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素茫然地回过头,不知道姐姐这样突然的叫她是因为什么事情。

    “怎么了?”

    看着她,端木青说不出话来,只是定定地看着。

    端木素越发摸不着头脑了,呆呆地走过来:“姐姐……”

    “素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她的喉咙有些哽咽,“我终于明白了。”

    “什么?”看着她这个样子,端木素一脸的着急,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

    “素儿,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两辈子你都这样不离不弃地跟着我了,原来一切都是命定的。”

    她像是一个人在自说自话一般,而端木素只是觉得奇怪:“姐姐,我……不懂!”

    “素儿,你就是六大神器之一,你就是气族的神器。”

    怪不得,怪不得秋墨会抓她,怪不得一开始就觉得秋墨就像是将素儿当做工具一样的利用。

    原来真的是这样,原来素儿真的就是神器。

    记得离长老说过,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那样的人存在,气族的神器,那个人,极阴性的体质,从小就注定身体不好。

    其实是不生不灭的轮回,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毁灭,只是一个又一个的传承。

    直到秋墨囚禁了端木素,在被秋墨利用的时候,她才真正地感觉到自己的不生不灭,与天齐寿的感觉。

    其实那是真的,因为隐国一直以来都是从远古进化过来的,而六大神器的魂其实一直都在。

    其他的几件东西不好说,但是气族的神器是一个人,这个人的灵魂就注定了不生不灭,虽然看似在不停个的轮回,但是实际上只是每一世都有每一世的经历,而前世的记忆会被封锁。

    而秋墨的那个血池就是一个契机,让端木素看到了自己的本身。

    听完姐姐的解释,端木素一脸的惊讶。

    可是惊讶之后反倒是喜悦。

    “素儿,”端木素皱了皱眉头,妹妹为何会高兴?这样不生不灭的灵魂其实是一种折磨不是吗?“你……”

    “太好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真挚了,“原来我可以永生永世地陪伴着姐姐,原来,我关于前世的事情是真的,并不是我脑袋里的幻觉。”

    端木青无奈地笑了笑,妹妹这样想,到底是好是坏?

    “姐姐,以后我们都会这样在一起的对吗?”看着端木青,端木素的眼睛里闪闪烁烁的都是期待。

    她没有办法说不是,最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们姐妹会一直在一起的。”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实在是忐忑,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小腹,希望还有机会,不要让秋墨真的得逞。

    这样一边忐忑一边等待中,竟然想不到会等来一个老朋友。

    看到赵御鸿的时候,端木青差一点儿失声叫出来,还是一旁的端木素首先拉住了她。

    此时赵御鸿身上穿的是宫人的衣服,加上他可以垂着头走路,而且走路的方式跟北燕的宫廷礼仪十分相近,倒也不明显。

    “御鸿,你怎么来了?”

    上一次在东离的客栈里匆匆见了一面之后,他就自己离开了,再也没有见过,悄无声息的走掉,端木青几乎都来不及道别一声。

    “我来给你送一样东西。”

    看了看周围,然后才快步闪进端木青的房间。

    “送东西?”讶异地看着她,有些不明白,赵御鸿能来替谁送东西。

    确定周围就只有自己人了,赵御鸿才将握着袖口的手松开,然后招了招手,只见他的袖口陡然间冒出金光。

    然后就一个金色的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悬浮在空中。

    看到此物,端木青和端木素都张大了嘴巴,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分明就是个神物。

    “它叫做龙鱼,前些时候我游到南疆,一日天气晴好,偶然起了垂钓的心思,结果钓了一整天什么也没有钓到,临走的时候,一旁垂钓的老者却笑嘻嘻的说要送给我个东西。”

    “就是它?”端木青指了指依旧悬在空中游动的鱼。

    “没错!就是它!”赵御鸿点头,说得肯定,“当时我看到它的时候也感觉自己惊呆了,怎么会有这样神奇的东西。

    但是我自小看的书里头有介绍过各种奇怪的东西,很多长相独特的动物,其实都是天上的神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老者送给我,我却是不敢收。

    毕竟我如今已然身在乡野,并不想再回朝堂,虽然西岐如今变动挺大,三哥如今已然登位,可是我已经习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

    这样的神迹交给我,对我来说反倒是一种拖累。

    所以,当下我就选择了拒绝。”

    端木青想了想,蓦然间问道:“那位老者该不会让你将这个交给我吧?”

