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素儿,你可要挺住,好好地抓稳姐姐!”实际上这话只是说给端木青自己听的,端木素的那一双手,哪里还有抓住什么东西的力气。

    而实际上,此时的端木素已经完全陷入了昏厥。

    “雪女,不问自取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我的东西你还是放在这里吧!不然我也是有脾气的。”

    大概是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秋墨此时说起话来,中气都足了很多。

    深吸一口气,端木青冷冷地看着他:“我要将我妹妹带走,你最好不要阻拦我,不然我就是逆天而行,也绝对会跟你拼命。”

    “这又是何必?”秋墨笑了笑,“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这个时候孩子的父亲韩凌肆正在跟西岐打着仗,说不定就有什么事情,那这里可是他唯一的骨肉。”

    他轻飘飘的说着,却让端木青感到整个人都被什么东西轰炸了一般。

    他说什么?

    东离跟西岐开战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自己完全不知道?

    “你还是好好地回去养胎吧!背上的这个人,我都用了很久了,也找不到合适的替换,你还是快点儿还给我吧!”

    他竟然说是用,端木素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件东西一样。

    端木青只感觉胸腔里气血翻涌。

    直接一条长藤就劈过去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陡然间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这个时候她在使用这一招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比之前的力道弱了不止一点两点。

    唇边泛起一丝冷意:“雪女,你怀着身子还是不要跟我斗得好。”

    他说话间已经轻轻松松地破解了端木青的这一招,看上去当真是云淡风轻。

    只是端木青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输,背上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妹妹,他们身上有着同样的血脉,不管是在天上的祖父,还是祖母都在看着她,她要将素儿带走,一定要。

    如此想着,心里像是又生出了许多的勇气。

    那条长藤眼看要被他粉碎,陡然间又生出了许多的银色小蛇,直接往秋墨身上袭去。

    并没有料到她有这一招,倒也被逼退了几步,秋墨冷笑道:“雪女的特有异能,竟然召唤灵蛇。”

    灵蛇其实是一种意向,但是却有真实的攻击能力,并且就只有雪女才可以幻化出来。

    秋墨冷冷地看着那些变化成烟雾的银蛇,心里生出一股恶毒的汁液来。

    雪女!

    哼!隐国是他的,整个天下都是他的,端木青!死!

    这个时候,端木青已经趁着灵蛇阵带着端木素往外面去了。

    只是她感觉自己的异能此时处处受到阻扰,就是这个时候幻化出的灵蛇阵,也并不能够支撑很久。

    所以,当她再一次被秋墨赶上的时候,也没有十分惊讶,而是选择了沉着应对。

    “雪女,你倒真是让我惊讶,就是秋若水的天分好像也没有你高呢!”

    今天的端木青突然发现,秋墨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柔之气。

    之前并没有发现,此时他一身红衣,站在那里,黑色的头发一直垂到腿弯,眉目精致,红唇如血。

    尤其这个时候他站在月亮下面,更是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他并不像是一个男人。

    “你死了心吧!如果你要跟我斗,我奉陪到底,但是要交出素儿,那是不可能的。”

    屋顶的瓦片一片片的揭起来,直接往秋墨的身上盖去,一片一片地往上摞,很快就成了一个圆筒状,将他裹在中间。

    秋墨只在里面呆了一会儿,瓦片便直接粉碎了。

    然后便是漫天的黑鸦朝他袭去。

    这些对于他来说自然也不会难到了哪里去了。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就将端木青布置的异能全部都给破解了。

    端木青站在那里,微微有些气喘,只是眼睛里的神色依然坚定。

    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很安静,一直都在这样静静的,好像是知道此时的母亲正处在苦难的时候,丝毫都不打扰她。

    “雪女?你还有什么东西,一并用出来啊!”他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听着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并非她没有什么异能可以对付眼前的人了,而是她发现现在她根本就用不了全力,所有的异能使用都被什么东西锁住了一半,只能够发挥一半的效力,这让她没有丝毫胜过秋墨的可能。

