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实际上,此番得到这龙鱼,端木青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奇异,那个垂钓的老者究竟是谁?

    没有答案。

    一回头,就看到端木素脸上露出一种说不清楚的神色,似乎有些迷茫。

    “素儿!”端木青走过去,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着这东西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

    “奇怪?”端木青皱了皱眉头,仍旧将那龙鱼放出来,“怎么个奇怪法?”

    “就是觉得,好像我跟它在哪里见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她这么一说,端木青也无法解释了。

    因为她们一人一鱼都是隐国上古流下来的神器,或许这中间隐隐的有某种联系也说不定,只是从前自己手上的手钏一直都带着,端木素却并没有任何的异征。

    正要说先不想的时候,就发现端木素正聚精会神地看着那龙鱼,而龙鱼似乎也正如端木素所说,跟她相识。

    不过是一条特殊的鱼,此刻端木青却真真切切地从它脸上看到神色,如同人一样的神色。

    “素儿……”

    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端木素不是隐国人,她是真真切切的西岐人,所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让端木青的心里感到担忧。

    “姐姐,它是会说话的。”

    端木素陡然间十分兴奋起来,又跳又笑地对端木青道。

    “什么?”

    听了妹妹的话,端木青看向那条鱼,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不,它是特别的,可是端木青没有从它的身上发现任何像是可以说话的痕迹。

    “姐姐听不到吗?”端木素有些奇怪。

    “你听得到它说话?”

    一句反问,让端木素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来,想了想才回答姐姐:“也不是,我就是觉得我可以感觉到它,也能够感觉到它在说话,并不是真的听得到。”

    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生怕端木青不了解。

    但是这种感觉,她早就已经有过,自从将自己身体里的异能慢慢发掘出来之后,就经常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这种用感觉听闻,并非是不能理解的。

    “它说了什么?”

    也不再怀疑自己妹妹所说,端木青好奇问。

    谁知道端木素的脸刷地就白了,似乎有些尴尬,像是不想说。

    好一会儿才勉强道:“也没有什么,只说是我们好久不见,可是我这样想也想不起具体什么时候见过它。”

    “或许是因为你们同出一源,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不要急,慢慢来吧!我想,龙鱼都出现了,我们应该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离长老说过,如果能够聚齐六大神器,上天就必然站在我们这一边,邪,是胜不了正的。”

    端木素脸上露出笑容:“是!我相信姐姐。”

    “是相信上天的力量。”

    端木青笑着纠正她。

    “嗯!”

    实际上,端木青所猜想的没有错,端木素和龙鱼以及其他的神器一样都是远古时期,远古神一起造出来的六个分支。

    他们同出一源,虽然看上去好几样都是死物,比如避水珠、桃木剑和紫金手钏,但是实际上,早在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他们的身上就被赋予了魂灵。

    只是龙鱼、人和碧血黄泉都是随着生命的凋落而轮回的。

    端木素身体里面叠加了几万年的记忆,这跟龙鱼是一样的。

    实际上隐国以前也遭受过灾难,六大神器同样救助过隐国于灾难之中,这是六大神器再一次相见的时候。

    所以,此时的端木素才会跟龙鱼有一种很早就认识了的感觉。

    而龙鱼也并非是在跟她说话,与其说是说话,不如说是六大神器之间的交流。

    因为此时端木青身边已经聚集了五大神器,这种强烈的照应感才会让龙鱼几乎突破形体而出现。

    只是端木青毕竟没有在隐国生长过,对于这些事情都是来自于离长老所说的一鳞半爪,实在是不全面,也算是这一次隐国灾难的一重考验了。

    已经是七份了,按照时间推算,孩子应该下个月月末就要出生了,此时的端木青感觉你自己已然是废了,就像是最开始没有异能的时候一样,完全就是个普通人。

    所以,这段时间她也就格外的小心,生怕秋墨会突然出现,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因为龙鱼的出现,端木青更加担心的是,秋墨到底知不知道六大神器的事情,若是知道,又会怎样。

    这一天,真是七月七。

    有人说这一天其实阴气极重,很多不得见光的东西在这一个晚上都会得以透气。

    所以,一到晚上,姐妹两个就把门早早的关了。

    倒不是说真的相信什么民间传说,而是一种习惯。

    从前在家做女孩儿的时候,也是这样,多年来的习惯从来没有变过。

    “姐姐,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姐妹两个正在灯下做绣活儿,端木素突然问道。

    “声音?”

