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浑水镇已然失手,姬辰风脸上的神色很不好看,穿着盔甲的肥胖身材看上去也更像一团肉球了。

    “王爷,九千岁来了。”

    听到外面人禀告,姬辰风脸上仍旧是老大不高兴。

    蒙卿脸上带着笑意走了进来,一看到他就笑开了:“我说王爷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好像生了很大的气呢!是谁惹得王爷如此不高兴啊?”

    姬辰风斜眼看了他一眼,不想跟他说话,但是闷在心里又实在是难受,一拍桌子,怒道:“这叫什么事儿?我就不明白了,陛下为什么要主动攻打西岐,你说打吧,行!那西岐自从赵御风那小子继位之后,就没当真安分过。

    可是你打就打啊!这打一下跑一下的算是个什么事儿啊!好好的士气都给弄没了,一打起来,大家都知道待会儿还是要跑,干脆就随便挥两下刀枪,这有什么用?

    那来打什么仗?我姓姬的不怕死,只是说句大逆不道的,你到时候别让我降,我丢不起那个人。”

    听着这人这样发牢骚,蒙卿脸上也还是笑容。

    “我就知道王爷为这事儿窝火呢!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王爷你放心,陛下亲自前来督战,难道还会当真输了不成?

    就算是真的打不过,陛下也不至于那么笨,要自己落个没用的名头吧!”

    姬辰风看了一眼蒙卿:“你这话说清楚了,什么个意思?难道陛下心里还有个什么样的想法?”

    蒙卿向来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这一点,姬辰风清楚,此时听到他这么一番话,立刻就来了兴趣,当下就凑了过去。

    但是某人却分明没有说出来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今天来不是透露什么军情的,只是奉陛下志明来说一句,往后这仗还这么打,只要陛下的新的指令没有下来,就这么打,打两下,跑几步!”

    说完就直接出去了。

    留下姬辰风一头的雾水:“喂!我说九千岁,你好歹把话给我说明白啊!这叫我怎么打着仗啊?丢人啊!”

    但是蒙卿并没有回头,大踏步的就走了,走到门外,直接跃上战马,不远处一个中年男人在等着他。

    “王爷,其实末将也不知道陛下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人正是楚问天,他的楚家军原本就在这附近,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仗一打起来,韩凌肆的意思就是跑,打两下跑一下,好像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做法。

    只是他一向沉得住气,而且他楚家军的立场一直都十分明白,就是站在韩凌肆这边的,所以一点儿也不担心会在这样的浑水里面落马。

    蒙卿斜睨了他一眼,然后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啊!”

    楚问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两个人并头而行,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王爷不要开玩笑。”

    蒙卿干脆放开缰绳,十分惬意道:“如今君昊当了这东离的皇帝,我心里是完全的心满意足了,至于他要怎么当这个皇帝,我是不在乎的,反正我相信他就是了。”

    这样的回答,跟没有回答有任何的差别吗?

    楚问天无话可说。

    回到韩凌肆所在的营帐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掀开帘子走进去,韩凌肆正在温酒。

    “哇,一进来就闻到酒香,你是算准了我这个时候回来吧!不错啊!对叔叔还算是孝顺孩子。”

    韩凌肆白了他一眼:“是你嘴馋,算好了我温酒的时间,赶了回来。”

    “也就只有你,这个天气还喝什么温酒,也不觉得热的慌。”

    蒙卿撇了撇嘴,真是没事当什么文雅人。

    韩凌肆也懒得理他的话,笑着道:“你就不要在那里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姬辰风那里怎么说?”

    提起这个,蒙卿立刻笑了:“你还真别说,这是给你猜中了,这么多天以来,我看楚问天倒还十分坐得住但是姬辰风已经快要炸毛了,我看,如果我今天不去说这么一句,明天他就一口气往里头冲了,到手再来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韩凌肆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楚问天问我这样做的道理是什么,我没有告诉他,只说我不值得哦啊,实际上,我也确实是不知道啊!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要不你告诉我一声?”

    看到自己的这个叔叔嘻嘻哈哈的样子,韩凌肆瞥了他一眼:“你想知道?”

