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陛下!”

    自从韩凌肆登基之后,万千就习惯了叫韩凌肆叫陛下。

    他一向是守礼的人,就算是身在东离,也依旧守着东离的礼仪。

    他一声叫出来,其他人也才反应过来,纷纷给韩凌肆行礼。

    但是韩凌肆摆了摆手,笑道:“不用客气,这不是在宫里,甚至就是动力都不在,你们不用这样紧张,我来也是为了青儿的事情。

    你们都是青儿的朋友,很显然也是在她的事情挂心着,我很感激。”

    这样好听的话从一个皇帝嘴里说出来,这就绝对是另一个味道了。

    地瓜原先很不喜欢这个人,可是现在也不得不接受了,然后直接切入主题:“我们打算今天去找青儿。”

    “事情我已经清楚了,莫失也有传信给我,只是近期我在路上,并没有收到到信,为何你们突然又要闯去救人呢?”

    万千便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让韩凌肆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因为两国的战事,这么久以来,他都在强迫自己不去想关于端木青的事情,强迫自己只记得她如今已经变得强大,已经足够保护自己。

    但是经过了这些天,由于周虞决定出手帮助的缘故,手头立刻感到轻松了不少,便再也坐不住,还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尽管知道这个时候皇帝不在宫里,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怕不堪设想,也知道如果自己在这里,被发现的话,也会引起巨大的变动。

    但是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再拖了,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接着坐在皇宫里面等待消息了。

    有了韩凌肆过来,莫失心里安定了不少。

    她跟随端木青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将端木青依旧当做是心里头的那个小姐,而韩凌肆,在她的心里也依旧是那个小姐的丈夫。

    就算是现在他是东离的皇帝,是这个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人,可是,在她的眼里,他心里最重要的事情依旧是小姐。

    只要有他在,小姐就一定没有事情。

    夜,已经很深了,端木青却依旧睡不着。

    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平静的感觉。

    肚子里的孩子十分的乖巧,乖巧得有点儿不像是正常人怀孕的情形。

    夜风吹进来,端木青隐隐的觉得有些凉意,看来又要下雨了,最近的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下雨,到是有些不太寻常。

    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有个男人正在费力往她靠近。

    “姐姐!”

    端木素的睡眠极浅,用她的话来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睡过觉,又像是一直都在睡觉,似乎是将自己这一辈子该谁的觉都睡完了,所以现在就不再犯困了。

    这种说法,端木青感到很不喜欢,可是却也不想责备妹妹乱说话,只好用言语安慰,慢慢适应就好了。

    “你怎么醒了,是我吵到你了。”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轻轻地摇了摇头:“风吹动我就醒了,只是怕吵醒你,所以没有开口。”

    说话依旧很慢,但是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能够清晰地将一句话完整地说出来。

    “你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冷?”

    端木素却干脆起身走过来:“现在都几月的天气了,怎么可能会冷,倒是姐姐你,好好休息吧!自己心里记挂着那么多事儿,孩子也受不了啊!”

    算是上天对姐妹两个人的眷顾,端木素恢复得还算可以。

    牵过她的手,端木青笑道:“我知道了,现在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孩子她很乖,这么久以来都不怎么闹。”

    “这我就放心了。”

    这句话陡然间从背后响起,端木青吃了一惊,身子蓦然间感到有些僵硬,竟然没有办法立刻转身。

    端木素立刻抬起头,然后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该怎么称呼他:“姐……姐夫!”

    韩凌肆笑着朝端木素点了点头。

    然后伸手扶住端木青:“青儿,都不愿意转脸看我一眼吗?”

    这个时候作为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存在,端木素自然退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

    依然没有转头,但是她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来自于他的温暖。

    “想你了!”韩凌肆眼睛里盛着笑意,“很想很想你,再也忍不住了,就直接过来了,哪里知道,你竟然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话音才落,嘴唇就被一抹柔软覆盖。

    两个人再也忍不住,这么久的相思,这么久的渴望……

    一吻过后,眼睛里都有些久别重逢的苦涩。

    “青儿!”

    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这个地方空荡了太久。

    “韩凌肆!”

