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秋墨的脸色陡然间大变,看着端木青的目光中也多了些别的东西:“紫金手钏在你那里!”

    端木青没有理会他,手钏发生异动,她敢觉自己的能量回来不少,当下趁着这个机会,以及秋墨晃神的一刹那,全力一击。

    这一招,对于秋墨来说,便是没有分神也未必能够接下,当下便被击退了好几丈,嘴角溢出血来。

    而端木青也因为这一击,而消耗了不好的力气。

    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进一步攻击的能力了。

    结果很明显,她和秋墨此时都没有办法对对方动手,可是,这里是北燕的皇宫,从这一点上,端木青并不是他的对手。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之后,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端木青冷笑一声道:“你想要跟我斗,我看也并非那么自信满满吧!”

    秋墨也是冷笑,只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已然住在那里,但是我奉劝你,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然……”后面的话她没有接着说,而是用森森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秋墨恨得牙痒痒,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冷冷地看着她离开。

    这个时候自然是可以叫人过来,可是此时她已然是退了一步,若是果真要强行抓走端木素,那她拼起命来,只怕是玉石俱焚。

    端木素没了对她来说,自然是损失惨重,可是留住了端木青,那这些损失都可以被弥补回来。

    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端木青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始替端木素医治。

    那宫里头的宫女看她如此样子都有些面面相觑,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听从她的安排。

    她们早就已经被下了死令,不跟端木青有任何的言语交流,只要照顾好她的日常起居就好,而这些日子里,端木青也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东西,这就让两个宫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是很快,她就让她们明白了,因为她直接杀了其中一个。

    而且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情。

    另一个宫女立刻如同见了鬼似的,飞快地跑去拿药材了。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国父要这样对待她,这都不是她一个小小宫女能够想的,可是,很明显的是,这个女人就算是把她们都杀了,国父,包括皇帝陛下也是丝毫都不在意的。

    在性命面前,还是先稳住那个人比较好。

    端木素躺在床上,脸白的像是一张纸,而整个脸又像是全然没有肉。

    更可怕的是,就是嘴唇也都是白的,身上摸过去,就是一把骨头。

    而那双手,依旧被绳子嵌着,端木青几乎都不敢想怎么帮她把它们取出来。

    “素儿!”

    看着眼前的少女,端木晴怔怔地落下泪来,当时黄氏去世的时候,她是答应了好好的,说是要照顾好她的,可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把人照顾好,而且还让她受了这样多的苦。

    “姐姐……”

    没有想到她会醒,端木青连忙抹掉眼泪,勉强带上一丝笑意:“素儿,你醒了啊!”

    端木素感觉自己做了很多梦,她终于想起以前的种种,想起她还是永定侯府四小姐的事情。

    想起这个姐姐,想起她的脸。

    竟然感觉那样遥远,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般。

    但是,嘴巴和喉咙依旧不像是自己的,心里有些东西想要表达,但是嘴巴去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太能够知道怎么用自己身上的器官。

    “素儿!你别担心,姐姐会让你好起来的,你放心!”她生怕自己会再流泪,所以恨不能说得更加肯定一点,让自己也相信这样的话。

    端木素勾了勾唇角,无声地笑着,视线落到端木青的肚子上。

    “是啊!我肚子里有你的小外甥女呢!你要赶紧好起来,到时候你就可以帮我带着孩子了。”

    蓦然间又想起前世,也是她帮自己带着瑾哥儿,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照顾,心里的痛难以复加。

    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像是欠这个妹妹良多。

    看到姐姐的眼泪,端木素只是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很难受,心里堵得好厉害,偏偏嘴巴像是石头雕刻的一般,完全无法自由掌控。

    “别……哭!”

    仅仅两个字,却让她整个额头上都布满了汗水,端木青愣了愣,然后连忙替她将额头的汗水擦掉,勉强笑道:“你别急,这是太久没有张口的缘故,现在说话会有障碍,慢慢来,姐姐都陪在你身边,你不要怕,好不好?”

