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行人来到燕都的时候已经是四月初了,只是在北燕这边因为气候的缘故并不像是在山南边那样姹紫嫣红。

    偶尔还会觉得阵阵凉意,好在众人身边几件夹衫还是带着的。

    燕都比起天京和长京来,总感觉少了那么点儿味儿,似乎不够正统,也或许是因为这边经济的缘故,没有那种大都市的感觉。

    两边的客栈酒楼也就只是东离普通小州郡的规模。

    当然,北燕的国土地势狭长,不像是东离西岐那般网状式发展,自然就比不得那边的经济发展速度了。

    看到他们几个人,这边的人也没有显得十分讶异,淡淡地看了两眼就是了。

    既然是要到这里来打探的,自然就得要好好安顿下来。

    小龙和莫失来过这里,没有多久就找到了落脚点。

    一个两进的院子,没有什么下人,他们几个人住下来,也尽够了。

    端木青带着灵儿和莫失住了东边厢房,万千他们住了西边,中间的正屋本该是给端木青住的,但是怕反而引人注目,就干脆跟她们两个一起了。

    谁知道灵儿这一路上跟地瓜两个人玩在一起,玩久了,且两个人晚上都住在一个房间里,现在要分开,她倒是不乐意了,叫众人哭笑不得。

    住在燕都,六个人就像是一个从别的地方迁过来的人一样,安安心心地过日子,甚至于还开始接一些活计。

    平日里没有事情,万千和地瓜就出去各种茶坊酒肆里坐着,看看能不能探听到些什么。

    晚上的时候,莫失和小龙仍旧出去,进一步确定端木素的所在。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其实从他们第一天迈进燕都开始,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直到秋墨出现在端木青面前。

    那天的时候是黄昏,端木青正坐在院子里面带着莫失一起绣花,当然莫失是不会的,两个人伴着好说说话。

    然后他突然出现,仍旧是那一身大红色的袍子,只是在这个地方,他似乎站得特别的直,看着端木青的时候也有些俯视的味道。

    若非感官敏锐,端木青还真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是你!”陡然间把莫失拉到身后,她站在那里,眼睛里充满了戒备。

    但是秋墨的眼睛却落在了她的肚子上,那样的眼神,看得端木青很不舒服,当下就用手护住了小腹。

    其实这个时候,她已然显怀,就算是用手遮住也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你怀孕了?”

    秋墨的言语中竟然带着笑。

    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任由你以前跟他有过什么样的冲突,再一次见面他都又仍旧是这个样子。

    端木青没有回答他的话,依旧用戒备的目光盯着。

    “你应该知道,这个地方是我的地盘。”

    他说着话,用手指了指端木青身后的莫失:“她应该告诉你了,她来过,我知道。”

    端木青微微皱眉,后面的莫失眼神发冷,原来早就被发现了,他是故意放自己回去的。

    “我四妹妹呢?”此时端木青越发能够肯定,端木素的事情很有可能跟秋墨有关。

    不然他不会让莫失回去引自己回来,也就只有端木素的消息,才会让你自己不顾一切地来到这里,所以,那个消息一定是他故意让莫失看到的。

    “端木素?”秋墨抚了抚头发,然后笑得如同一朵妖冶的罂粟,“在我那里。”

    听到这话,端木青立刻站直了身子:“你说的是真的?”

    “我不知道哦!”伸出食指,在面前摇了摇,“你可以跟我去看看。”

    莫失连忙一把拉住端木青,然后对着回头的她轻轻摇头:“不!”

    “你害怕?”秋墨带着嘲讽的笑看着她,似乎是笃定了她的选择。

    “小姐,别相信他的激将法!”莫失这个时候不能在保持沉默。

    “素儿真的在你的手里?”端木青的眼神越发的犀利了。

    “你不信就算了,我可没有强迫人的喜好哦!”

    捏了捏拳头,莫失一看就知道她正在努力下决定,当下飞快地挡在她的前面:“小姐,你是什么身份,不能跟他去。

    他要你去做什么,你就算不能够完全知道,也应该知道个大概吧!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的,你现在看都没有看到四小姐一次,怎么就可以贸贸然跟着他去?”

