞。

    “算了,早点儿睡吧!这么晚了,我们俩明天在马车上补觉好了。”

    说完竟然就这样闭上了眼睛,莫失呆了一呆,小姐问起小龙的事情难道是对他有所怀疑?

    可是,没有道理这么问完一句就睡了啊!还是自己的回答不够让小姐满意?

    以她的情商,还真是理解不来端木青的想法。

    这一夜,不知道为什么,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十分不安生,端木青便睡得也不大好。

    同样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的,还有远在东离皇宫里的韩凌肆。

    快两个月了,端木青已经离开两个月了。

    可是他没有办法离开,西岐那边,赵御风似乎有所动作了,这个时候他不能离开。

    这段时间以来,后宫如同一潭死水,他再也没有进去过。

    青儿的信里写得很明显,她要去做她自己的事情了,请求他不要打扰,若是可以,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到他的身边,若是不能便请求他一定要忘了她。

    可是,若是她那么容易被忘记的话,他们又怎么会纠缠了这么多年。

    虽然很想要只身前去寻找她,但是如今两个人都已经走到了死角里,而且,他已然是这个国家的皇帝,而她,身上也背负着雪女的责任,光是这一点,就将他们两个分隔在了两端。

    看着夜幕中的星星,韩凌肆叹了一口气:“青儿,深夜了,你睡着了吗?算起来,孩子应该已经会动了吧!不知道会不会踢你,我,很想听一听呢!”

    深夜的皇宫,特别的安静,就像是没有人气一样。

    这一点,韩凌肆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可是当他以皇帝的身份住进来的时候,却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那是因为有那个人陪在身边,便是冷寂,也似乎没有那么明显了。

    所有的折子都已经批复完了,关于应对西岐的方案也都已经经过大臣的探讨初步拟定好了,这幽深的宫殿,就变得越发的冰冷了。

    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恨不能将他吞噬一般。

    没有你在的时候,真是难熬啊!

    有一道暗影从远处飞来,落在了他的面前,他的名字就叫做暗影。

    “怎么样?”

    “查到了,娘娘那一次出门是跟这潜府里的一位客人去的。”

    “什么?”韩凌肆皱了皱眉头,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当时那位客人是娘娘吩咐的,不能说出去,所以府里头所有的知情人都隐瞒了这个事实,直到今天才有人不小心说漏了嘴!”

    暗影的心里有些紧张,他也想不到最关键的人,竟然就在从前的太子府里,而他们都完全无知无觉。

    “为什么我不知道?”

    韩凌肆的声音有些森冷。

    暗影倒也已经习惯了,他们之间的主仆关系不同一般,虽然心里有些担心,却还是十分的镇定:“这是娘娘吩咐的,尤其要对陛下您隐瞒。”

    “我们去看看!”

    “但是陛下,现在夜已经深了,此时出宫,只怕会惊动许多人。”

    想了想,韩凌肆摆了摆手:“明日一早,早朝散了,便去潜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