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素被端木青一把拉到了身后,夫妻两个并肩站在秋墨的对面,眼睛里是充满了对他的警惕。

    秋墨哈哈大笑:“雪女大概忘记了我跟你说的话,如今你的月份大了,是不宜跟我抗争的哦!至于东离的陛下吗?

    你觉得你能够跟我这么多的隐国战士对抗?别对自己太过于自信哦!”

    端木青眼神发冷:“秋墨!我早就跟你说过,我端木青是绝对不可能向你妥协的,别废话。”

    “雪女这话不对!”秋墨摇了摇手指,“我没有想过让你妥协,眼下的局面难道你自己看不清?韩凌肆跟我对抗,你觉得会有好结果?

    难道你想亲眼看着他倒在我脚下?我劝你还是想想清楚吧!我想这样的韩凌肆,一定不是你想要看到的。”

    深吸一口气,他说得没有错,她看不得韩凌肆失败。

    正要开口,韩凌肆却温和道:“青儿,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只要能够带走你,怎么样我都不会惧怕。”

    可是,她怕!

    两方对峙着,端木青感到心里沉重得难受,身子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空气里都是沉默的味道,没有谁接过韩凌肆的话。

    端木素看着姐姐姐夫,心里也是一样的沉重,若是此刻没有自己,他们离开的胜算多了很多吧!

    “我留下!”

    谁知道这个时候端木青突然开口。

    韩凌肆皱了皱眉头,而秋墨的嘴边却裂开一丝笑容:“果然雪女一向决断明确,怪不得万千那一群人会听从于你。”

    “青儿!不要随便放弃!”韩凌肆沉声道。

    “韩凌肆,你先回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如果你因为救我而有事,我会原谅不了我自己,就像是如果我为了你而受伤,你自己也会饱受折磨。

    我们两个都是一样,相对于自己来说,更加看重的都是地方,以你之心,来比对我的心,你就知道我的想法了。”

    “青儿,我们应该试一试。”

    走到今天,两个人不可能还不知道对方的心,端木青的话,韩凌肆完全能够理解,可是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

    “可是韩凌肆,我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如果可以不鱼死网破,我宁愿被捕!”

    他不能接受,端木青留在秋墨的手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他实在是不敢揣测这个男人意图到底是什么。

    “姐夫!你走吧!”

    端木素扯了扯韩凌肆的衣角。

    “妹妹你别说话!”韩凌肆对于端木素的感觉一向很好,都是因为端木青的缘故,爱屋及乌,他知道端木青对于这个妹妹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可是端木素却直接走进屋子里了:“我不走!”

    在她的心里,没有什么会比姐姐更加重要,但是今天若是一旦打起来,韩凌肆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姐姐也一定活不成了。

    姐姐活不成,那她活着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韩凌肆看着那已经走进屋子里的背影,皱紧了眉,既然端木素不肯离开,端木青是绝对不会走的了。

    “秋墨,我要韩凌肆安全地回国。”

    勾了勾唇角,穿着红色袍子的男人笑得更加邪魅了:“这是自然,我从来都只是要雪女留下来而已。”

    至于韩凌肆,他其实是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留下他的命的,原本端木青就是他的,既然这个男人要夺走她,那么就让他跌在尘埃里好了。

    他的骄傲,绝对是不容许任何人来践踏的。

    就算是雪女也不行。

    只要孩子生下来,端木青,韩凌肆,这两个人就等着跌入地狱吧!

    “青儿!”

    “韩凌肆,你听我说,现在赶紧的走,我怀疑他是对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想法,只是我还不确定他的具体想法,你回去做好我完全的准备再来救我,不然,我们没有任何赢的可能。”

    端木青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希望:“我相信,我的男人,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看着她这样的目光,韩凌肆竟然发现自己无法拒绝。

    “青儿!”

    “韩凌肆,我等你!”

    狠狠地抱了一下她,终于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雪女果然是决断,我很佩服呢!”秋墨摔了一下头发,笑容看着便让人觉得刺眼。

    “还不快滚?!”

