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因为这里按照五行八卦的位置摆放了几个人在那里。

    如果说起人,说是摆放,确实有些不妥,但是这里确实是这样。

    这些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是雕塑一样,更没有人任何的生气。

    “青儿,这些人怎么看上去都像是活死人?”

    地瓜饶是见多识广在,这个时候心里也有些害怕,连忙问端木青。

    摇了摇头,端木青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总之大家都小心些就是了,不过,这里的阵型方位,其实并不难,我想,莫失应该知道。”

    犹记得当时在骁骑将军府的时候,莫失就露出了她对于五行八卦的熟知。

    “地瓜、莫失和小龙,你们掩护我跟素儿进去,这外面就交给你们了。”

    “小姐放心!”

    端木青心里十分肯定,这个屋子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不然秋墨不会这样神秘。

    地瓜原本就是以土遁著长,此时跟莫失和小龙配合起来,倒是有些天衣无缝的感觉。

    这些人虽然不好对付,但是要让端木青跟端木素顺利地过去却并不难,只要缠住他们就可以了。

    没有一会儿,打斗声就已经留在了外面了,端木青和端木素顺利地抵达了屋子里面。

    不得不说这里的布置跟秋墨的性子实在是太像了,所有的色调就只有两个元素,红和黑。

    然后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一闻到这个味道,端木素脸上就有些发白。

    端木青轻轻地拉住她的手:“别怕!”

    看了一眼姐姐,轻轻地点头,少女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来。

    姐妹两正要往前走,陡然间,眼前出现一个人来,吓得端木素差一点儿摔倒。

    这个人却是秋墨。

    看清了他的脸时,端木青也吃了一惊,感觉心脏快要从喉咙里面跳出来了。

    好容易才镇定下来,然后才发现周围已经换了天地,方才进来的门已经看不见了。

    周围似乎是被黑色的雾给围住了,又像是被红色的烟给弥漫着。

    总之,世界里就只剩下了面前的秋墨和一旁被牵着的端木素。

    “你……”

    看到他,端木青也没有办法淡定了,他竟然没有走!

    但是这个时候,两个人是丝毫都没有战斗力的,要怎么样才能够击败眼前的这个人?!

    秋墨看着她们,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却并没有回答。

    陡然间,端木青就发现了关键,这个秋墨不是真身!

    因为他的眼睛里没有亮光,像是两颗死珍珠一般地镶嵌在眼睛里。

    可是,他会笑。

    “姐姐!”端木素的呼吸陡然间变得急促起来,然后死死地拉着姐姐的衣袖,丝毫都不肯松开。

    “素儿别怕,这个人不是真的!”

    说完这些话之后,端木青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因为她看到秋墨的唇边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却并没有丝毫其他的表现。

    “不是……不是真的?”端木素的手依旧紧紧地拽着她的衣服,微微地有些发抖,但是却死命地强迫自己镇定。

    “嗯!素儿,你相信我。”

    这也太难相信了吧!端木素好像说她不敢相信,可是听着姐姐的话,心里好像不由自主地就有些相信了。

    “那……那我们要怎么办?”

    她话音才落,站在她们面前的秋墨陡然间张开嘴巴,顿时铺天盖地的血向姐妹两个人袭来。

    端木素脸色越发的苍白了,这种感觉又来了,沉在血池底的感觉又来了。

    她发现自己的四肢和肌肉都变得僵硬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动一动或者说话了。

    “素儿!你醒醒!”端木青立刻就发现了妹妹的不对劲。

    当下就明白了,这是后遗症,只要自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端木素自己就会首先败下阵来。

    “素儿!这不是真的,你醒醒!”

    可是她已然是醒不过来了,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座雕塑了。

    端木青陡然间明白了什么,是血咒!

    这就是血咒!

    秋墨就是利用这个血咒才让所有的隐国人都改变了其自身的属性,控制了他们最开始自由生长的意志。

    而这些血咒对自己一点儿用处都没有,是因为自己自始至终心都是坚定的。

    素儿是六大魂器中的气魂,身上流着最阴的血,所以她的血液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又想起那一次在跟秋墨对手的时候,端木素的血流到自己的手钏上的事情来。

    这或许是破局的关键?

