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前太子府里,现在的潜府,依旧打理的井井有条,毕竟这是当今皇帝的以前的住处。

    看到韩凌肆过来,正在忙碌的下人们都吓了一跳,从前还是太子的时候,对待下人并不严苛,此时产生的恐惧心理,完全是来自于心底对于皇帝这个称号的惶恐。

    韩凌肆也能够理解,挥了挥手道:“朕是来找宏先生的。”

    并不知道那人姓什么,暗影只能够打听得到端木青的人称他为阿宏,而且知道宫里头曾经还有御医过来替他诊治。

    虽然之前端木青说过,关于宏先生的事情不能告诉韩凌肆,但是此时韩凌肆自己说出来,自然也不会有人阻拦,毕竟谁能够说得清楚,这不是皇后娘娘的意思呢?

    端木青把他安排在一处偏远的院落里,平日里韩凌肆根本就不会来到此处,却想不到这里会让端木青用来藏人。

    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深灰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坐在院子里下棋,像是遇到了难题,一个人苦苦思索的样子。

    倒是跟自己想象得不大一样,这男子看上去竟然有几分说不出的气质在身上,很难让人讨厌他。

    听到背后的动静,阿宏回过头,然后就看到来人穿着一件玄色的锦服,衣服的下摆,绣着祥龙出云的图案。

    来者的身份不言而喻。

    但是阿宏却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做什么,反而呆呆地将韩凌肆打量了一遍,眼睛里有说不明的光芒闪动着。

    一旁的暗影正要出声,却被韩凌肆制止了。

    可是阿宏也就明白了那意思,当下就下跪拜见皇帝。

    这一刻,韩凌肆莫名的觉得有些头晕,从来没有过的头晕,仿佛天地都在旋转。

    挥了挥手让他起来,直到他站起来了,这种感觉又神奇地消失了。

    颇有些莫名其妙的味道。

    抛去这带着些偶然的怪象,韩凌肆坐在了阿宏的对面:“青儿前些时候突然离开,据说是因为先生的缘故?”

    原本在外人面前,韩凌肆便是完全不苟言笑的人,而此时成了皇帝,自然言语间就带上了些严厉。

    只是在这个人面前,他倒是莫名其妙地保留了一丝客气,称他一句先生。

    不然知道是因为他的缘故,而让青儿消失那么久,此时已经是暴跳如雷了。

    “不!是因为她自己的缘故,因为她是隐国的雪女,这是她的责任,而我,只是恰好帮了她一个忙而已。”

    阿宏面对韩凌肆丝毫没有普通人该有的惶恐和惊惧,反倒像是一个长辈跟晚辈一般的口吻。

    站在一旁的暗影隐隐的觉得这有些不妥,只是韩凌肆倒是没有察觉的样子,对于此并不介意。

    既然如此,他也就并不能多说什么了。

    “你帮了她的忙?那你们是去了长淮山?做了什么?”

    “你是他的丈夫,应该知道她很多的秘密,应该知道隐国,就在长淮山的深处。”

    他这么一说倒是让韩凌肆倒吸一口凉气:“你知道隐国?难道……”

    “没错,那一次,就是我带她去寻找隐国的。”阿宏丝毫没有隐瞒韩凌肆的意思,话说得十分坦然。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回来之后整个人情绪都变得怪怪的?”这个时候的韩凌肆已经完全不像方才那般傲然,反倒带着许多许多的急切,他急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知道阿宏却摇了摇头:“我只是知道那条路在哪里,也只能够见他们带回到隐国,可是她是雪女,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雪女。

    所以,也就只有她能够感受到旁人所感受不到的东西,至于她到底感受到了什么,又岂是旁人所能得知的。”

    这话,韩凌肆听懂了,可是听懂了又如何,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暗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个人,蓦然间产生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以韩凌肆身份的尊贵,和这个阿宏身份的卑微,此时同坐在一张桌子上,竟然并没有任何违和的感觉。

    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你竟然当真给了韩渊谥号,倒是让我意想不到。”

    暗影当下就警惕了起来,这个人竟然敢妄议此事!