    冷冷地一句话丢出来,目光更加冰冷。

    一句话便让秋墨心里的火起。

    最近好像太过于情绪不稳了,尤其是在这个雪女的面前。

    看来是因为自己很久没有修炼的缘故。

    这么想着,目光落入那个屋子里单薄的身影:“哼!走!”

    院子终于安静了,端木青坐在了地上,感觉身上有种被抽去了力量的感觉。

    他的气味好像还在,温度也还在,可是一转眼,又是天涯海角了。

    “韩凌肆,就此一别,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相见。”

    刚才的话,自然是在给两个人互相打气,但是端木青自己知道,自己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如今自己的异能全失,他的力量却好像丝毫都不会受到异能使用后的影响,这让她感到十分挫败。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整个北燕的隐国人,好像都没有这种困扰,并不会因为使用异能而折损寿命和健康。

    想想自己,想想夜魂,甚至是不怎么明显的地瓜和万千,实际上身体也是每况愈下的。

    一件衣服覆盖在肩头,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端木素的关怀的脸。

    伸手握住她放在肩头的手,果然意料之中的冰凉:“你怎么不多穿件衣裳。”

    “姐姐,有一种感觉,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端木素的话说得很慢,这是因为她现在还不能十分流利地说话的缘故,可是这时候听起来,却觉得特别慎重。

    “什么事?”将她拉下来跟自己坐在一起,端木青笑着对她道,“我们姐妹之间,难道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吗?”

    “其实,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端木素想了想,最后决定这么来说,好像这种表述更加准确一点儿。

    “什么感觉?”

    “姐姐,我觉得我们上辈子一定是在一起的。”

    大概是因为要小雨的缘故,空气中闻起来有些潮湿的味道,而端木素的眼睛在这个时候看上去就显得有些湿湿亮亮的感觉。

    “怎么说?”

    端木素不知道的是,此时她说出这句话对端木青来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因为她的姐姐是真真切切地知道她们前世是在一起的。

    摇了摇头,端木素想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这话该怎么说才好:“我……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在怎么说,这些时候我被困在那个地方,然后感觉自己不像是自己。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活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人,我号线清楚地看到了姐姐跟我在一起,却并不是从前的时候,我那个时候看到的是姐姐嫁给了三皇子。

    而且还有二姐姐在三王府里,而且后来好像姐姐你还生了一个孩子。

    但是具体的我有记不清了,可是那段时间在我的人生中很短很短,我的人生好像十分十分十分的漫长,漫长到我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而在永定侯府的那段时间,好像也仅仅是短暂的一瞬似的。

    更加不知道我的生命到底会到什么时候结束,似乎我可以长存与天地之间。

    有一种寿与天齐的感觉。

    后来呆在那个血池里的时候,我也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痛苦,而是感觉自己生命一点点的流失,你把我救出来,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现在我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尽头的遥遥无期。”

    这么长的一段话说下来,端木素已经有些气喘吁吁的感觉。

    休息了一下之后,在抬眼看自己的姐姐,才发现她像是陷入了沉默。

    “姐姐,你是不是没有听懂我的话?”

    可是端木青却摇了摇头:“不!素儿,实际上,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感觉……”

    怎么理解,端木青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脑海里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给自己忽略了。

    看她想得辛苦,端木素连忙道:“姐姐,想不通算了,夜已经深了,你还是快点儿睡觉吧!我却是一点儿都不感觉累。”

    看着漆黑的夜空,端木青是真的感觉有点儿累,点了点头道:“好!”

    相扶着进屋,然后端木素端了一碗马奶给她:“今晚在外面站久了,你把这个喝下去,去去寒,不然你能够受得了,肚子里的小外甥可受不了。”

    素儿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不管是经历了一世,还是经历了这些事情,她依旧是将自己摆在最前面。

    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个妹妹,大概是前世做了不少的好事吧!

    只是看着她铺床时候,形销骨立的样子,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又怕她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干脆假装喝奶的样子。

    衣袖滑下来,手上的紫金手钏也跟着下滑,磕到桌子上,发出脆响。

    端木青陡然间一震,当时记得素儿的血滴在手钏上,好像出现了异象。

    陡然间,端木青想起离长老生前说过的话来:“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