    可是他却并不敢抱得太紧,他们之间还有他们的孩子。

    “你受苦了。”

    轻轻的四个字落在端木青的耳朵里,说不出的难受。

    可是却只剩下轻轻地摇头:“我很好。”

    实际上是有委屈的,从前的每一次,好像他都在身边,可是这一次她知道,她的背后没有他,她要独自面对那些东西。

    当时跟秋墨对手的时候,她是抱着拼死的心的。

    心里唯一的牵挂就是这个男人了。

    现在能够再见一面,就仿佛是得到了上天的恩赐一般。

    “青儿!”

    “韩凌肆……”

    两个人突然发现,除了彼此的名字,仿佛没有别的话可以说。

    很多时候躺在床上,端木青也在想,他在做什么,最近身体如何?晚上睡得好不好?

    那个陈悦现在如何?有没有跟她在一起?

    有没有一起吃饭,一起散步?有没有……同眠。

    可是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了,她的男人,她应该清楚,他不会的。

    当时选她入宫,其实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心里能够舒服一点儿。

    “青儿!跟我走,我们回去吧!”韩凌肆拉住她的手,“现在四妹妹也已经找到了,我们走吧!”

    端木青看着他,心里却有些犹豫了。

    不是因为不想走,实际上,现在带走端木素是她最大的愿望,可是现在她没有信心了。

    她的异能好像已经快要完全消失了,以韩凌肆的武功根本就不能跟那个男人抗衡,这个时候突然离开,她真的很担心会让他受伤,这一点她是不允许的。

    “怎么了?”韩凌肆看着她有些不解。

    “韩凌肆,现在我们可能走不了!”

    这句话让韩凌肆不理解了:“为什么?”

    然后十分肯定地看着她道:“你放心,不管是怎样,我一定要救你出去,我必须要带走你。”

    “你不在我身边,我没有办法安心!”

    后面这一句话可能是太过于温柔了,让端木青感觉到一种蛊惑的力量。

    “韩凌肆,我……我的异能……”

    “我知道,莫失他们已经跟我说了,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放心。

    那个秋墨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我们都不知道,到时候如果他要对你不利,我可怎么办?”

    端木青心里一滞,韩凌肆他,终究都是存了要跟自己白头偕老的心思的,可是,以他们的关系,白头偕老那是不可能的。

    “韩凌肆,你听我说,现在北燕还有许多的隐国人,到底该怎么救他们,我还不知道,我也想要留在这里好好想清楚。说不定能够想出个办法来。

    现在东离跟西岐正是紧张的时候,赵御风他是跟秋墨同一路的人,背后有秋墨,你对付起来,必定困难,东离的百姓都在看着你,你的责任并不比我轻。”

    “我知道!”再一次将她拥入怀里,韩凌肆叹了口气,“从前我总觉得我的目的就是那个位置,就是让韩渊身败名裂。

    可是你一句为孩子积福,我竟然真的可以放下,现在你不在的时候,我才发现,如果你不在身边,我坐在那个位子上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青儿,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更加重要。”

    其实韩凌肆并不常说这样的话,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人听着心里更加的感动。

    看她目光闪动,韩凌肆越发认真了:“青儿,我不想要理会那么多了,我只想要你在我身边,安安心心的在我身边就好了。”

    端木青看着他,原本十分犹豫的眼神,渐渐地坚定了起来。

    “好!”

    终于露出笑容来,韩凌肆抚着她的小腹:“我们的孩子果然乖巧,我一直都担心她会让你十分难受呢!”

    端木青笑着道:“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乖巧得不像话。”

    紧紧地握住彼此的手,两个人对视一眼:“走!”

    打开房门的时候,端木素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这个男人还是赶过来了,只要他来了,自己心里原本对他所有的不满,也就没有了。

    只要他对姐姐好,什么事情都不算是事情。

    “素儿,我们回去!”

    端木素轻轻地点头,依旧是温柔的笑意:“好!”

    只是才走到大门口,陡然间就灯火通明了,秋墨仍旧穿着那一身大红色袍子走过来,脸上的笑容意味深远:“东离陛下驾到,竟然没有人通报一声,真是有失远迎啊!”

    端木青和韩凌肆对视一眼,眼睛里都是对对方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