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谁?!”莫失觉得有些诡异,立刻转身,一看,这整个屋子里都没有人,灵儿地瓜和万千都在外面小龙去买东西了。

    怎么会有人叫自己?

    “莫失!”

    又叫了一句,她才发现这个声音十分的熟悉!

    “小姐?”

    没错,就是端木青,只是因为她刚走,所以当她的声音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才会下意识地认为那不是她,一时间就无法认出来了。

    “莫失,你听我说,我现在在马车上,跟着秋墨去他那里的马车上。

    你不要惊讶,刚才你吃下去的那颗药被我下了识心术,你只要在心里跟我对话,我都听得到,这是我近些时候才发掘出来的异能。

    你不要惊讶,以后我有事情就会告诉你,你们大家都安心。”

    莫失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神奇的事情,简直就像是别人常常说的心有灵犀。

    “莫失?”

    “我在!”几乎是下意识地,莫失就喊了出来,然后想到她刚才说的话,又连忙试了试,用意识跟她说话。

    “你们那里有什么消息,也一定要记得告诉我,不管是哪边来的消息。”

    “小姐你放心吧!你一个人千万要好好照顾自己。”

    发现自己还能够跟端木青联络,知道她现在的处境,莫失的心里也安心了不少,方才打算寄给韩凌肆的信又仍旧收了起来。

    晚上,他们全部回来发现端木青被秋墨带走的事情之后,果然如莫失所想,当下就炸开了国。

    地瓜第一个就要冲出去找人。

    好在被小龙拉住了。

    然后莫失好好地解释了一番,他们从才算是接受了。

    “既然现在雪女已经被带走了,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这样徒然地去救人,别说是救人回来,只怕我们自己也都要把命丢在那里,到时候雪女自己i想到办法出来了,外面反而没有人接应。”

    万千的话很是让莫失赞同:“小姐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好好地等在外面,她那边的消息会通过我,一五一十地全部反应过来的。”

    几个人心里担忧着,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听端木青的安排。

    端木青没有想到秋墨就住在皇宫里头,并且毫不避讳。

    直接带着端木青进后宫,一路上看到他的人都尊敬地叫一句国父!

    想不到他的地位竟然这么高,那之前莫失说的,如今北燕的朝政基本上都是他在把控这一点也就完全可以相信了。

    一路走过来,端木青看的是一个完全没有生机的宫廷。

    每个人脸上都像是行尸走肉的表情,就算是对秋墨进行跪拜,也显得十分机械。

    “国父万安!”

    看到那边一大簇的人一起,然后拥着一个人走过来,看到那明黄色的衣服,端木青就知道这一定就是北燕的皇帝了。

    可是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皇帝走过来,竟然朝秋墨行礼。

    秋墨却只是随便伸了伸手,随意说了一句免礼,然后就继续往后走了。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提出任何的异议,显然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嚣张。

    这一路走过来,他们径自去了后宫的最后面,再往后就是北燕的国山--燕山了。

    燕山形状像是燕子,据说北燕的祖先就是从这里开始开垦除了第一片土地,从此以后,这燕山就成了北燕的国山,也是北燕的象征。

    秋墨住的宫殿极大,跟这整个的皇宫都显得有些不搭。

    北燕的皇宫跟东离西岐的都不一样,建筑低矮,看上去倒是有些滑稽,但是同时也是因为气候的缘故,屋顶并不能做得很高。

    而秋墨的宫殿竟然还有几层的屋宇,不得不说他在北燕的特殊性。

    “你就住在那里吧!”随手指了一个小院子,秋墨就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端木青站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要我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他的脚步一顿,并没有回头,嘴角却带着淡淡的笑意:“你不是想要知道你妹妹在哪里吗?既然跟着我过来了,自然是答应我的任何条件了,我给你的就是端木素的消息。”

    “在哪里?”

    “身为雪女,你实在是太不懂得交易这两个字的意思了,你觉得我会这么快就让你知道?”