    虽然她此时心里想了这么多,实际上,那些红色的血液铺天盖地而至,对她来说并非是完全没有影响。

    不但不是完全没有影响,而且还在侵蚀着她。

    这些血液并非像我们正常人之的血液那般,这里面像是暗藏了许许多多的触手,当它接触到人的皮肤的时候,就像是瞬间变成了吸血虫,附着在皮肤的表面,然后拼命地往身体里面挤。

    这种感觉,十分难受。

    当时在救端木素的时候,那个血池,端木青就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将人往里面拉似的。

    看来就是这个了。

    费劲了许多力气,端木青才将端木素的手拉到自己的面前,狠狠地用针扎了一个小孔,但是,让她惊讶的是,里面竟然一点儿血都没有。

    就像是在一个木偶的身上扎了一个孔,里面根本就没有血。

    而一旁的端木素也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整个人都私雕塑一般的呆愣着。

    “素儿!”艰难的i叫了一声,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咬了咬牙,直接将她的手指拉过来,用牙齿咬了一口。

    终于看到了一些红色的血液,但是却是皮肉组织里的红色,并非是流动的血液。

    因为在那个血池里太久了,端木素已经快要被敖干了这些天以来,她虽然费了很多办法来替她补身体,可是并没有那样明显的效果。

    此时依然显得十分干瘪。

    “不行,我一定要成功!”

    滴不出来的话,那就挤。

    这个时候血液已经漫到了端木青的胸前,她高举着手,拼命地挤着那个伤口,好让它能够滴出血来。

    很久很久,才仿佛有一丝儿血流出来,正要将手钏接过去的时候,那一滴血却滴在了别的地方。

    一瞬间,这里的血液沸腾了。

    不断地翻涌着,身上的疼痛感也瞬间加倍了。

    端木青的额头上立刻便疼出了满满的冷汗!

    “素儿!你要加油!”

    端木素越发不像是个人了,皮肤越来越苍白,就像是那时候她在山洞里看到她的时候一样。

    这个时候她再也不顾不得了,对着她的手再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将手钏放在伤口,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压在两边。

    如果有用的话,那就是老天眷顾了,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那也就是说明,今天注定丧生在这里了。

    端木青很想要摸一摸自己的肚子,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下,根本就办不到。

    血,越来越高了,见见地淹没到了她的肩膀,身体那样的疼痛感竟然也渐渐地适应了,好像也变得没有那么痛了。

    又高了一点儿,下巴了。

    而下面的腿,已经没有了知觉。

    算了,看来是上天注定的了,端木青闭上眼睛。

    这个时候,她好像看到了韩凌肆的脸。

    心里只有微微的苦涩:“韩凌肆,我多想再见你一面。”

    陡然间,紫光大盛,端木青只觉得鼻子里面的腥味陡然间变得更浓了,差一点儿就吐了出来。

    可是睁开眼,就发现,血液都退了,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端木素瘫倒在地,而她自己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坐在了地上。

    面前又开始出现秋墨,他的七窍开始流出血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轰”地一声,方才还站立着的秋墨陡然间成了飞烟,往四周消散了。

    “素儿!”端木青这才想起来,飞快地去扶自己的妹妹。“素儿你怎么样。”

    此时的端木素如同被水洗过的纸一样,端木青几乎感觉自己轻轻一揉就会将她揉碎了。

    而外面的小龙莫失等人却有些惊讶于自己的对手陡然间全部瘫倒了。

    方才还困在阵型里面没有办法出来的三个人,就像是穿越了一个世界又回到了秋墨的院子里一般。

    小龙和莫失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

    方才守着方阵的几个人这个时候全部都倒在了地上,看上去就像是被打碎了的石雕。

    而他们的脸上也没有半分的人气。

    地瓜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就首先往里面走去:“应该是青儿那边的事情。”

    小龙和莫失相视一眼,立刻紧跟过去。

    屋子里依旧十分的昏暗,实际上是因为这里屋顶上的明瓦全部都被堵上了的缘故,而整座屋子都没有留窗户。

    点燃灯台上的灯,才能够影影绰绰地看到这屋子里的情形。

    这么大的地方,竟然就只有这么一盏灯,不得不说,这个秋墨实实在在的是个怪人。

    “姐姐……”

    过了许久,端木素才幽幽转醒,看到面前的女子还在,心里闪过一丝欣喜。

    “素儿,你醒了,”端木青松了一口气,“感觉还好吗?”

    “嗯!”轻轻地点了点头,在姐姐的搀扶下爬起来,“我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