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秋墨还是那一身红色的袍子,并不坐马,就是站在那里,眼睛里满是蔑视地看着他。

    相对来说,韩凌肆一身金色的铠甲就显得十分正气,那边的他就显得特别的阴柔了。

    朝阳特别的美丽,洒在韩凌肆的盔甲上,熠熠生辉的样子,让他如同天神般伫立。

    “你倒是来得急,怎么等不及真正的较量,就自己跑过来跟我叫板了?”

    就算是知道面前的敌人很强大,但是在阵势上,他也不会输给任何人。

    守在一旁的士兵们陡然间看到自己的陛下站在那里,气势如虹的样子,手上也充满了力量,越发的相信之前的传言,陛下之所以一直让大家撤退,是因为他的心里有不方便透露的计划。

    这个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让人更加相信这个传言了,这样的皇帝,怎么可能是那种让自己的将士们丢盔弃甲逃跑的人呢?

    “我没有那个耐心等你想好了再打,既然你这边请了端木青的人,为何一直迟迟不肯现身?难道还要躲一会儿,看一会儿,才确定出不出手?”

    一开始就是听说韩凌肆动用了端木青的人,秋墨才来的,因为此时韩凌肆抢先出手的话,会打乱了他的计划,同时,他的心里也一直都想要试一试自己的身手。

    可是谁知道他带着人过来了,上了战场,却只看到一步步往后跑的韩凌肆。

    别说没有看到隐国人了,就是跟着赵御风打仗,也没有捞到什么实质上的好处,只是名义上,收了一座有一座的城池。

    且不说那些城池早在他们逃跑之前就已经空了,就说如果是真的收复了,那对他秋墨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他的野心向来都不在这上面。

    所以,他忍不住了,必须要跟那些自诩雪女拥护者的隐国人战上一战才算是证明了他的正确性,才是让他证明了自己。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啊!你别急啊!战场上讲究虚实相济,虚虚实实总要有个搭配的好,你这样不顾一切蛮冲过来,就不怕中计?”

    他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让秋墨果然吓了一下。

    然后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意识也没有感知到有什么不稳妥的事情,才算是略微地放下了心。

    韩凌肆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像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想要征服这个世界,难道就凭借着你所说的异能?世间万物终有道,你这是逆天而行,你觉得当真可以?

    且不要说管理整个天下,就是你手上的那些人,你也并不是在管理,你是在奴役,会死在驱使,这迟早是要遭到天谴的,好歹我们还算是相识,便好心地规劝你一句吧!趁早收手,对你只要好处没有坏处,你放弃吧!”

    秋墨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骇人,然后唇边的笑容也变得嗜血了:“韩凌肆,你太自大了,你以为这个世界的规则是你制定的吗?强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不是你们说的话吗?你还没有赢,就这样的狂妄自大,我看必然会败的人是你。”

    韩凌肆笑而不答,但是那目光看上去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一般。

    秋墨瞬间就被他这样的态度给激怒了,几乎没有将眼珠子给瞪出来。

    实际上此时最为担心的人并非是韩凌肆,而是蒙卿,站在他的旁边,虽然他的脸上还带着谪仙王爷的笑容,但是手心里已经开始出汗了。

    这个可怕的难惹如果真的被激怒的话会是怎样?为何韩凌肆非要去挑战他的耐心和底线呢?

    深呼吸一口气,蒙卿想起自己答应过兄长的话。

    不管怎么样,如果待会儿情势危急的话,就算是舍了这条命,也要将自己的这个大侄子给保住了。

    好歹还赚了一条为保护皇帝而牺牲的名声不是?

    只是想到家里的那个女子,到底有些不舍,孩子如今已经好几个月了,她正是高兴的时候,不知道到时候得到消息的时候撑不撑得住。

    就在蒙卿要上前大发陈词的时候,衣服的下摆陡然间被人扯了扯。

    这种感觉,怎么好像有点儿熟悉?

    低头一看,果然看到那个萝卜头一样的脑袋。

    “你!”

    这个人他自然是认得的,青儿手下一位得力大将啊!

    故意走到帐篷里面去了,不顾外面那么多士兵看着他,将他当做逃兵,蒙卿走得飞快。

    “萝卜头,你怎么来了?”

    地瓜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萝卜头,我是地瓜!”

    “哦哦哦,地瓜地瓜!”蒙卿此时没时间跟他纠结这些了,“你不是跟青儿他们一起走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青儿还好吗?到底什么时候派人来啊?不会就只有你一个吧!外头君昊正在跟那个人对上了呢!”

