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宁远一路上都感觉有些心绪不宁,脚步就越发的快了,走了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心里就更加着急了。

    而此时的百媚却挣扎在死亡的边缘,她根本就不知道秋墨对她做了什么,只是觉得好像身体里的血都在急速的流动着。

    从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朝两只手掌汇合,这种感觉让她十分十分的难受。

    她甚至觉得自己此时并非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容器,盛着自己鲜血的容器,而现在有人让她这个容器里的血液沸腾。

    然后在将里面的血液都取出来。

    她感到十分的恐惧,这个男人就像是恶魔一样的存在,现在他看上去也并没有对自己怎么样,只是两只手分别紧紧地抓着她的两只手而已。

    可是她却丝毫都动不了。

    这不是像被点穴那样的动不了,而像是完全站成了一棵树,一块岩石,就这样一动不动地任由这个人对自己做什么。

    只是她看不到自己的脸色,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实际上,这个时候她整个人都是红色的,像是被泼了颜料一样,就是眼睛都是红色的,充满了血。

    而身上的肌肉却像是在一块块地咆哮着。

    她还能够感觉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自己快要死了。

    这一刻,百媚心里想到很多东西。

    娘娘不知道如果没有及时发现这个人,会不会被他害到。

    宁远那个家伙武功也不过如此,要保护娘娘,可有些难呢!

    更何况,此时娘娘还怀着身孕,千万别有个什么闪失才好。

    然后又想到自己跟端木青认识的种种,心里有些奇怪,她怎么就对这个女子死心塌地了呢!

    然后想到去青州的那一路相依为命的感觉。

    心里倒是平静了很多。

    然后又想起了千娇,当时两个人都是如花的年纪,却闯出了那样的名声,说不后悔,却也只是骗骗自己罢了。

    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不是被逼的,又怎么会走上这条路。

    想到如果自己当时没有修炼这门邪功的话,现在也就不会那样畏手畏脚,也就不会连成家这样的念头都不敢起了。

    世界上,哪个女子不想好好地在家相夫教子,好好过着安稳的日子,谁愿意像个男人一样在外面厮杀,但凡这样响当当喊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出于无奈。

    就像是她,就像是千娇。

    如果能够不修炼那个邪功,也就不会遇到这件事情,秋墨自己也说了,是因为她练那功夫的缘故,与很多男人都有过交-合,才会让自己的血液变得有所不同。

    说起来还是因为那个功夫。

    再想,如果没有练那样的邪功,以她的姿色和能耐,要找一个好男人嫁了,也并非什么难事。

    心脏陡然间痛了起来,好像里面的血液快要空了,那是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百媚又想起宁远来。

    实际上,宁愿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曾经她嫌弃过他那一副不能担大事的样子,说话那样小气儿,跟个女人似的。

    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还会脸红,这样的男人她不喜欢。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因为遇到了别的女人就有所改变,也没有因为自己冷淡的态度而减少分毫。

    这样的男人是难得的,百媚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只是清楚是一回事,要迈出那一步又是另外一回事。

    早在江湖上传出她那样的名声之后,她就知道,这一辈子,自己是不会嫁人了,她有她的骄傲。

    若是父亲知道,家道败落了之后,自己变成了这样,大概气得要动用家法吧!

    她早就想好了,等她哪天死了,见了底下的爹娘,就去跟他们赔罪,就算是要下十八层地狱,也是愿意的。

    至于,宁远……

    别说,这会子,其实还是很想要见一见他的,这些年,好像都没有好好看过他。

    如果可以,她其实也是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可是……

    不能啊!

    他送给她的那支簪子,她一直都没有带过,却始终贴身放着,竟然这样宝贝,有些瞧不起自己了,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非要宝贝这样一支簪子。

    想到后面,脑子已经是乱了,隐隐的有些发黑,就是想这些事琐事,也十分的费劲,脑仁儿都跟着疼了起来。

    而且越演越烈,渐渐地超过自己身上的疼痛,可是她连哼一声都哼不出来。

    脑海里最后的印象好像就是宁远的那一张脸了。

    “百媚!”

