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和端木素这就算是在这个地方安顿了下来,心里稍感安慰的是,她每天都在进步,慢慢地也会跟端木青交流了,吃的东西虽然还是以容易克化的为主,但是好在已经不会再吐了,这就让端木青感到十分高兴了。

    莫失那边依旧都有消息过来,从她给的信息来看,他们过得都算是十分安稳。

    只是前些时候听到秋墨说东离跟西岐已经开战了,让她十分担忧,莫失他们得来的消息是说,韩凌肆打仗能力比之于赵御风还是厉害很多,暂时不用担心。

    可是,就算是如此,最近的战事还是有些吃紧,第一是赵御风总是会有些奇怪的作为,让韩凌肆摸不着头脑。

    另一方面是,赵御风明明看到战事不利,却还是要坚持打下去,好像打赢不是目的,拖垮东离才是目的似的。

    这样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做法,让韩凌肆很是苦恼。

    知道暂时没有太大问题,端木青也就放心多了,同时也就不再那么关注那边了。

    可是在与此同时,端木青自己也发现了些问题,就是她现在能够跟莫失相通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且没有一会儿就会觉得疲惫。

    端木素虽然还是不大能够表达,可是看她这个样子,眼睛里也满是担忧。

    这一天,正在熬着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炭受了潮还是什么缘故,弄得一屋子的烟不说,而且还烧不着。

    熬药其实很注重火候,药效到底如何跟火候有很大的的关系,这是端木素的药,她自然万分紧张。

    直接就用异能烘干那炭,可是这一次她突然发现,她的异能使不出来了。

    连用了几次都还是一样。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把炭火都拿到院子里去晒了。

    看着姐姐忙来忙去,端木素的脸上有些难过。

    虽然她不大能够准确的表达,但是过去的记忆已经全部都回来了。

    记忆里的姐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安安静静地看书,绣花,偶尔也会出去玩,但是却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在她做起来竟然是这样的娴熟,平日里的她做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吧?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让她一向以为高高在上的姐姐,竟然也会这样平凡地做着这些。

    那凸起的肚子,此时看上去让她感到十分心酸。

    一个女人,远在异国他乡,被人囚困在此,却还挺着大肚子,心里不由地埋怨那个姐夫,难道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过来救回自己的妻儿吗?

    但是这些话她说不出,暂时她还是无法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的话,一句长句子都是断断续续地说出来。

    看到她站在门口,端木青擦了一把汗,走过来埋怨道:“这大热天的,你站在门口干嘛?晒得中暑就麻烦了。”

    端木素的眼泪立刻就落了下来,然后拿袖子给她擦汗。

    瞬间就明白了妹妹的意思,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姐姐不累,这点儿事情而已,你好好在屋子里带着,只要你好好的,姐姐就高兴了,也就只有这一个要求而已。”

    端木素瘪了瘪嘴,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一个晚上的,端木青完全没有睡好,今天她想要跟莫失通信,但是发现根本就没有办法感应到她那边的消息。

    这让她开始怀疑,难道是因为孩子到了这么大的时候,自己的异能会丧失到没有吗?

    然后想起秋墨说的话,难道他就是在等待自己的异能完全丧失?

    想到这里,不由地担心起来,如果自己的异能完全丧失了,那秋墨再要做些什么,那真的就是无人可以阻挡了。

    但是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端木青在这边担心,莫失他们同样在那边心急如焚。

    知道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联系上端木青了,万千和地瓜两个人整个的脸都黑了。

    地瓜当天晚上就要冲到皇宫里去救人,好在被万千给拦下来了。

    “莫姑娘,这些天雪女来的消息好像越来越短了,而且,间隔时间好像也越来愈长了,是这样的吧?”