    “你别急,且听我说!”赵御鸿摆了摆手,“当时我转身就要走,实在不能够预知遇到这样的神迹究竟是福是祸。

    谁知道那老者一声叫住我,说是我再次遇到他便是上天注定,问我可有什么朋友需要此物。”

    “这话问得好生奇怪,莫名其妙的,怎么会知道有没有朋友需要这样奇怪的东西呢?”

    端木青的话立刻引起赵御鸿的认同:“没错,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谁知道他这么说了之后,我的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你的面孔。

    而我在转身的时候,那个老者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深不可测了,然后朝我点了点头,说我已经想到了我那个朋友。”

    端木青屏住了呼吸了几乎能够确定这个人一定是跟隐国有关的,不然不可能会这样准确地知道自己需要此龙鱼。

    “我当时就觉得这位老者一定是一位老神仙,才对他下拜,我人就已经到了东离的皇宫里了。”

    端木青和端木素都面面相觑,这样闻所未闻的事情,简直不敢相信。

    就是作为隐国雪女的端木青也忍不住吃惊,因为实在是很难想象。

    便是地瓜那般以遁地术为专长的人,从南疆直接回东离皇宫也需要一段时间,哪里可能就这样突然间就过去了。

    看她们奇怪的表情,赵御鸿也顾不得了,这些天发生的奇怪的事情已经太多了,让赵御鸿自己都有些发懵,甚至于有时候他自己都还在怀疑,自己此时其实还在梦中。

    “当时我出现在东离的皇宫里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直到看到韩凌肆。

    然后韩凌肆才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御鸿才算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这些话竟然还能够一口气完整地说出来:“青儿,你……”

    端木青知道他想要问什么,轻轻地点了点头:“是,你没有听错,我不是如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隐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

    这样的一句话就算是解释了一切了。

    赵御鸿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那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难道秋墨没有发现你吗?”端木素轻声问出来。

    赵御鸿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问:“四小姐你……”

    “她的喉咙受了伤,说话有点儿困难。”

    这样的解释却让赵御鸿感到心酸,两个年轻的姐妹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才会如此的艰难。

    “青儿……”

    知道他心里所想,端木青笑得坦然:“每个人都有自己一生的责任,这是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的,这一辈子,老天给了我履行这些责任的机会,对我来说就已经是眷顾了。”

    赵御鸿不是笨人,她这样的决定,作为朋友,就只有支持。

    “我来到这里同样感到十分神奇,但是比之于之前还是好太多了。

    要说只能说运气比较好吧!”说着晃了晃自己身上的衣服,“从我出现在燕京开始,然后一步步走过来,基本上都没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然后竟然就直接进来了。”

    这话说得姐妹两个警惕起来,毕竟秋墨并不是一个好忽悠的人。

    “御鸿,你等一下。”端木青说着连忙到门口去,并没有看到秋墨的踪迹,难道这一次他真的没有发现?

    赵御鸿却像是并不担心,而是盯着那条鱼又不像鱼的东西瞧。

    看他十分感兴趣的样子,端木青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它是什么。”

    看着这身长不过两寸,长有龙须,头有鹿角的龙鱼,端木青心里莫名地感到亲切。

    “它是我们隐国的东西,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外面,我想大概是它也想让我带它回去,所以才会找上了你。”

    赵御鸿笑着点头:“如今总算是把东西送到了,那我也就告辞了,不然若是被发现了,对你来说又是一场麻烦。”

    听他这么说,端木青自然也不会挽留,只是心里到底是十分感激的,尽管到这个时候,赵御鸿还是处处替她考虑。

    此生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算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吧!

    这可以算得上是真真正正的翻山越岭来找自己了。

    “姐姐!”端木素看着那龙鱼,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像是能够跟它联系在一起似的,“现在我们要拿它怎么办?”

    嘴边露出笑容来:“好好守着吧!”

    说着伸出手去,果然那龙鱼乖乖地钻进了她的袖子,还有一柄桃木剑,就算是收集齐了六神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