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接下来的日子,端木青显得十分的悠闲,就是几个照顾她们姐妹的宫人,也都明显感觉到端木青跟以往的戒备全然不同的情绪和心态。

    这一天,秋墨终于再度出现,看她十分惬意地在廊檐下喝茶看书,不由笑道:“你好像现在一点儿都不害怕了。”

    端木素就坐在旁边,实际上,每一次她看到秋墨的那张脸的时候,心里都会自然而然地发憷,但是一看到姐姐就坐在自己的旁边,却也能够保持十分的镇定。

    “怕?怕什么?”似乎有些嘲讽地扬起脸来,端木青看向他,“难道是怕你吗?”

    “看来你不怕我了?”秋墨心里好笑,到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在假装镇定。

    “我为什么要怕你?”悠闲地将盖子盖回到茶碗上,端木青干脆靠到椅背上,微微眯着眼睛,表情越发的慵懒了,“我堂堂一个雪女,竟然要怕一个连护法位置都没有坐稳的人,岂不是笑话。”

    “你别嘴硬,现在你应该半点儿异能都用不出来了吧!这样逞强有什么用呢!”

    秋墨仿佛是在看她表演似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嘲讽。

    “你确定?”

    眼睛微微一眯,然后秋墨陡然间感觉到头晕目眩起来,几乎没能够站稳,好容易一旁的宫人眼疾手快,附了他一把。

    然后再看端木青的眼睛里就充满了不可置信。

    “让我来猜猜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端木青笑得无害,“我想你一定是感到很奇怪,不,应该已经够得上震惊了。

    怎么能够不震惊呢?在你眼里,你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会儿应该已经完全是个废人了才是,对不对?”

    秋墨说不出话来,端木青将他心里所想的完全都给说完了。

    这不可能,他早就已经将藏经阁的书都给看完了,雪女在怀孕的时候,肚子里的下一任雪女是会蚕食她的生命和异能的。

    虽然生下新任雪女之后会开始恢复,但其实那都是最后的余晖了。

    实际上,从怀孕开始,一代雪女就已经开始死亡了。

    而且肚子里的新任雪女到了八-九个月的时候,雪女是会走到人生的最纯净时期,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如同人世刚刚降生的婴儿。

    放在隐国来说,就是完全没有异能的,怎么可能!

    “不要奇怪,隐国的东西,你以为你全部了解,但是实际上,很抱歉的是,你在隐国也不过就是一个凡人而已,站在雪女这个高度才能够看得到的东西,凭你?能够偷窥吗?”

    秋墨恨得牙痒痒,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面前的这个人用雪女的身份压在自己的头上。

    对他来说,雪女不过就是一个摆在那里千万年的空壳子而已,他秋墨一定会比那个莫名其妙受人朝拜的位子上的人更强。

    端木青自然知道他此时心里的想法,脸上的嘲讽就更加明显了:“你还不服了?!一个下贱种子,还真当自己是回事了,你现在到了这个程度走得也都是些邪门歪道,难道还想要登堂入室?别太瞧得起自己了!”

    狠狠地一句话甩过去,秋墨感觉自己有些气得头发昏了。

    当下怒吼一声,正要催发异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只感觉眼前一黑,陡然间就站立不住了。

    “怎么?还是不服吗?”端木青眼神冰冷,“我劝你收敛一点儿,想要挑战我,还是好好修炼你的去吧!我此时孩子还在肚子里,不杀你,是在给我的孩子积德积寿,你最好不要当真惹怒了我。”

    后面一句话里头带着的威胁,十分明显,好像秋墨再不走,就要将他的命留在这里了。

    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笑容来:“雪女不要生气嘛!我只是来拜访拜访你,既然你现在不乐意接待我,那我下次再来就是了。”

