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之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面,秋墨都没有再出现过,不但是没有再出现在端木青的面前,就是周围都没有感觉到他丝毫的气息。

    这让端木青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受了自己的伤,而躲起来养伤了。

    只是算起来,自己也并没有伤他特别的重,为何就休养了这么久?

    这件事情还不会让她特别忧心,最为忧心的是她的身体,总觉得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好像很多异能使用起来的时候会受到某种东西的阻碍。

    这一点,让她很是担忧。

    莫失他们几个人也一直都在城外等消息,听闻她跟秋墨大战了一场都是吓了一跳,然后得知她并没有受伤,反而将秋墨打伤了,也算是放下心来。

    这些天,她都没有再跟莫失联络,第一是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第二,便是因为她发觉自己用起异能来,更加不得力了。

    这一天,正在努力地培养长在身体深处的异能之种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十分浓烈的血腥味。

    跟平日里闻到的又有些不同,这其中似乎还有些腥臭味。

    端木青闻着,直觉里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可是同时,却又觉得这可能跟秋墨有关系。

    果然,顺着这个方向去,便找到了秋墨的味道。

    但是秋墨是什么人,自己能够发现得了他,他自然也就能够发现自己。

    所以,端木青只好用一部分的力气用来维护自己不被发现。

    顺着气味的方向过去,很快就来到了燕山。

    想不到这里竟然还别有洞天。

    如今身有异能自然不必慢慢费力爬上去,就算是对身体有一定的损伤,可是相对于要的道德消息来说,这个代价可以接受。

    山腰上有一个十分巨大的洞,原本这样的洞在密林里面也并不容易被发现,只是此时这个洞里面却闪着隐隐的红光。

    再这样的深夜里特别的明显。

    深吸一口气,景悦走进去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绝对没有来错地方。

    这里的血腥味很浓,浓得让人有些想要作呕。

    原本用来掩盖自己身上味道的异能也可以撤了,在这样的地方,根本就用不上。

    但是同时,在这里,她也闻不到秋墨的味道。

    越往里走,味道越浓,那红色的光也就越亮了。

    曲曲折折地走过一段路之后,陡然间就有一个十分窄小的通道通到下面去了。

    直接利用土遁往里面遁去,只是才走了没有多远,端木青便飞快地停住了,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地方似乎有些异常。

    悄悄地探出头来,端木青几乎要尖叫出声。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大血池,里面不知道是何缘故,让这血池里的血不断地翻涌着。

    那中间翻涌的最为厉害的血液,看上去还是十分新鲜的,但是一旁的像是过了很久的,却都已经开始发黑了,也正是这些血才会有那股子腥臭味。

    端木青不敢深呼吸,在这个地方再呆一会儿,都会觉得想要把胃给吐出来。

    很快,她就看到了秋墨。

    他仍旧穿着那件红色的袍子,只是此时这个袍子上面沾染了很多的血液,黏糊糊的,看上去完全没有了之前见他的那种妖魅感。

    只剩下了手不出的恶心。

    他不知道是做了什么,脸上有些狰狞而痛苦的表情,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渐渐平静。

    像是跟随着他的表情,池子里的血液也沸腾着,当他的脸上表情越狰狞的时候,血池里的血液翻滚得越发厉害。

    而当他表情渐渐平缓的时候,血池里的血就见见的安静。

    许久过后,整个血池都沉积了下来,平静无波,像是一面血红色的镜子。

    秋墨脸上又出现他一贯的那种笑容,但是在这个地方看去,却有种触目惊心的恐怖感。

    他看了看这血池,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变得迷离,终于走了。

    端木青正想要跟着出去,好好呼吸一口气。

    血池突然间又动了起来。

    然后中间开始出现一个漩涡。

    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

    因为这里恶心的味道想要离开的端木青愣生生地给停了下来,此时她特别的想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然后便是一个木头桩露了出来,然后就是一个黑色的人头,再升起来,端木青看清了。

