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让姐妹两个人都感到惊讶的是秋墨的房间,没有任何的装饰,仿佛就是一个无尽的黑暗中心,若非有一盏灯,她们几乎都看不到床在哪里。

    “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端木素心里有些恐惧,不由地抓紧了姐姐的衣服。

    “别怕,你跟着我,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恐怖的。”

    一步步往前,走了一会儿,端木青陡然间停了下来。

    “怎么姐姐?”

    端木青眯着眼睛,然后蹲下身子,用灯照了照,才发现地上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红色图案。

    “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端木青摇了摇头,然后对端木素道:“素儿,你怕不怕?”

    “什么意思?”

    “我要把灯给熄了,说不定关键就在这灯光上。”

    这个屋子实在是有些诡异,端木青也不确定,只是她一向胆子大,而且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对于一些奇怪的现象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不怕!”心里其实是有些担心的,可是看到姐姐那样认真严肃的样子,端木素还是十分虚弱第回来一句不会害怕。

    “你紧紧地跟着我就是了。”

    把灯吹灭了,端木青抓着妹妹的手,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地上的东西也看不见。

    除了自己手里抓着她的手,端木青也看不见一旁的端木素。

    这是一个极度黑暗的地方,好像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光线漏进来,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发现她的手冰凉的,端木青安慰道:“别怕,没什么的,只是黑一点儿而已。”

    话音才落,就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这个屋子里点燃了一样。

    “姐姐,地上!”

    她此时身体虚弱得很,前面受的伤又没有完全的好,所以这个时候只能尽可能短地用词语来表达自己要说的话。

    闻言,往地上看去,原来方才看到的那些红色的图案陡然间变成了暗淡的莹绿色,有些神奇的样子。

    “这是什么?”自问了一句,端木青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图案。

    果然如她心中所想,这里的奥秘果然就在灯光上面,只有没有任何光线的时候,才能够看得到这里面的东西。

    可是这些图案太过于奇怪了,端木青盯着看了许久都还是没有看出任何东西。

    端木素扯了扯嘴角,然后哑然道:“姐姐,会不会是我们看错方向了?”

    一句话提醒了端木青,然后转到另一边过去看,果然,图案更加明显了。

    这是一幅地图。

    并非是什么精神奥秘的八卦五行之类的图,而是地图,实实在在的地图,整个华天大陆都囊括在这里面。

    “秋墨好好的在这里弄一张地图做什么?”端木青自言自语,因为她了解端木素,对这样的东西是绝对没有兴趣的。

    “他虽然有着吞并天下的野心,可是也完全没有必要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留上这样一张地图吧!”

    “姐姐,你看那里!”端木素伸手指了指几个地方。

    认真看过去,才发现有几个地方,秋墨似乎是用什么东西给压住了,使得那些地方没有任何的光线,而是黑黑的一团。

    “六芒星!”端木青立刻道。

    端木素眼睛一亮:“没错,这六个地方连起来,就是六芒星。”

    六……

    这个数字……

    转脸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六神器,六大族……

    终于,端木青明白了,这并不是一张普通的地图,如果认为它是秋墨用来指点江山用的,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是他的终极秘密。

    这就是血咒!

    之前就听到离长老提起过血咒。

    它原本就是这么多年以来存在的异类,很多年前也曾经被有野心的人利用,给隐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实际上这就是血咒的本尊。

    虽然不知道这血咒究竟是怎么施用的,但是那六芒星的位置就是六大部族的气脉所在。

    因为六大气脉被压,导致隐国人无法聚集气脉,也就没有办法回到之前的繁荣了。

    但是更加重要的是,这血咒必然有一个控制器,他便是将自己融入到这血咒中,让自己成为这血咒的操控者和被操控者,然后今而来控制隐国人。

    现在端木青终于明白了,其实秋墨只是个傀儡。

    是这穿越了长远时空的血咒控制了他。

    或许是因为他的资质在这一代的隐国人当中实为翘楚,另一方面他自己本身就有野心,不然也不会发现血咒,也就不会成为血咒的媒介。

    可是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他如此的强大,刚好又赶上了隐国的大低谷时期。

    北燕的隐国人显然都是被血咒操控之后的秋墨的杰作,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打破这个血咒。

    看着端木青那样认真的表情,端木素一声都不敢吭,生怕打扰了她。

    想通了这些,端木青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问题紧接着又来了。

    到底该怎么做呢?