    说完竟然还要大摇大摆地离开。

    听着他们走远了,端木素才露出些许担忧的表情来,连忙扶着姐姐进内室。

    将她的手腕撩起来,紫金手钏上有些暗淡的光,而屋子里的碧血黄泉却荧光大盛。

    实际上端木青并没有用什么异能。

    早在第一次遇到碧血黄泉的时候,她就知道,碧血黄泉跟雪女之间是有联系的,其实不光是碧血黄泉,应该说六神器都有。

    比如素儿,不管经历几生几世,都会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

    就像是龙鱼,最后也会来到自己身边。

    而这碧血黄泉,在那一次就是直接召唤了自己过去。

    所以,方才,秋墨陡然间感到不适,天旋地转,并不是因为端木青催发了异能,而是通过龙鱼来控制碧血黄泉,发出不同的超低音。

    刚才与秋墨之间的那些废话就是为了让碧血黄泉准确地找到能够与他的脑电波发生共鸣的频率,后面说那些话也是为了激怒他,让他的震感变得更强,那么伤到他的可能性自然就更大。

    很显然,这样的方法是有用的,这一次,秋墨显然不光是身体受了点儿伤,只怕心里更是奇怪,为什么端木青到了这个时候异能还在。

    实际上,主要是因为秋墨到底不是雪女,对雪女的了解也实在是少,所以并不知道方才的经历并不是雪女的异能。

    而历任雪女身上所有的异能又不都是一样的,杂乱的种类,就算是他把整个隐国的历史都读得通透了,也未必能够知晓端木青身上到底有什么。

    “姐姐!你现在预备如何?”端木素将碧血黄泉收起来,“我看这几天,那个秋墨都不会敢再来了。”

    “我知道,素儿,你放心,只要有这个时间,我们就能够离开!”端木青脸上十分的自信,“我一定会带走你。”

    说到离开,端木素的脸上有些恍惚,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如何了,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回过家了。

    虽然称不上到底有多少亲情,但是,家里的兄长伯父对自己都不错,也确实是有些想念他们。

    不过,如今呆在姐姐身边,才是最安心的。

    秋墨回去之后,确实像是端木青所说的,对这件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努力去搜索资料,他不能让自己有失败的可能。

    他一定要成功,一定要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处。

    让以后的天下都知道他才是唯一的神。

    如此经过了半个月,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西岐却送了信过来,说是东离和西岐的战场里面出现了很多的隐国人。

    全部都是站在韩凌肆一边的。

    秋墨冷笑一声:“端木青,你不是说要保卫隐国人吗?怎么?现在还不是跟我一样让他们上了战场?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你这个所谓的正统上的隐国雪女的人强,还是我的人强!”

    “青儿!”

    再一次看到地瓜的时候,端木青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走了?”

    “走了!果然秋墨中计,直接带着隐国人去了西岐,一夜之间。”

    说到这里,地瓜脸上露出笑容来。

    “虽然这样一来,我们这边就有了时间,但是韩凌肆那边的压力可能就大了。”

    端木青的担忧大家都知道。

    实际上,一切都依赖了碧血黄泉。

    如今六神器已然聚集五件,就让他们之间自己产生了相互感应,所以,碧血黄泉便可以直接与地瓜他们通消息。

    然后才有了这一出围魏救赵。

    “现在我们怎么办?”地瓜连忙问了一句。

    “所有的人都通知到位了吗?”端木青冷静地问道,“万千知道在哪里。”

    “你放心,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入口,大家都很兴奋,说到能够回家。”

    “好!”紧紧地握住了拳头,端木青冷笑道,“秋墨大概想不到这一出,但是我们现在要抓紧时间,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去一趟秋墨的房间。”

    “秋墨的房间?”地瓜和端木素同时出声,不知道她这话的意思。

    “我必须要挖出秋墨控制这么多隐国人的秘密,不然我绝对不会安心。

    虽然看上去这里的隐国人变强了,但是世事道理总不会变,他们现在虽然不会如同我们一样在这里消耗能量,可是总有别的东西去填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定要弄清楚。”

    地瓜立刻就明白了,挠了挠头道:“我也一直都奇怪,这里的隐国人为什么身体都那么好,而且很多人都好像根本就不怕异能带着来的反冲作用。”

    “素儿,你跟着我,千万不要落下了,现在这里的人威胁不大,秋墨这一次大意了,分明就是想要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我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

    将所有的事情都吩咐好了,端木青边带着地瓜和端木素一路往后面秋墨的院子走去。

    小龙和莫失都已经守在了外面,看到她健健康康的便都没有什么废话。

    不知道是因为端木青的恶名已经传出去了,还是因为秋墨对她的特殊性,这里的宫人看到她带着人往秋墨那里去,并没有人敢阻拦。

    直到走进秋墨的院子,才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