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到依旧坐在亭子里独自下棋的人,周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谁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是有福的,谁是没福的呢?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没福的,可是现在看来,又怎么能说他真的没有福气呢?

    或许,是上天的眷顾,他明明就是最有福气的那个人。

    “你来了!”

    最近的这段时间,两个人倒是经常在一起下棋,一来二往的,竟然都十分熟悉了。

    “他今天管我叫母后呢!”周虞坐在他对面,十分自然地捻起一颗白子,然后看着棋盘上的棋局,好一会儿才落子。

    “他原就是晚辈,你当得起。”

    这话说得周虞笑了:“这是自然,普天之下,能够这么叫我的都是我给他们面子,难道还有我当不起的人。”

    说着又觉得像是说错了,又摇了摇头:“不对,你,我就当不起。”

    阿宏也没有接过她这话,只是笑了笑道:“你如今的担子倒是重了起来了。”

    “其实我觉得我肩上的担子从来就没有轻过。”

    “这是你自己的性格所致,从来不肯对自己放松,难免会让自己不满意,然后就给自己拼命地加上那些负担,说来说起,还不是累了自己。”

    “是是是,你是聪明人,我周虞就是个笨的,以前输给了你,现在还是要输给你。”

    阿宏笑着摇头:“其实你以前确实是输给了我,从我刚才的话来说,现在你也输给了我,但是我却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放下手里的子,阿宏说得十分认真:“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输赢,因为我们从来就不是对手,而且,所谓的输赢,是因为两个人是同样的观念,才会站在同一个平面上比较。

    实际上,我们的观念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有些不同,所以也就没有所谓的对错输赢了,如今的你很好,我也十分佩服,若是是我,我肯定还没有你做得好。

    到头来,我还是要感谢你的。”

    这句感谢来得没有道理,但是周虞却听懂了,他们相识这么多年,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

    说到底,如今的他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还是能够再一局棋里面将他认出来,不就是因为彼此之间的熟悉吗?

    “他又要走了。”

    “去找那个丫头吗?”

    “可不是!”周虞笑了笑,重新拿起子开始跟他对弈,“他可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勇敢多了,也率性多了,如果当年我有这么勇敢的话,或许跟现在又不一样。”

    阿宏并没有就她这句话发表言论,而是看了看天上火烧一般的晚霞笑道:“一晃眼,这大半生就过去了,可是记得的事还是就那么几件,记得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他做的没有错,既然心里放不下,就应该勇敢的去追。就像你!”

    说了回来,阿宏认真地看着她:“既然你这一辈子都放不下,就应该勇敢地去努力做,别以为你是个女人你就做不好。”

    在她要开口之前,阿宏伸出手打断她:“我知道你想说你从来没有认为女人做不到,但是这只是你嘴上说说而已,你一直都有,我了解你。

    所以你才会拼了命地比别人做得更好,就是为了证明你是女人也可以,但是这不就正是说明你其实心里还是潜意识地不断提醒自己是个女人吗?

    你啊!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啊!”

    周虞半晌没有说话,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根本就无从辩解。

    “阿虞啊!你就好好的去做吧!不要想别的,你能行的,我说你能行,你就一定能行。”

    周虞笑了:“你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叫过我阿虞呢!”

    “心里一直这么叫你,”阿红笑了笑,“第一次在老师后书房里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说了一句话,你还记不记得?”

    “怎么不记得,”周虞也笑了,“你说,这个女孩子一看就像是我的妹妹样的。”

    “没错,实际上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还是这么认为,你一直都像是我妹妹似的。”

    周虞蓦然间就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这么多年来,她并不怎么会流眼泪,从这一点上看,她倒真像是个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阿宏!”

