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百媚去了,就这样去了,宁远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敢去探她的鼻息,这一次是再也探不到的了。

    但是他的心里好像没有刚刚那么疼了。

    她说,来世她会嫁给自己呢!

    多好,还有来世呢!

    那么,真是很想要快点儿到来世啊!

    越是这么想,他越是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

    远处的那个人还没有走,像是看一出戏一样的看着他们。

    看到百媚死了,他站了起来,红色袍子的男人嘴边挂了一丝冰冷的笑:“难道你还想要跟我打?”

    他的话音才落,另一把板斧就削了过来。

    笑容在嘴边微微有些凝滞,然后眼睛蓦然间睁大,宁远就看到那斧子当着他的面,陡然间变成了灰烬。

    秋墨眼睛里却是挡不住的鄙视:“端木青身边的人都是这样执着的傻子吗?”

    就像是刚才的那个女人,明明知道打不过自己,却还不愿意束手就擒,非要个你自己打。

    现在的这个男人也是一样,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却还要愣愣地冲上来,这不是傻是什么?

    想到这里,秋墨就觉得烦,如果端木青身边全部都是这样的一群人,那可就真是没有意思了。

    对于自己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宁远神色未变,仍旧不顾一切飞身上前,就是要跟这个人斗个你死我活。

    不对,今天他真的是很想要死在这里呢!

    别人都说,死在同一天的是兄弟,如果是一男一女,死在同一天,然后葬在一起,来世就一定能够成为夫妻。

    百媚,你可要等等我,我要你的那个承诺呢!就算是追,我也要追你到来世,不嫁给我,你是没有办法摆脱我的。

    至于娘娘那里,就只能说一句抱歉了,他愿意留在她的身边,原本就是为了百媚,现在她死了,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很早以前,他活着的意义就只是这个女人而已。

    秋墨皱了皱眉头,他现在其实很不想跟人纠缠,好容易才蓄养出来的一点力气,用在这个人身上实在是太冤枉了。

    所以,当宁远欺身过来的时候,他想也不想,就直接一团火烧了过去。

    也许在端木青秋墨的眼里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可是在宁远的眼里看来,却是漫天的火光。

    可是,他是知道这个秋墨的,知道他就在这火焰后面。

    他甚至于连停顿都没有停顿一下,就直接穿过了那火焰,身子依然向前。

    当秋墨看到一个火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竟然有些吓了一跳,这个人疯了不成?

    嘴边的笑容越发的嗜血了,既然你这么不怕死,就发发善心好了。

    也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水,直接就泼在了宁远的身上。

    刚刚烧焦的皮肤,陡然间被浇了水,那是一种蚀骨的疼痛,但是这个人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一样。

    眼睛里就只有离他不远的那个红袍男人,在没有别的什么了。

    所以,当他的拳头打到秋墨的胸膛上的时候,秋墨感到自己的胸腔震动了一下,疼痛感瞬间弥漫开来。

    他愣了,他竟然被这个人给打了,区区一个凡人,竟然打到了他。

    顿时怒火冲天而起,想都不想便从土里面生出藤蔓来缠住了他的手脚,然后打算一把火烧死他。

    只是让他再一次没有想到的是,宁远的速度竟然那么快,不过是刚刚出拳打了他,然后就飞快地趁着他发愣的时间抱住了他的脖子,狠狠地啃住了。

    秋墨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这个男人这一次攻击的是他的要害。

    便是这么咬了一口,他就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有什么东西给漏掉了。

    当下心里的恐惧和恼怒胶结在一起,手心默然长出一尺长的利刃直接洞穿了宁远的身体。

    这凌空聚气成刃是最为耗费体能的,一般情况下,秋墨根本就不会用这样的法子,可是现在,他是真的有点儿怕了。

    一剑刺出去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将这个人甩掉,因为他还在抱着自己的脖子,而牙齿依旧啃在他的血管上。

    宁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受了什么伤,身体上的痛苦让他眼睛里脑海里就只有方才百媚死去的样子。

    他要他偿命,既然你把百媚的血液都抽干了,那么我也要让你放干血。

    所以,并非是他误打误撞地咬到他的血脉,而是宁愿一开始就盯上了他的脖子。

    秋墨气得不成样子,身体里某种东西的流逝越来越快了,这个人会拖死自己。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秋墨在心里着急。当下也不管什么好不耗费体能的事情了,直接在那聚气而成的剑刃上导上天火。