    咦?好像听到那个呆子的声音了。

    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这她是知道的。

    实际上,并非是幻觉,宁远心里不放心,找了很久都还是没有找到百媚的身影,却依然没有放弃,一圈一圈地找,一圈一圈地放大范围。

    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

    一个身穿红色袍子的男子双手固定着百媚的双手,身形不动而袍飞如风。

    百媚整个人都有些变了形的感觉,双眼血红却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假人似的。

    他的心,在这一刻像是被人摘了一般的疼,脑袋里嗡了一下,四肢都僵硬了。

    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怒吼了一句。

    然后手上的板斧就往那男人身上招呼而去。

    秋墨唇边掠出一丝笑意,果然这个人的血是不一样的,六族血液他都做过血咒的引子,如今血咒已然被端木青破坏,虽然还在他的体内却并没有办法发挥什么效用。

    用隐国人的血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而凡人的血个,更是不行,端木素原本就是集所有凡人血液阴性于极点的血。

    但是这个百媚是不一样的,是一种全新的血液,他喜欢,对他身体里的血咒有刺激性作用。

    这个时候突然闯入一个冒失鬼,已经完全没有影响了,要做的都做完了。

    一挥手,百媚如同一块破抹布一般,被直接扔给了宁远。

    宁远顾不得飞出去的板斧了,连忙接住她,一抱在怀里,心就咯噔一下。

    她如同一个缩了水的百媚,就是体重都变轻了不少。

    抱着她小心翼翼地蹲下来,宁远颤抖着手指放在她的鼻子下面,似乎还有一丝鼻息,但是,那是要十分小心才能够感受得到的。

    这个时候,宁远知道,百媚是必死无疑的了。

    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本身也并非什么善与之辈,手里头本来就有不少人命,而自己身边的同伴也死过不少,这个样子还能救得活,除非是大罗神仙了。

    想到这里,他一个堂堂八尺男儿,竟然落下泪来,不是掉下一滴两滴的眼泪,而像是个小孩那样,一串一串地滚落。

    “宁远!”

    突然一个十分虚弱的声音子啊怀里响起来,他一怔,才发现百媚竟然睁开了眼睛,只是人看上去憔悴极了,如同一朵陡然间失去了水分的花。

    他的心里一痛,这分明就是最后的一口气了,咬着下嘴唇才能够一边点头一边嗯了一声。

    百媚听到他应了,心里像是很高兴,扯了扯嘴角,想要笑出来,但是却没能如愿,只好算了,用尽了力气道:“我要走了。”

    这样四个字,让宁远却像是要断了肠似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手脚冰凉。

    “你……好好寻一门……亲事吧!”她说话的时候看着他,看不出来有什么神色。

    强忍了心里的悲痛,宁远的声音依旧细细的:“你明明知道,这个世界上,我只认你一个。”

    百媚笑了,只是她没有力气露出笑容,眼睛里却放出些异彩来。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看着他的脸,他的眼。

    以前似乎没有发现,其实宁远长得还可以,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般娘,只是皮肤好像太光滑了一点。

    “你送我的簪子……我……很喜欢!”

    一心只顾着伤心了,这个时候陡然间听到这一句,宁远呆了呆,转过脸去看她,却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笑意,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时候的她,真的跟一具尸体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我从没见你带过。”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的心意,她一直都明白,实在是没有必要再说,而此时不说什么,他又觉得好像十分十分的难过。

    “我怕你忘不了我。”百媚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何自己不带那簪子了,原来自己的顾虑竟然是在这里。

    “你不带,我也不会忘了你,这一辈子都是忘不掉的。”

    他原本嗓音就细,说这话因为哽咽,更是让人觉得断断续续的没有听清楚,但是百媚听清楚了。

    心里像是有一股清泉流过,说不出的舒畅,倒像是缓解了一点儿痛楚。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宁远,我们……我们来世重新相遇好不好?我……我等着你,到时候,我……我一定嫁给你。”

    宁远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揪着,却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边不停的掉眼泪,一边不停的点头。

    百媚终于扯出了一个笑容,然后闭上了眼睛。

    真好,还有来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