    “原本是不想的,”蒙卿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有笑嘻嘻道,“但是看到姬胖子跟楚问天都那么关心的样子,也就跟着有些想要知道了。”

    一口酒下肚,韩凌肆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一句话立刻让蒙卿蔫了:“你至于吗?哦,如今当了皇帝,连我这个叔叔都不放在眼里了,小时候我可是给你把过尿的人。”

    韩凌肆的脸顿时就黑了。

    过了好一会儿,军帐里有些尴尬的感觉,韩凌肆才幽幽地来了一句:“不跑不行啊!”

    “嗯?”这话说得蒙卿立刻就有了兴趣,“不跑不行?为什么?难道还有你韩凌肆搞不定的情况?”

    “你以为呢?”斜眼看了他一眼,韩凌肆苦笑道,“那赵御风这一次赶这样冲,后面有秋墨呢!秋墨这一次带了不少的隐国人来,谁知到人家要使出什么样的异能呢!”

    “啥?隐国人!”蒙卿顿时懵了,“那不是青儿的人吗?”

    说完了才想起来:“对哦!秋墨手里也有人哦!那我们不是要把青儿叫回来,才有胜出的可能?”

    “我就是假装青儿在这里,才把他们给引过来的。”

    “什么?”秋墨呆了,然后怒吼,“你有病啊!现在怎么办?我们的军队再怎么厉害对上那群会异能的人还不是会死翘翘?!”

    韩凌肆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我就是让他们过来,故意使出几招似是而非的异能,让他们以为我们这里果然有隐国人在。

    然后再拼命地逃,又让他认为是青儿舍不得让隐国人上战场,依照秋墨那个必须要跟青儿争个高下的性子,一定会穷追不舍,这样就可以给青儿他们赢取时间了。”

    最后一句话亮了,蒙卿的脸,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他的脸色了。

    过了良久,这位皇帝的叔叔才竖起大拇指:“你真行,拿你的江山就为了你的皇后。”

    这话让韩凌肆皱了皱眉,蒙卿也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毕竟韩凌肆现在是皇帝,这话岂不是说他是昏君,而端木青是那误国的红颜?

    正要纠正自己说的话,谁知道韩凌肆突然来一句:“跟她比起来,江山算什么?!”

    蒙卿默了。

    好一个爱美人不要江山的皇帝!

    他的侄子啊!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蒙卿才算是问到了正事上,“难道就这样一路退回去,你是打算要退回到长京去吗?

    我看周虞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死心,你小心点儿,到时候她联合大臣们罢免了你这个皇帝,我看你怎么办?”

    韩凌肆颇有些意味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得十分自信道:“你对你的侄子就这么不放心吗?难道这么容易就被人给逼下来了?

    再说了,我也没有说要一直退啊!算算时间,应该快了。”

    真是过分,蒙卿心里腹诽,这样的话都没有逼他说出实情,让他这位皇帝的叔叔不爽,很不爽,这个侄子太不听话了。

    当了皇帝之后,就越发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埋在心里了。

    算了,喝酒吧!

    只是想起那个人,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她一日不回来,自己的这个皇帝侄子就一直这样沉闷的生活?

    过了几天,仍旧且战且退之后,突然有一天,韩凌肆所在的地方喧闹起来。

    蒙卿飞快地冲了进来,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君昊不好了!”

    从容地穿上盔甲,脸上倒是一脸的镇定,韩凌肆看向蒙卿:“怎么了?”

    “那个叫秋墨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直接来了我们这里,他身边还带着许多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怎么办?”

    一边急切地说着,蒙卿一边看了看周围,然后立刻下定决心道:“你从后门走,我去前门迎敌。”

    韩凌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拿上长枪,走出去:“你能打得过他?”

    “可是君昊,你是皇帝,你不能出任何的意外,你听我的,赶紧走,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讲究什么道义的。”

    韩凌肆停下脚步拍了拍蒙卿的肩膀:“我比你更加了解他!你放心吧!不见到我,他是不会放心的,而且,以他的本事,就算是我跑了,他也照样能够将我抓回来,这一点,你不应该怀疑的。”

    这话让蒙卿无言以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走出去。

    咬了咬牙,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帐篷外面,秋墨带着的一群人已经摆好了架势,很显然就是等着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