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了一眼端木青,她正在跟韩凌肆私语着什么,虽然并没有笑得很开心,但是那眉眼间的开怀却很明显。

    娘娘大概心里压抑了很久了吧!能够见到陛下,此时心里的欢喜只怕是要说都说不完。

    算了,自己就过去一趟吧!

    此时大家稀稀拉拉地说着话,谁都没有注意到百媚的离去。

    就是宁远,也因为去帮几个老人家盛饭而没有看到她。

    百媚其实心里有些嘀咕,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闪过,可是又不能确定。

    这里是隐国的地界,所有人的情绪都很好,这个时候用膳的时候,更是热闹,她并不想要打扰到大家的情绪。

    好像从跟着端木青之后,她就常常这样看待事情。

    打断别人的欢乐,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能够给人快乐的时候,还是不要让人郁闷的好。

    离开人群好一段路,百媚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异常,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正要离开,想了想,还是继续往前走。

    再查一查好了,小心驶得万年船,虽然大伙儿基本上都是有异能的隐国人,但是很多人的异能都是没有攻击性的。

    而且隐国人骨子里天生崇尚和平,根本就不会想到要去伤害别人,所以,那一群有异能的隐国人,其实也就跟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一般。

    她既然是端木青的侍女,也就有义务替她照顾好那一群人了。

    接着走了一段路,还是没有什么踪影,但是天却已经黑了下来。

    暗笑自己太过于小心了,百媚往回走。

    但是走了两步,就蓦然间停了下来,方才还十分昏暗的山路陡然间变得十分清晰起来,路两旁的灌木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都挂满了小小的灯笼。

    就在这一刻,这些小灯笼陡然间全部亮了起来,抬眼看过去,宛如一片灯海。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哪个人看到她不见了找了过来,然后跟自己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漂亮吗?”一个男子的声音懒洋洋地传过来。

    百媚警觉地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色衣服的男子靠在不远处的树干上,带着慵懒的笑意看着自己。

    突然之间,好像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往脑袋上冲了一般,百媚顿时觉得手脚冰凉。

    她认识这个人,秋墨!

    竟然是他,自己并没有看错,确实是有人过来了。

    而且这个人是什么人,她知道,而且是一清二楚,这就是娘娘最大的敌人。

    瞬间将自己的武器给亮了出来,一条血红色的红绸,百媚脸上警惕十足:“你要做什么?”

    “我不过就是给你变了个好看的戏法,你怎么就这么紧张?让我看着好伤心呢!”

    秋墨笑了笑,眼睛里却闪过一丝阴毒的光芒!

    百媚自然不会相信这些话,当下也不愿意多浪费口舌,直接就挥着长绫就斗了上去。

    她并非是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厉害,他出手的时候,她可是亲眼看到过的。

    但是眼下并没有办法,这个人既然现了身,便是打定了主意要跟自己打一场的了。

    不!是下定了决心要杀了自己。

    她此时是完全没有了办法,已经被逼到了这个份上,如果不出手,也就只是死而已。

    出手的话,或许还能够拖个一时半刻,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这边的动静那边可以听得到。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后悔起来,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就不应该走这么远出来才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那边应该是很难听到的。

    这些想法只是在脑海里转过了一瞬而已,此时的百媚是丝毫不敢大意,全心全力地迎敌。

    不知道是秋墨有意要跟她玩一玩,还是有什么其它的目的,百媚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在她的攻击下完全地过招,而且还持续了一段时间。

    要知道她可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在跟一个身负异能的人打斗。

    她却不知道此时的秋墨其实已经跟之前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一个饿坏了的人,虽然武功路数都还在,但是却没有什么力气打出去。

    依他的能力,要杀了百媚还不是一抬手一投足之间事情。

    可是,现在还不能,他还不能杀了这个女人。

    因为,她身上的血。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打了一段时间,百媚也发现了不对劲。

    秋墨这样的人,断然是不可能有时间慢慢地陪自己磨时间打斗的,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秋墨盛满笑意,就像是看着一道美味似的看着她。