    伸手抚了抚她的背,阿宏笑了:“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俩从小就闹别扭,老师为了这事儿多少次气得要罚我们俩。”

    “这些年,我一直都跟自己说,我做的没有错,我是对的,但是,每到深夜里,想到小时候,想到我做决定的那一晚,想到你死了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我都会特别特别的难过。

    终究是我对不起你,我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绝得对不起谁,包括被我打死的侄儿,包括楚驸马,包括韩凌肆,甚至包括他,却只除了你。”

    阿宏笑了:“哎呀!这么多年了,我总算是得了一句你的对不起了,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对不起,可是比谢谢你还要难,不,是要难很多。”

    说着说着周虞也平静了,然后看着他十分坚定道:“既然你都这么相信我,如果我不做好的话,是不是特别的没用?”

    “那当然了,不说特别的没用,就是我,也要对你失望了,只怕老师更加失望。”

    “嗯!”一颗子,摁到棋盘上,周虞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如果这件事情我都没有做好的话,祖父一定会对我失望的。”

    说完她就走了。

    她太后的服制十分华贵,从背后看来,却是那么的落寞,但是她的脚步是坚定的,她的背脊是笔直的,这就是他认识了一辈子的周虞。

    看着桌上的那盘棋,竟然已经结束了。

    最后却是他输了一个子。

    长长地叹了口气,阿宏再一次看向天边的晚霞,这个时候晚霞已经不像是刚才那样的鲜艳了,天,快要黑了。

    “她说,她这一辈子,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人是我,那我呢?”

    对着天空喃喃自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说了一句:“我对不起的人好像不止一个,但是最对不起的人却是你啊!若水!”

    韩凌肆跟周虞交割好了事情之后,第二天天不亮就出了长京,一路直接往西而去,端木青应该已经到了那里了。

    再一次出现在那四条通道口的时候,端木青的心事激动的。

    因为此时不再是他们四个人前来试水,围在她周围的是隐国人。

    此时隐国的队伍已经很壮大了,自从有了阙婵山那个根据地,然后大家又十分积极的寻找,已经有不少隐国人出现了。

    就这一次跟着过来的,就足足有两三千人。

    端木青解释了一下,这四条通道,然后就让大家分别进去,约定好了先到的人等待后到的人。

    这个地方的气候与隐国十分相似,但凡之前在隐国呆过的人都感到心潮澎拜,夜魂扶着焰姑的手,枯瘦的身子微微有些晃动。

    眼睛里也跟着流下泪来,嘴角却还带着笑:“回来了啊!终于回来了!”

    端木青看着她,只觉得心里十分十分的难受。

    自己的异能启蒙者应该就算是夜魂了,但是如今她竟然已经如同七旬老妪那般虚弱,让端木青心里十分担忧。

    “夜魂,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挺着肚子端木青走过去问她。

    转脸看向端木青,夜魂摇了摇头:“不用不用,我好得很!好得很!”

    只是握着端木青手的手却冰冷得吓人。

    想到里面还是冰天雪地一片,端木青更加担忧了:“我是有些担心你受不了里面的寒冷,想着还是你在外面先休息一下吧!”

    夜魂摇头,十分坚定地道:“不用了,我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好不容易再一次回到了这里,不想再等了,我现在就想要进去看看我的国家,看看扶桑神木。”

    其实心里完全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心情,端木青也就不再阻止了,吩咐了焰姑一句:“你好好照顾夜魂,小心她会受到里面寒冷的侵袭。”

    焰姑点了点头:“雪女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夜魂的。”

    所有人分成了四队进入通道。

    也和之前一样,有的人出来得晚,有的人出来得早,但是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表情,看到那冰天雪地的隐国时,大家的心,是沉重的。

    可以说,这一路寻找隐国的路走过来,所有人的心情都像是在云端跳跃,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

    看着早就已经不在了的家园,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看到他们的雪女那样坚定的目光,却没有人觉得他们回不到从前。

    “青儿,前任雪女在哪里?”夜魂扶着焰姑的手,看上去实在是虚弱不堪。

    “我娘,就葬在扶桑神木下面。”端木青指了指那边遥远的大树,轻声道。

    夜魂一听,不顾一切就要向前,端木青下了一跳:“夜魂,你的身子现在不宜这样激动,先休息一下。”

    但是很显然,此时的夜魂实在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感情,对端木青的话完全充耳不闻,直接就往那边去了。

    莫名的,端木青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