    “素儿!”端木青陡然间转脸看向端木素,“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很难,但是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端木素正在让自己想别的事情来分散站在这种地方的恐惧,突然间被她这么一叫,差一点儿就吓得叫了出来。

    “什么事情?”

    “素儿,我想了很久,血咒作为隐国一直存在的隐藏的异端,就算是有秋墨这样的人找上去,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能够发挥好粗这么大的作用。

    所以,我想到当时救你出来的那个血池,我想知道,当时,秋墨把你抓过去究竟是做什么。”

    端木素只感觉已阵血液冲向了脑袋,有些无法思考了。

    这个时候,她并没有想到当时的事情,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仍旧感觉到恐惧,深深的恐惧,从内心深处跑出来的恐惧。

    “素儿……”

    “额?”回过神来,她的呼吸已然变重。

    端木青伸手拥抱她,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声音特别的轻柔:“素儿,别怕,姐姐就在你身边,谁也伤害不了你,你慢慢跟姐姐说。”

    情绪渐渐地平稳下来,端木素的眼泪一颗颗地落在姐姐的肩膀上。

    这是一段极其黑暗的记忆,也是一段极其痛苦的记忆。

    姐妹两个面对面坐下来,借着地上的光,端木青可以看得清她的脸,腮边依旧是未干的泪水。

    “那年正是伯父说要搬去泉州的时候,”端木素开始慢慢诉说,“当时一大早就不见了你,我很是担心,可是伯父说你有事不跟我们一起走。

    我也没有办法,只是觉得很担心,因为去泉州一路上很多地方都是水路,我们都是行船。

    那一天,我仍旧担心你,可是依然没有你的消息。

    水里面突然间露出一个孩子的脸,我当时吓坏了,连忙就要往船舱里跑,可是我根本就跑不动,急得大叫,只叫了一声,就再也喊不出来了。

    有人从背后将我捆住了,我拼命地挣扎也挣扎不脱,人就像是被谁从后面抱着飞起来了一样,离自家的船越来越远,好像看到二哥哥急匆匆地跑到甲板上,朝我怒喊了两句,但是听不大清了。

    再往后我就没有记忆了。

    模模糊糊地醒过来就看到了他,当时并不是在血池里,我是躺在一张床上的,他看上去有些美得不像真人,我想问他是哪里,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身子也动不得。

    只有脑子还能够想一些事情,越到后面,脑子就越糊了,浑浑噩噩我估计我应该躺了两三个月。

    有一天他又出现了,看着我一直在笑,只是那时候我感觉你自己的眼睛都开始花了,也看不大清他在笑什么。

    但还有一句话我听到了,他说他终于找到我了。

    我对这句话很不理解,拼命地想要想清楚,可是脑袋却越来越重,然后就是你能够想象的了。”

    端木素陡然间哭了起来,不是垂泪,而像是依旧被那些事情所惊吓,是透着恐惧的哭。

    “素儿!”端木青有些着急了,“别哭,我在我在,我就在你的身边,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只是在回想,不是的。”

    其实端木青知道,让一个人去清晰地回忆最为痛苦的回忆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必须要清清楚楚,不然,也许一个细微的细节就是整个的关键。

    “素儿……”

    端木青感到很难过,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没有用了,才会让妹妹受这样的苦。

    哭声渐渐地低了下去,但是端木素却没有再坐直而是靠在姐姐的怀里,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襟:“那天,就是他带我去血池的那一天。

    我记得当时我是晕晕乎乎的,可是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我就突然间醒了,只觉得被那血腥味冲得想吐。”

    端木青想到那天见到的情形,有一个问题在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素儿,你且告诉我,当日里,你看到的那个血池里的血是新鲜的吗?”

    这样一个生猛的问题,让端木素差一点儿又吐了,皱着眉头好久才忍住了胃里头的那股血腥味。

    但是很快她意识到了姐姐问这个问题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