    端木素看着她的脸,心里面觉得安心,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艰难,端木青心里越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够舒缓一些了。

    替她将蚊帐放下来,才走到门口。

    天,又要下雨了。

    其实,在北燕,雨是不常见的,但是这几天却下的十分频繁。

    宫女把药材都弄过来了,院子里原先的那个宫女的尸体也被运走了究竟是谁弄走的,端木青没有兴趣知道。

    这个时候,她心里的愤怒,差不多可以烧掉一座山了。

    不过,这个地方依旧是两个宫女,新派了一个过来。

    此时两个人对于这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孕妇却是充满了恐惧,不过就是一抬手,就让同伴的性命顷刻之间没有了,这已经让人感到恐怖了。

    端木青自然顾不得她们的情绪,端木素的药,她也不放心让她们经手,所以,就让人寻了东西,自己在大厅里面熬药。

    给端木素扎了几针,让她彻底昏死过去了之后,才狠下心将那两段绳子给取下来,而她的手腕上,剩下的那个两个地方,简直就像是两个血窟窿。

    把药铺在上面小心地替她包扎好了,才亲自动手熬粥,等着她醒过来。

    端木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梦里面依旧是腥臭味,到处都是红色,到处都是血液。

    猛然间一睁眼,看到的是干净的帐顶。

    还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一场梦,自己依旧是躺在舞墨阁的房间里。

    端木青早在她睁开眼的时候就醒了过来,连忙凑过去:“素儿,你感觉怎么样?”

    端木素转过脸,看到她的脸,心,蓦然间就安定了不少:“姐姐!”

    这一声十分的清晰,仿若从前。

    “哎!醒了就好,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过来好好吃。”

    端木素茫然了一下,饿?

    这些年好像都没有饿的感觉,从来都不吃东西,也不喝东西。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东西维持了生命,总之,一切就是这样重复着。

    看着妹妹茫然的眼,端木青心里揪着难受,但是不想被妹妹发现,只好笑着说:“我去拿过来吧!好歹吃一点儿。”

    当盛着粥的汤匙递到嘴边的时候,端木素木然地张开嘴巴,木然地喝着粥,只是才一下肚,就感觉整个胃里面都在剧烈地翻腾着。

    那中灼痛感让她无法忍受,瞬间就吐了出来,而且随之一起吐出来的还有红色的血。

    端木青明白了,秋墨这根本就是把端木素当成了一个工具,一个达到他目的的工具,这些年,端木素已经不像是一个人了。

    被放在那个血池里面修炼,那不是一个人的正常生活。

    恨意越发的浓烈,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是发作了时候,她要先把端木素给调养过来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端木青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医治端木素。

    她的情况有些复杂,而且也绝对不常见,端木青就只好依照普通的方法先慢慢试着。

    后来发现利用药浴有点儿效果。

    连续泡了十天之后,她倒是能吃一点儿东西了,只是人还是十分的瘦弱。

    将她扶到廊檐下面,看着外面的花红柳绿,跟她说着各种各样的话,就是为了让她接触这个人世。

    正好这个时候,暑气也下去了,两姐妹就坐在那里聊天,说是聊天其实就只有端木青一个人在说。

    端木素安静地听着,偶尔也会露出点点的笑容。

    端木青给她讲这些年在东离遇到的事情,好的坏的,其实很多时候她都有想过如果素儿在身边,她会不会感到好过一点儿。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素儿的地位,似乎经过两世为人,这已经成了一种信仰。

    听她说起青州那个孩子的事情,端木青一转头,竟然发现端木素哭了。

    “素儿?”她有些讶异地看着她。

    从开始到现在,她偶尔笑过,也叫过姐姐,甚至于还说了一句不哭,可是她并没有哭过,没有流过眼泪。

    在这个时候,她的哭,都让端木青感到高兴,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端木素没有回答她,而是轻轻地用手抚上她已经十分显怀的肚子上,眼睛里是那样的小心和温柔。

    这样的眼神轻易地就感染了,端木青,前世的时候,她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瑾哥儿。

    当瑾哥儿学会了叫娘之后,再学会的词不是爹,而是小姨,那时候她的笑容似乎是最灿烂的。

    “素儿,你等着,我们都会好好的,苦难会过去的。”端木青轻轻抚着她的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