    听他这么说,众人都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的规律。

    “所以我在想,并非雪女突然间被控制住了,而是慢慢地无法如最开始那样将消息传过来,或许雪女她自己也发现了。

    且不管她发现没有发现,很显然这是不正常的,有一点可以怀疑,那就是,很有可能是秋墨的作为,既然如此,那就说明不是短时间的计划。

    这个时候我们贸然前去,只怕没有什么好结果。

    而且若是雪女自己发现了的话,这个时候说不定有了自己的计划,那么我们再闯过去,反到刚好将她的计划给打乱了也不一定。”

    这说法,让其他人都沉默了。

    莫失却有些着急:“那我们到底怎么办?总不能一直都这样等着吧!小姐现在人在那秋墨手里,我们得不到她的消息,岂不是发生了什么都无能为力。

    而且,现在小姐不是一个人,她身边还有四小姐,那对她来说又是一个拖累,或许小姐自己可以脱身,可是带着四小姐,难度可就立刻加大了啊!”

    莫失说得完全没有错,小龙也是这样认为的。

    “那大家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这里剩下的几个人,万千就是年纪最大的了,而且一向行事稳重,所以,这些天来,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他来主持商议。

    “我的意思是,小龙和地瓜先用各自的方法混进去看看情况,就算是接近不了小姐,好歹也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之类的。”

    莫失提出自己的意见。

    万千沉吟了一下,地瓜和小龙却是十二分的愿意,只有灵儿依旧坐在一旁啃零食。

    这个时候,不得不说像灵儿这种性格的人才是最幸福的,外界的一切危险好像都不在她的眼里,她只管玩,只管吃就好了。

    点了点头,万千道:“既然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我也没有别的意见,只是有一点,你们不听从的话,那就打消了前去的念头。”

    “什么?”

    “不管怎么样,拿好自己的命。”

    其实这是以前端木青跟他说得,很长一段时间端木青离开阙婵山呆在太子府里,阙婵山上的很多事情都交给了万千去办。

    那时候端木青对他说:“事情办好办坏的决定因素有很多,若是你办砸了一件事情,我完全可以接受,因为我自己去办也不一定就能够办得好。

    但是如果是因为失误而丢了性命,那我是很难原谅了,这里的事情全部交给你,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所有人,好好揣牢自己的性命,丢人都不能丢命。”

    最开始,万千并不是很能够理解这一点,因为在他的眼里,国家才是最重要的,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那是没有任何质疑的正确才是。

    可是端木青否定了,她不认为这是对的。

    她说,就算是没有复国,我们还有子孙,把所有人的命填进去,然后挖出一个空无的国家躯壳,那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有人,才有国。

    后来他才渐渐地明白了端木青的正确性,因为在这个观念下,所有人在行动的时候,心态就完全变了。

    从为国家而战,变成了为我国而战。

    之后,他就再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莫失对这句话十分的熟悉,端木青就是这么对她要求的。

    现在从万千嘴里听出来,并没有突兀或者不能接受的感觉,却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仿佛心里有一种感觉,小姐一定会成功。

    她的隐国,一定会给她留下辉煌的一笔。

    众人商量定了,就在第二天晚上出发。

    莫失心里有些难安,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很少有这种感觉,当了杀手首先练习的就是镇定,可是现在她却十分的难安。

    或许是想到端木青的事情,想到现在她们联络不上。

    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小院子里,莫失和灵儿都在准备东西,他们几个人依旧荣往常一般出去晃荡,打听消息,为的就是不让人注意到今日的不同。

    谁知道到了晚上,还是有不速之客突至。

    听到敲门声,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愣了一愣之后,立刻将东西都收起来了。

    小龙懒洋洋地问了一句:“谁啊!”

    “我!”

    声音有些低沉,听不出是谁。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同伴,都没有发现这个声音来自谁。

    “端木青的事情!”

    这句话一说出阿里,众人也就不再躲着了,不管是敌是友,既然已经找上门了,自然是要面对的。

    身为隐国人,自然没有缩头缩脑的道理。

    门打开,看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再这样的夜里,看上去有几分神秘。

    直到他走进来,他们都还是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只是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全力迎敌。

    从头上摘下斗笠,放在桌上,然后又将披风给解开了,转过身看着他们,反而轻轻地笑了:“竟然这样戒备!”

    这个时候众人才看清来人,竟然是韩凌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