    这种目光看得百媚的心里有些发憷,声音也就跟着有些结巴了:“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实际上,自从跟韩凌肆打斗一场以失败告终之后,秋墨就知道一定是端木青动了他的血咒。

    匆匆忙忙赶回到北燕,打开自己的房间门的时候,他就给吓得半死,那张图已经失去了光彩,暗淡地躺在地上,好像一个垂死挣扎的病人。

    这让他十分的恐慌,恐慌的事情却还在后面。

    北燕的隐国人渐渐的都变了,一天天的没有了灵气,做起事情来也是木木呆呆的,根本就跟之前能为他做大事的时候完全不同。

    然而,这也是秋墨已经可以预见的,毕竟当时那天跟韩凌肆打斗的时候,自己身边的人就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

    唯一让他惊恐的却是他自己本身。

    他突然发现他自己好像是中了邪似的,全身的力气飞快地从自己的身上漏了出去,到最后竟然每一招异能都用不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不知道怎么办。

    心里唯一想到的是端木青,这件事情是因为端木青的缘故才这样的,解决办法的关键应该还是在她的身上!

    所以,想也不想,他又再一次往这边来了,仍旧是为了找端木青。

    在暗处潜伏了很长一段时间,却让他意外地发现了百媚。

    倒不是百媚不是隐国人的缘故,也不是因为她长得美的缘故,而是因为她身上的那种味道。

    一种让他十分喜欢的味道。

    后来盯着百媚观察了好几天,才发现了事情的根本。

    百媚从前是跟千娇一起修炼过媚骨术的,而她相比较千娇来说,媚骨术修炼得更为成功,别的人或许看不出来的,但是对于秋墨这样的人,确实能够一眼洞穿。

    修炼过媚骨术的女人身上从肌肤到血肉都已经沾染了各种男人的元素,那是一种让人叫嚣的味道。

    秋墨笑了,虽然这个女子的血并非是自己最想要的,对于自己也没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的,但是对于现在已经没有了血咒强有力支撑的他来说,却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所以,才会有了这一件事情,百媚不是自己发现了什么而过来了,而是被秋墨直接吸引过来了。

    秋墨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在天空完全变黑的时候,将这里幻化出来的所有灯笼瞬间熄灭了。

    然后百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己整个人就如同一块生铁被磁铁所吸引一般被吸到了秋墨的手里。

    确实是被他吸到了手里,因为这个时候他的手正卡在百媚的脖子上。

    百媚的脸顿时被充血地红了起来,当然在晚上看不到,可是眼睛却瞪得大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你……你要……做……什么?!”

    “嗯?”秋墨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竟然还能够说得出话来?真是让我惊讶!”

    并没有看到他用力,也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有什么变化,百媚只觉得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陡然间收紧了数倍。

    瞬间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向她袭来,然后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秋墨唇边勾起一丝嗜血的笑来,然后将手里的人扔到了地上,指尖幻出一根锋利的针刀来。

    端木青正跟几个人说着家常,聊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不过是为了让大家不那么担忧隐国的事情罢了。

    眼角却不小心瞅到那边的灯下宁远有些着急的样子。

    笑着跟他们招呼了一声,端木青走过去:“你怎么了?看起来一脸紧张的样子。”

    看到端木青过来,宁远勉强笑了笑,脸却红了。

    他还是这个性子,明明就是个大汉子,却有些容易害羞,但是害羞却从来都是因为一个人。

    “跟百媚有关?”

    宁愿一听,惊讶地抬起头,但是惊讶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换成了担忧:“我刚刚想要去找她说个事儿,但是却发现她不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了也没有找到,想来问问你是不是派遣她去了什么地方。”

    端木青摇了摇头道:“这大晚上的,我能派她去哪里,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并没有看到她,是不是去旁边散步去了?”

    “我去找找看。”

    端木青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如今挺着肚子,还是不要去了,不然陛下真是要怪罪下来了,我去就好了。”

    想想他们之间的事情,或许自己跟着反倒是破坏了气氛,端木青笑着点头:“那好吧!我也不跟你争了。”

    宁远得了话,也不多停留,立刻就消失找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