    “嗯!”轻轻地点了点头,端木素侧耳细听了一会儿,“是一个女子低声吟唱的声音。”

    闻言,端木青也细细地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便笑道:“或许是这边的习俗吧!前面的宫里头有些酒宴也是有可能的。”

    “真是奇怪,七月七的时候做什么酒宴呢!”端木素咕哝了一声,然后又摇头道,“姐姐,我看着不大像。”

    “怎么说?”

    “我听着好像就是一个人的声音,而且,那个女子的声音虽然说是很轻,但是并不像是从远方传过来的。”

    她说的认真,端木青也不敢马虎,现在发生什么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她都不会轻易地否定了。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

    端木青仍旧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端木素有些急,为什么自己听得这么清楚,姐姐却什么都听不到呢?

    干脆一边侧耳听着,一边轻声地哼了出来。

    端木青陡然间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兴奋的脸色。

    “怎么了姐姐?”

    “你哼的,是隐国的祝颂曲,我听麻姑他们唱过。”

    “是吗?”端木素也激动起来了,是这里的隐国人有人想到了自己的国家吗?

    “嗯!”肯定地点头,“没有错!就是隐国的祝颂曲,一般遇到什么喜事的时候,才会唱这样的曲子。”

    “那我们去看看是谁在唱!”端木素立刻站起来道。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端木素有一种以隐国为归属的感觉。

    这个时候听到有人在唱隐国的曲子,她倒是表现得比端木青还要兴奋。

    “可是素儿,你刚刚不是说,这声音并不像是从远方传过来的吗?”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端木青这句话一说出来,感觉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陡然间下去了。

    端木素连忙躲到姐姐一块儿去:“姐,你别吓我。”

    端木青将她拉在怀里:“别急,隐国人的异能多种多样,就是我也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种,到底都有哪些,说不定就是谁隐身了在这里,或者是隐在什么东西里面。”

    想起以前自己也经常这么吓唬韩凌肆,端木青心里的害怕少了点儿。

    这话乍一听像是很有道理,可是马上,端木素就觉得不对:“不是啊!姐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就只有我听得到。”

    是啊!为什么就只有素儿听得到?

    端木青将她放开,笑了笑,摇头道:“我们都弄错了!”

    “嗯?”不解地看着姐姐,“什么弄错了?”

    “你跟我来!”招了招手,端木青将她带到内室,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保护放在柜子里的,她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过,就是端木素也不知道。

    “或许你认得!”一边将包袱打开,端木青一边笑着对端木素道。

    “我认得?”

    “嗯!你先看看!”昏暗的屋子因为她打开包袱的缘故,陡然间亮起绿色的荧光。

    “什么宝贝?”这种不多见的光芒,让端木素立刻下意识地认为那里面是什么宝物,但是端木青却十分肯定地摇了摇头。

    走上前,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顿时说不出话来。

    竟然是一朵十分娇艳的花,而花根底下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东西,这个时候,这一朵花,竟然就这样娇艳地绽放着。

    “碧血黄泉!”

    四个字轻轻地从端木素的嘴里念出来。

    端木青一愣,随即便笑了:“你果然认得。”

    谁知道这话一说,她像是突然间清醒了一样:“什么?”

    “我说你果然认得它。”

    “我……”端木素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味道,摇了摇头道,“我并不认得啊!”

    “可是你刚刚不是准确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吗?”

    “我说什么了?”

    她那样茫然的样子,做不得谎,端木青也知道她必定是不会对自己开这样的玩笑,想了想便道:“算了,又是你们之间的联系,大概是因为感觉到你的气息,所以她才会召唤你吧!”

    “可是我平日里不也在这里吗?”

    一句话提醒了端木青,眉头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若有所思。

    “姐姐,怎么了?”

    “我知道了!素儿,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