    秋墨冷笑一声,陡然间铺天盖地的云雾袭来,端木青气沉丹田,蓦然间睁开眼睛,一双眼竟然成了金色的。

    刹那间,仿佛旭日初升,整个天地间都是一片明黄色,那一大片的迷雾,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秋墨若是只有这样的手段,端木青也就丝毫不用害怕他了。

    于此同时的是,那叫上密密麻麻爬过来的蜘蛛。

    只是一把火也就少了个干净了。

    刚刚烧完,地上刮起了一阵风,风助火势,陡然间那一片火就朝端木青烧过来。

    足尖一点,端木青只好背着端木素后退。

    直到退回到皇宫的院子里,那火势才算是止住了。

    才站稳,就看到秋墨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来今晚上当真是走不掉了,可是不拼一把她真的是不甘心,一点儿也不甘心。

    她要把素儿带回家,要把素儿治好。

    上辈子欠她一个安稳人生,这一辈子一定要补回来。

    似乎是从她的神色里看出了她的决心,秋墨嗤之以鼻:“你想跟我拼命?”

    端木青依旧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并不打算开口回答,当然这是什么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秋墨脸上的笑意更胜:“不知道你为何会有这种不自量力的想法,现在都到了这个份上,我不妨直接告诉你原因。”

    这个说法让端木青愣了一愣,他说原因?什么原因?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还没有意识到什么问题。

    “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你的异能已经受到了牵制吗?”秋墨若有所指地看着她。

    端木青吃了一惊,这些时候她自然是发现了这一点,而且一直都认为是他在捣鬼,可是努力的查过了,并没有什么异常。

    与此同时,她也努力地避免让他发现这一点,那么现在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还有什么地方自己查漏了,才会让他给自己下了毒?

    “放心你并没有中毒,当然这一点其实你比我清楚得多,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不妨直接告诉你。”说到这里,秋墨显得十分悠闲。

    脸上的笑容都带着些慵懒:“没有办法,谁叫你一出生就在外面呢?对于隐国的事情,你根本就是个外人啊!

    你是这一代的雪女,我自然是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是你肚子里那个是下一任的雪女,你也不能够否认这一点。

    其实每一个雪女在成长的时候,都是在吸收上一任雪女的异能源的,就算是出生之后也是一样的,当新一任的雪女超过上一任雪女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传位了。

    而在肚子里的这段时间里,是吸收效果最强的,因为那个时候是她们成长最为迅速的时候。

    所以,你现在的异能使不出来,并非是别的原因,而是你肚子里的女儿,将你给牵制住了。”

    端木青完全没有想过是这个缘故,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才好。

    “你是不是感到很讶异?我书哦了,是因为你从小就不在隐国的关系,但是,这个规律是不变的。”

    端木青突然间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秋墨的计谋,因为他知道了自己怀孕了,所以莫失就刚刚好知道了端木素在这里的消息。

    与此同时,自己离开东离之后,西岐就开始跟东离交战,这样一来,韩凌肆完全被牵制,而自己的异能又被肚子里的孩子影响。

    自己来到这里之后,就已经是他砧板上的的鱼肉了。

    可是,他到底要把自己弄过来做什么?

    秋墨看到她的表情,心里一震心里一震舒爽,然后伸手凌空抓向端木青背上的端木素。

    他自然是要将端木素抓过去,这一点,谁都看得出来。

    可是端木青不允许,她不允许被别人带走她的妹妹。

    就在这个时候,背上一直都无知无觉的端木素突然间动了一下,不是身子动了一下,而是手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用力抓住端木青。

    虽然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却让端木青充满了鼓舞。

    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不得不说,此时的端木青要对抗秋墨,实在是有些难度。

    可是,就算是一口银牙咬碎了,她也绝对不能放手。

    背上的端木素好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抓住端木青肩膀的手上的力气也更大了一点儿。

    “素儿,坚持住。”

    “雪女,你觉得这个时候你能够跟我相抵抗吗?”他的言语里面充满了讽刺,对雪女的讽刺。

    端木青不想跟他说话,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与他对抗上。

    背上的端木素手上的伤太重了,端木青想要让她放松些,陡然间一滴血从端木素的伤口处滴出来,直接滴在了端木青的紫金手钏上。

    这一刻,紫光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