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焰姑连忙跟上去,端木青也不管了,跟着焰姑一起在她后面往前走。

    众人看到端木青都过去了,也就跟上前去了,更何况那个方向是扶桑神木和上任雪女的坟茔。

    夜魂走到秋若水的墓前,一句话不说就直接跪倒在地,深深地拜下去:“雪女,我回来了!”

    或许在她的心里,雪女一直都是秋若水吧!就算是端木青已经成了所有人认可的雪女了,她心里还是只记着那一个。

    这一跪,完成了她多少年的心愿,端木青和几个知情的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走上前去扶她起来:“好了,夜魂,娘亲她……”

    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因为她明显察觉到不对劲了。

    用力将人扶起来,才发现,夜魂已经闭上了眼睛,那一滴晶莹的泪珠还挂在她的腮边。

    可是人却已经咽了气。

    焰姑吃了一惊,忍不住掩住了嘴:“夜魂!”

    大家这才发现她的异样。

    端木青抱着怀里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身体,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夜魂,死了!

    她竟然就这么死了,让她怎么都没有想到。

    但是想想却也明白了,她是一直都在撑着这一口气的。

    按照最开始她给她诊断的结果,她是活不到现在的,虽然后来种种注意,却也不够让她延续生命至此,可是她是一直在压抑着一口气。

    等到现在,终于回来了,她心里那个愿望也就算是实现了。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是惊呆了,谁能够想到,竟然会有人在刚刚踏进隐国的时候去世呢!

    这算不算是一种等到了骨子里的执着?

    当下就有情绪容易受到波动的女子嘤嘤地哭了起来.

    端木青却在最初的眼泪落下之后,就恢复了平静,脸上的表情和显得十分肃穆。

    “求仁得仁,你总算是完成了这么多年来你自己的心愿了,我为你高兴!”

    她和夜魂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完全能够知道她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的都是什么。

    现在确实不是应该为她哭泣的时候。

    “宁远,帮我一把!”

    这一次宁远和百媚也跟着过来了,终究是不放心,她一个人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而且还带着这么多的人前来,那么多纷乱的事情,要是真有个好歹,可怎么是好?!

    而这么多年,他们在一起相处也已然习惯了,他们都没与想过要离开端木青独自生活,若是她回到隐国,就算自己不是隐国人,却也要跟过来,在一处。

    宁远叹了口气,然后道:“娘娘,还是让我来吧!你不要动了胎气。”

    这话说出来,立刻有几个隐国的汉子走出来帮宁远一起处理夜魂的后世。

    她心心念念的要回来,自然是要埋葬在隐国的。

    这个地方现在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漫天遍野的冰雪,想要为她好好安葬也是不可能,大家只能够用最虔诚的歌声,送走夜魂的魂灵。

    看到大家虽然十分兴奋地在这里聊着自己的国家,可是身子明显有些受不住,端木青想了想道:“我看大家还是在外面安顿下来比较好。

    一来,那里原本就是我们隐国的地界,大家也算是回到了自己家了,二来,我还要想办法找到接触这里冰封术的方法,需要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这里面等着,确实是身子熬不住。”

    她原本就是是雪女,从血统上来说,已经让所有人尊重,这个时候说的话,又是为了大家着想,谁还会说一个不字?

    然后就仍旧推出几个平日里能够担当些事情的人带领着隐国民众仍旧从方才的通道里出去。

    好在一开始就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所有大家都带了帐篷过来,而这里有是隐国人熟悉的地方,就算是没有良田,却也有好些野味和野果,加上带过来的干粮,度过一段时间还是不难的。

    将所有人安顿好了之后,端木青却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够找到关键,那冰封之术的解除关键究竟是什么。

    她始终相信,那个答案一定就在隐国,所以,大部分的时间,端木青都是一个人独自在扶桑神木前冥思。

    偶尔百媚或者莫失放不下心,就会跟着她一起,有时候一整天,有时候是大半日,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

    又是一天,端木青皱着眉头坐在树根上,心里有些懊恼。

    这么多天过去了,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笨了。

    陡然间,一件温暖的一副披在了自己的肩上,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带着笑的脸:“再入神,也不能把自己都给忘了啊!