    这一把火,是直接烧向宁远的身体深处的。

    宁远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心里却隐隐地有些高兴,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就好了,他要去找她。

    眼睛里看到的就只有那一张脸,一个眼波横飞就可以让他三天三夜都睡不好觉。

    微微的一个垂首低眉,就叫他不知所措,生怕是哪里做的不好,让她不高兴了。

    而眼下,她说她在来生等他。

    他要去,他的方向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有她的地方。

    身体,渐渐地冷了下去,秋墨去还是掰不开他,只能一下又一下地垂着他的背。

    已经不能再使用异能了,不然他就要瘫倒在这里等着端木青把他给拎走了。

    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下之后,终于,宁远如同一个布艺娃娃一般被打落在地。

    “哼!”冷哼了一声,秋墨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一点,立刻止住了血液,然后飞快地逃走了。

    这个时候再被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一群隐国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他恨极了,要不是端木青对血咒的破坏,他秋墨会活得这么悲催吗?

    端木青正和韩凌肆说着话,地瓜走过来:“百媚阿姨呢?”

    端木青一听,笑着说他:“你还敢叫她阿姨,小心她又打你。”

    “我才不怕呢!”地瓜撇了撇嘴,然后又问,“她去哪里了,我找她有点儿事。”

    端木青正要开口,突然间发现,百媚似乎不见很久了,后面宁远说要找她来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端木青陡然间慌张了起来,连忙站起来往外走,韩凌肆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我怀疑百媚出事了。”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的神色慌张异常,像是陡然间被噩梦惊醒一般。

    韩凌肆不知道的是,从地瓜说这话提醒了她之后,她就感觉特别特别的心慌,这种感觉以前也出现过,每当她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

    一把扶住她,韩凌肆立刻吩咐下去:“以驻扎地为中心,方圆三里去找。”

    他原意是让端木青在这里休息,毕竟如今月份实在是大了,不宜到处跑动。

    可是端木青并不愿意,他吩咐下去之后,就立刻跟着众人一起出去寻找了。

    想想她的个性,和她平日里与百媚相处的情形,也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心情,如果强行要把她留在这里,只怕她的情绪反而会不稳,反而会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

    到底还是没有再坚持,只是让莫失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为了怕让她太过于奔波,韩凌肆自己冲在最前面找人,如果能够早一刻将百媚找到,端木青也早一点儿心安。

    人一圈圈阔大搜索范围,但是依旧没有找到,还是万千想起来,领过来一个孩子,据说这个孩子的异能有些奇特,倒像是那能够追踪的犬鼻。

    对人的气味特别敏感,而且很远的味道都能够闻得到。

    孩子还揉着睡眼,看到一圈的大人都还没有睡,当下就清醒了,然后有些紧张地问:“不知道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万千笑着让他不要紧张,然后拿出百媚平常用的东西:“百媚姐姐不见了,你能够找到他吗?”

    百媚平日里跟端木青在一次,伺候她的起居,但是端木青并不大需要人前人后的伺候着,所以,平时她也会到处走走。

    加之性子十分开朗,大人小孩倒是都跟她熟,那孩子听到这句话,立刻上前,十分认真地侦查着衣裳上的味道。

    然后又皱着眉头好一会儿,在别人看来像是在思索,他却指了一个方向,神色依然严肃,有点儿不像他这个年纪:“在那边,还要走个一里半的样子。”

    韩凌肆看了一眼这个特殊的孩子,心里十分感激,当先第一个就冲了出去。

    其他人也不落后,纷纷跟着去了,端木青心里着急,自然是不肯落下的。

    地瓜这样直接土遁过去,却被那小孩拉住了衣袖。

    “干嘛?”地瓜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

    虽然跟百媚平日里吵嘴,常常叫她百媚阿姨,可是她当真出事了,自己心里却也是十分紧张的。

    小孩却突然流下眼泪来,让地瓜吓了一跳。

    “地瓜……百媚阿姨她……”

    一看这个样子,地瓜方才的火气顿时没有了,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

    “她死了!”小孩哭得更伤心了,“好浓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