    地瓜看着他这么着急的样子,满脸的黑线:“你一下子问这么多,到底要我回答哪一个啊!”

    “哎呀!你一个个回答啊!”蒙卿急了,感情现在不是你的灵儿命悬一线。

    “我……我忘记了你刚刚问了什么,你说得太快了,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好吗?”

    其实这个时候知道他的着急,但是地瓜却偏偏的起了坏心眼儿,就是要让他着急。

    “我……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的,这么重要的事情。”蒙卿急了,很急!

    地瓜顿时笑出了声。

    “你还笑,我的祖宗诶,援军到底在哪里啊!”蒙卿没有办法了,眼下就只有这一颗小萝卜头了啊!

    “援军?什么援军?”地瓜依旧装傻。

    “青儿的援军啊!”蒙卿快哭了,孩子,你能不能别调皮?

    “可是青儿就派了我一个人来啊!哪里有什么援军?”

    瞎!蒙卿此时真的想要去将端木青揍一顿了,她知不知道此时她的夫君很危险啊!

    正在急着,外面传来打斗声,完了,两个人已经对上了。

    蒙卿顾不得这个萝卜头了,飞快跑出去支援韩凌肆的,里面的这一只好像根本就不靠谱啊!

    确实如他们所猜想的,此时韩凌肆跟秋墨已经打起来了,只是让蒙卿意外的是,韩凌肆并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立即败下阵来。

    按理说,秋墨到底有多少的能耐他不知道,可是看到阙婵山的那一群人,大概也能够猜得到啊!

    端木青都忌讳的人,韩凌肆如何能够扛得下来。

    但是没有看多久,蒙卿就看出味道来了,那个秋墨虽然每一招都来势汹汹,而且变幻诡谲,一叶一砂,皆是武器。

    但是很明显,他每一次到最后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从他的表情上更是容易看出来这一点,而韩凌肆虽然没有异能。

    可是他的轻功和内功都极为上乘,就趁着他这最后的力不从心便可以轻轻松松地逃脱,加上深厚的内功和精湛的外家功夫,反倒是可以对秋墨攻上一两手,但是要想打败他,那自然也是不大可能的了。

    蒙卿看了一会儿找了个空隙,直接上前去偷袭。

    这里都是自己人,而且那直接对敌的又是他们东离的皇帝,这个时候谁会说他不够光明磊落?

    而且旁边那一群看着的士兵包括一些将领,并非是不愿意上前去偷袭,而是找不到那个契机。

    对于他们来说,看清他们招数间的变化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了,哪里还会想去插上一手。

    蒙卿的突然加入,让秋墨顿时压力变得极大,还好自己感官比较灵敏,不然只怕直接就被他偷袭成功了。

    心里一气,便顾不得了,明明方才就感觉到自己似乎不能过强地使用异能,但是这个时候却也是顾不得了,当下就猛运一口气,直接对着蒙卿的天灵盖就拍了下去。

    所有人都吃倒吸一口气,就是韩凌肆的心也在这一刻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虽然近在眼前,但是一招刚老,想要换招去救蒙卿依然是不可能。

    地瓜正好从里面走出来,手里还抓了一把军帐里的桌子上的瓜子,看到这一幕的是时候,瓜子儿皮一吐:“哇!死得好看!”

    一旁两个士兵听到这句话,脸都青了,同时转过脸来瞪他。

    但是地瓜丝毫都不理会他们不满的目光,反而指了指那边天空中交战的三个人:“你们看!”

    虽然气急,但是明显,此刻陛下和九千岁的事情比较重要。

    但是一转脸,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这是什么情况?

    秋墨的手掌还没有挨到蒙卿的头皮时,就感觉到胸中不断地翻涌着,手上不自觉地就慢了一步。

    而韩凌肆在发现自己救不了蒙卿的时候,直接就变招攻击秋墨的要害,这一招围魏救赵就看秋墨的取舍了。

    而他这显然不是他自己的选择,韩凌肆的一招就没有任何悬念地拍在了他的左胸。

    秋墨临时幻出一面石墙,才在最后的关头挡住了韩凌肆的一掌,但是他还是受到了激荡,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来。

    这一战,让秋墨有些想不通,闭上眼睛通查全身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在转脸看自己带过来的人,更加奇怪了,他们竟然都没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