    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端木青不再说什么,转身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她就不信了,他还能够翻出什么花来。

    端木青自信,此时的秋墨并非是自己对手,他唯一的优势在于这里的人都是他的人。

    但是,她是雪女,他手上最重要的兵力在于隐国人,但是这些隐国人若是还有对于隐国的根呢?

    那这些人到底是谁的人还要另说呢!

    这也是端木青来这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虽然不知道秋墨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这里的人都听从他的,但是作为隐国的雪女,她有责任将这些人带回到正常的隐国生活,这也是她一直都在努力追求的东西。

    晚上的时候,莫失便问了她基本的情况,确定她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才算是放了心。

    只是让端木青没有想到的是,从来到这里之后,秋墨基本上就没有来找过她。

    像是每天都把她养在了这里,所有伺候的宫人们也都井井有条地伺候着。

    并不跟她说一句话,就算是端木青想要问什么也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这种挫败感,简直无法言表。

    终于有一天,早上坐在院子里,看他要出门,端木青上前一步截住他:“素儿呢?”

    “在我手里。”

    他的回答倒是十分的干脆,并没有任何的推诿之意。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让我见她?你的目的究竟又是什么?”

    不得不说,此时的端木青是着急的,那个人是她前后两世为人都十分珍惜的亲人,而此时落在这个人手上,究竟会如何,她真的不敢抱太过于乐观的想法。

    “你接着等着就是了,我带你来,总是有我的安排的,既然我说了会让你见到她,自然就会见到,这一点,你要相信我。”

    他仍旧是那种捉摸不透的样子,可是此时落在端木青眼里,只觉得无比的刺眼。

    不远处的一棵树陡然间生出长藤,直接袭向秋墨的面门。

    秋墨想不到她突然发难,立刻燃起一把火,一边攻击那些长藤,一边后退。

    端木青这一次是动了真火了,紧接着便是各种攻击异能往他身上招呼。

    可秋墨也并非是一般的隐国人。

    离长老曾经说过,秋墨是这么多年以来,所有非雪女脉的隐国人中,天分最高的。

    从此时就能够看得出来。

    因为端木青用了全力,所以,秋墨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从他的反击来看,战斗力并不比端木青弱多少。

    只是端木青借助了神石洞的力量,和那几样神器里头蕴藏的能量,才会将自己身上的异能发掘的如此之快,运用得如此只纯熟。

    很显然,秋墨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在端木青的三面夹击之下,终于被击中,背后的红衫破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极长的一道伤口来。

    他再怎么样天分过人,到底还是人,这样的重伤,疼,是自然不用说的。

    只是看着端木青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十分扭曲。

    “你的进步好快!”

    端木青冷冷地收回所有的异能:“雪女也岂是你能够撼动的?”

    “你别太自信!”秋墨的表情越发的扭曲,“你们总是自诩隐国一脉,总是认为自己才是隐国的统治者,是隐国至高无上的神。

    这么多年的梦做着也该醒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天授神权,我一定要让你从神坛上掉下来!”

    端木青觉得,此时的秋墨才是真实的秋墨,这才是他的真实想法,他就是要颠覆隐国,颠覆隐国固有的观念,甚至于要颠覆这个世界。

    只是这样逆天的言论说出来,他在端木青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不屑:“凭你也配!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跳梁小丑当真想要成主角么?”

    直接又是一鞭子过去。

    最开始的发难,他是没有准备,而这一次,他却是无力抗衡。

    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鞭子,他的目光中带着狠毒。

    但是端木青全然不惧:“带我去见她!”

    “两个月后!两个月后我一定带你去见她!”

    秋墨咬着牙承受着身体的痛苦,目光越发阴冷。

    端木青冷哼一声:“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

    她话音才落,秋墨整个人就不见了。

    想不到这个秋墨的异能这么强,之前自己到底是有些低估他了,所以才敢这样就直接来了这里。

    只是端木青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刚才自己在使用异能的时候,并没有达到自己本身可以达到的强度,好像身体被什么东西给牵制住了,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她并没有再乘胜追击,让秋墨现在带她过去的缘故。

    想到这一点,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心,伸手抚上小腹,希望刚才的打斗没有伤到肚子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