    那是一个被绑在木头上的人。

    那人从血池里出来,整个人都是红色的,身上也沾满了红色的血液。

    当他的脚面露了出来之后,漩涡就平静了,然后在看过去,就是一个人被绑在红色的水面上。

    他身上的血色开始褪去,像是有魔力一般回到血池里,并没有涟漪。

    那下面的血池像是一张嘴,血液滴下去,就直接被吞噬了,并没有任何的痕迹。

    很快,那人身上的血色便褪尽了,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变成了白色,这让端木青看者十分不可思议。

    都说染缸里出不了白布,可是现在……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就没有办法再接着往下思考了,因为她认出了那个人头上的那一根簪子。

    那是一个女子,一个十分瘦弱的女子,就连露出来的一部分脸色都是苍白的,像是没有血色一般。

    白皙的脖颈也有些青色的筋暴露在外面。

    “素儿!”端木青再也忍不住了。

    没错,那个人就是端木素,她认得那根簪子,那是自己送给她的,她一直都宝贝地带着,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木头上的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声音,似乎是微微动了一下。

    端木青再也忍不住,从墙壁里现身而出,直接飞向那血池,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这看似平静无波的血池,在她到来之后陡然间变得十分不平静起来。

    似乎有一股十分强劲的力道在努力地将她往下拽,而她甚至于有一点儿抗拒不了这样的力量。

    可是,她已经看到素儿了,看到了她心心念念多少年的妹妹。

    不能放弃。

    “素儿!”努力克制着来自于脚底下的力气,端木青努力再叫了一句。

    此时他们已经相距很近了,她甚至于都可以看得到她脸上细小的血管,那样的脆弱,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弄断了似的。

    “素儿,你醒醒,我是大姐姐啊!你醒醒!”

    这样的几句话几乎没有让端木青断气,可是她不能停,她要将端木素叫醒,一定要把她叫醒!

    “素儿,你醒醒!”

    终于,那边女子的睫毛轻轻地颤抖了下。

    “素儿……”

    她小心翼翼地叫着,此时的端木青很害怕,害怕自己这样的出声会让她受到惊吓。

    终于,端木青的眼睛睁开来一点点,首先看到的是一张急切的脸。

    很熟悉,很熟悉。

    可是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她已然记不清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了,是白天还是黑夜,她不知道,是春天还是夏天,她也不知道。

    现在到底过了多久,她还是不知道,只是眼前的这一张脸,真是熟悉,好像很久很久之前就烙印在脑海里了。

    “素儿……我是姐姐!”端木青看到了她眼底的茫然,看到了她的迷离。

    端木素张了张嘴,她才发现她忘记了怎么发声,怎么说话,怎么表达。

    “素儿!”端木青的眼泪陡然间就掉了下来。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眼泪落到下面的血池里去的时候,那股力道陡然间就变小了许多。

    似乎下面有个人想要将她拽下去,可是端木青的眼泪是那个人的克星。

    放松了一点,端木青立刻上前一步,立刻伸手去解她的绳子,才发现绳子已然长到了肉里面。

    “素儿!”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一边哭着一边帮她从那上面解脱下来。

    最后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击碎了,就只剩下了她手上绳子带着一小节的木头。

    “姐姐带你走!”将她背在背上,端木青直接往外。

    不能再留在这里,不知道秋墨到底是要利用端木素做什么,但是很显然,现在她要把人带走,绝对不能让秋墨知道。

    从燕山上直接往皇宫外面去,顾不得许多了。

    这个时候的端木青其实已经十分疲倦了,这一路走过来,动用的能量不少,而现在肚子里有个孩子,背上还有个人,想要快一些实在是不能够。

    可是实际上,背上的人实在是很轻很轻,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的重量。

    这样的感知,只会让端木青更加的难过。

    到底她的妹妹受到了怎么样的折磨,秋墨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姐……”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背上的人正在努力寻找自己声音,寻找自己的感觉,终于费劲了力气才喊出了这一个字。

    却几乎没有让端木青哭出声来。

    “素儿,姐姐带你回去!你挺下去!”

    背上的人说不出更多的话,只是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动过的脸上,嘴角显出一丝笑意。

    “果然是姐妹情深啊!雪女这是要去哪里啊?”

    秋墨的声音陡然间从背后传来,让端木青有一种生生被擒的感觉,因为此时的她委实是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跟这个人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