    更何况,你受得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受得了。

    听到这话,端木青立刻感觉到十分的歉意,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乖了,让她有时候都忘记了自己此时是个孕妇。

    而这个孩子一半是自己的,另一半却还是韩凌肆的啊!

    这样子不放在心上,好像有些不大好。

    正要跟他道歉,他却已经满眼满眼笑意地抚上她的肚子,然后弯下脑袋去,听着里面的动静。

    就在这个时候,端木青突然感到肚子一动,韩凌肆立刻笑着叫了起来:“她知道我来了,跟我打招呼呢!一看就知道是我的小棉袄。”

    端木青却是楞了一下才道:“真是奇怪,这孩子多久没有踢过我了,我都忘记了孩子在肚子里还是会踢人的,今儿是怎么了?”

    韩凌肆刮了刮她的鼻子:“这还不明显吗?她父亲来了,心里想念得久了,难道还不能表达一下思念之情吗?”

    听到这话,端木青笑出了声:“你还真是厚脸皮,统共我怀着她的时候,你也没有出现过两次,她能够认得出你才奇怪呢!”

    韩凌肆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却敛住了,换上了歉意,轻轻伸手将她拥入怀里,在她耳边呢喃道:“是我不好,是我的错,连你怀着孩子都没有陪在你的身边。”

    这话里头的歉意绝对不是虚情假意,端木青听得真真儿的,然后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劲儿的掉眼泪了。

    韩凌肆愣了愣,然后将她拥得更紧了:“但是青儿,你要相信我,我对你的思念比之于你对我只会多不会少,我真是恨不能把那皇位也弃了,安安心心地跟你过一辈子平头老百姓的生活。”

    听到这样的话,端木青的心里是震惊的,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韩凌肆会是一个愿意甘于平凡的人,在她的心里,他是一个英雄一样的男人。

    是一个注定要搅乱着天下局势的人,甚至于,在她的眼里,韩凌肆就是那种生而为王的男人。

    可是现在,他却说愿意为她放弃皇位,甘愿平平淡淡的生活。

    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端木青呆呆地看着他,像是想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

    至于究竟是想要看出什么,端木青自己也不知道。

    韩凌肆却深情地执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摩挲了一会儿,看着她的眼睛道:“从前总觉得要成为动力的皇帝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原来我命里头的劫难却是你。”

    “劫难?”

    “可不就是劫难吗?”韩凌肆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因为你我好像都忘记了原来的韩凌肆是什么样子的了,因为你我都觉得现在的我变得不像我了,偏偏还对现在的样子喜欢得紧。”

    看着他温柔的笑意,端木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睛湿漉漉的,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人生在世,得夫若此,还有何求。

    奈何情深缘浅,甚至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是一段孽缘,可是明明知道如此,现在还在拼命地纵容自己沉溺在这样的孽缘里面。

    从这上面来说,韩凌肆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劫难呢?

    “青儿,我们再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有她在身边,就好像有了全世界,而她不在的时候,他就成了一个傀儡,行尸走肉的活着。

    选择相伴,那是选择正常的人生。

    “你……你不要当你的皇帝了?”端木青讶异,半开玩笑道。

    “有你就足够了!”

    并非是在讲情话,端木青却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垂了头,过了一会儿才笑道:“好了,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韩凌肆讶异,青儿似乎是在躲避什么。

    想来想去,却只能够想到那三十年的宿命之说。

    一想到这里,韩凌肆的心就立刻沉了下去。

    究竟是为什么?老天竟然要这样对待他?!

    他完全不知道端木青此时心里所想。

    如此在一起,依然是逆天了,若是韩凌肆还要抛下皇位不顾,自己给肚子里孩子造的孽岂不是太深了?

    作为一个母亲,这如何能够忍心呢?

    想了想还是转身面对着韩凌肆,想要将她劝回去。

    那边百媚却笑盈盈地喊了她:“小姐,大家就等你一起用膳呢!”

    天色已然将晚。

    跟着百媚两个人走出来的时候,果然炊烟四起,虽然住的是十分简陋的帐篷,但是那种和乐融融的气氛却还在。

    正吃着东西,百媚眼睛一跳,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