    谁知道秋墨听到这话竟然拍了拍手:“说的有道理。”

    主仆二人都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可是谁知道他竟然摇了摇头道:“但是,那又如何呢?我说了我不强迫你什么,你要跟我去就跟我去啊!不跟我去,我就回去不就好了。”

    “先让我看到素儿。”端木青压抑下自己心里的怒意。

    但是秋墨只是摇了摇头:“我并不是来跟你做生意的,讨价还价的我不喜欢。

    但是,你若是认为我这是处心积虑要你跟我走的话,你也错了,不说别的,这街上这么多人,我想让你跟我走,不过就是随便眨眨眼的事情。

    你的这几个人,在我这么强大的隐国军团面前,根本就不够看,这一点,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端木青无言以对,不得不说,秋墨这么说是有道理的。

    “你要带我去哪里?”端木青冷冷地问了一声,既然知道反抗无效,不如想办法突破。

    “自然是去我那里,我还能带你去哪里呢?你难道忘记了,我跟你说过,你是我的女人。”

    莫失心里紧张极了,看这个样子,小姐分明是打算跟他走了。

    可是这个男人这样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善类,绝对不能跟他走啊!

    只是端木青并没有听从她的想法,而是轻轻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然后转脸看向一脸紧张的莫失道:“好了!你也不要太紧张了,不就是去个地方吗?我们多少地方没有去过,难道还真怕了这个不成?”

    莫失掩去眼睛里的担心,轻轻地点头:“莫失愿意听从小姐的吩咐,小姐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诶?”秋墨转过身,朝她们摆了摆手,“你们弄错了,我只带雪女你一个人去,其他的人,我并不欢迎。”

    “不行!”莫失想都不想直接挡在了端木青面前,“我是不会放小姐一个人跟你走的。”

    端木青想了想,伸手把她带到一边:“莫失,你放心吧!以我现在的能力,他就算是想要伤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你在这里好好跟万大哥他们在一起,千万不要让你们自己受到伤害。”

    “小姐!”一向没有什么情绪表露的莫失这个时候也焦急起来,“你这样一走,我们怎么办?大家都会很担心的。”

    “你们就等在这里,我会尽量回来,如果七月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消息的话,你们就尽快回东离,韩凌肆那里,就只说一切都是我的安排,他不会责难你们的。”

    吩咐完莫失,端木青冷冷地看着秋墨:“我要求你不能伤害他们,不然我拼尽全力,也会破坏你的所有计划。”

    转脸看了一眼他们这些人,秋墨唇边露出嗜血地一丝笑意。

    “我用生命保证,刚才说的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这么认真的样子,倒是让秋墨有所收敛,笑着点了点头:“行,答应你就答应你,只是他们最好也不要给我惹事才好。”

    端木青冷哼了一声:“你放心!”

    转脸背对着他对莫失嘱咐道:“你们都给我好好地呆在这里,不许随意做什么,不然要是让我知道了,我必不会原谅你们。

    还是那句老话,在为我做什么的时候之前,首先保护好自己!”

    她说话的时候在莫失的手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就飞快地转身,冷冷地瞥了一眼秋墨:“走吧!”

    “小姐!”莫失的心里又慌又乱,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在,就她一个人。

    大家回来若是知道了她被秋墨带走了,自己能够拦得住吗?

    这个秋墨她是知道的,手段那是自不必说,就是平日里听这里的人说,也知道异能十分厉害,如果是这样,万千和地瓜加上一个没战斗力的灵儿,那还不是一样死得很难看吗?

    现在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蓦然间她脑海里出现一个人来。

    或许找韩凌肆有用?

    虽然小姐这一次出来时故意避开了韩凌肆,但是眼下真的想不到更好的人了。

    正要写信的时候,才想起方才端木青给自己的东西。

    打开她刚刚绣的那个东西,里面竟然是一颗小药丸,这是什么意思?

    莫失百思不得其解,这药是做什么用的,给谁吃的,小姐一概没有说明,那要自己怎么猜测?

    然后陡然间想到一种可能。

    小姐什么都不说,是不是意味着,她原本的意思就是这个根本就不用想?

    算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死就死吧!

    再也不多想什么,莫失眼睛一闭,将药丸直接丢到了嘴巴里。

    苦涩的味道瞬间在口腔里蔓延,然后,好像有什么东西钻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了。

    像是活的东西,正要想办法弄出来时,陡然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