    韩凌肆也愣了愣,但是只是楞了一下而已,然后看着他十分坦然的目光,才想起来,他是一个知道去隐国的人,也就说明他应该是直接参与了当年的那场战争。

    其实他已然知道,那场战争是自己的父亲韩泽一手策划的,这件事情他没有跟端木青说,也是他心里对端木青的一个愧疚点。

    跟着前去的人,基本上都是父亲的心腹,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也实在不足为奇。

    轻轻地点了点头,韩凌肆道:“人死如灯灭,始终跟一个死人过不去,到底没有什么意思,反而让活人心底不安,给他怎么样的谥号都是给,做给活人看的罢了。”

    阿宏点了点头,眼睛里竟然带了点儿笑意:“是这个理儿,世上很多人就是看不懂这个道理,才把自己困死了,你能够认清,这一点,这很好。”

    “你当年是什么头衔?倒是很少看到有人还能够活到现在的,你算是个特殊了。”

    说着话,韩凌肆倒是感觉放松了一点儿,干脆拿起一颗黑子,开始琢磨着怎么破阵了。

    不知道是因为这里有种远离朝堂的感觉,还是因为这里是曾经的家,韩凌肆呆在这里有种说不出的安心的味道。

    “命运罢了,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的选择能够让自己的命运变得不同,其实不知道,就是那选择其实也是命运安排的。”

    这话说得颇有些哲理的味道,韩凌肆一时间并没有明白,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就跟他对弈起来。

    想不到这个阿宏看上去其貌不扬,棋艺却实在是不弱。

    一直以来,韩凌肆对自己的棋艺颇为自负,鲜少遇到敌手,当年看到端木青时常跟赵御鸿对弈,心里恼归恼,终究也没有去跟赵御鸿一较高下。

    主要是因为棋品如人品,怕自己下棋的时候漏了底。

    后来事情越来越多,更加没有什么时间找人下棋,偶尔跟端木请一起,多半到了紧要关头,还是要故意放些水。

    而他棋艺这么好的一个原因就是小时候韩泽是亲自传授过他棋艺的,后来知道他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之后,对于这一点便比之于旁的东西更加下功夫一点儿。

    久而久之,就是不想棋艺高超都不行了。

    两个人在棋盘上厮杀着,竟然完全不记得时间了,最为惊讶的应该还是一旁看着的暗影,原本以为这一次韩凌肆过来,便是可以绕过这个阿宏一命,也绝对会让他蜕层皮,没想到竟然完全猜错了。

    看这个样子,韩凌肆颇有一种相见很晚的感觉。

    这一局,你来我往,竟然一直到了傍晚,就是中午的饭都是直接送过来,两个人匆匆扒了两口了事。

    夜幕降临的时候,一局终于结束,以阿宏胜出半子居上。

    韩凌肆哈哈大笑:“怪不得青儿相信你,宏先生果然是高人。”

    “陛下过奖了,阿宏不过一介草民。”

    韩凌肆摆了摆手:“棋品如人品,从宏先生的棋艺上来看,就知道先生必定不是一般人,就是我,也是不得不佩服。

    生平鲜有对手,暗地里也没有少因此而洋洋得意,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陛下谦虚了以陛下的年纪,能够到此水平,已经是十分罕见了,我能够赢得一局,所依仗的不过是经验二字罢了。”

    两个人说起话来竟然十分投机,就是晚饭,韩凌肆也没有回宫去用,而是跟这个阿宏就在太子府里头,对饮对酌。

    暗影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个叫做阿宏的男子未免也太自大了些,跟当今的皇帝下棋,竟然还敢如此肆意妄为,丝毫没有作为一个百姓该有的自觉。

    而韩凌肆更是奇怪,他甚少理别人的事情,可是对于这样一个除了棋艺还不错,并没有什么出彩的男人这样的客气。

    三杯水酒下肚,韩凌肆笑道:“看宏先生的棋艺,当知道先生必定乃是胸有丘壑,此时我才登基,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不知道先生可愿意屈尊,在朝堂为我分担一二?”

    暗影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他们的皇帝陛下这是要让这个人去朝廷做官?就因为这一局棋?

    “我都一把年纪了,早就已经没有了争强好胜的心思,只怕不能答应陛下。”阿宏的表情并无异样,十分坦然地拒绝了韩凌肆。

    竟然还拒绝了,暗影越发不能理解了。

    韩凌肆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我虽然年轻,但是也可以理解先生的心思,既然先生不愿意在朝为官,不知道可愿意成为朕的幕僚?并不需要在朝堂上露面。”

    竟然这样的执着,暗影有些闹不明白了。

    只是从此以后,韩凌肆的身边便多了一个神秘的军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