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等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场面让人心惊。

    百媚死了!

    端木青知道,她死了。

    从看到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但是奇怪的是眼睛里并没有眼泪滚落。

    只是站在那个地方,刚刚好可以看到她的地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她躺在那里,看上去都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不对,都不像是一个正常死亡的人了,浑身上下都像是被人把肉给抽走了,显得特别的干瘪。

    她嘴角扯了扯,然后就昏倒过去。

    韩凌肆一把拖住她,心里紧张得不行,看了一眼那边的百媚,然后皱着眉头吩咐:“把人带回去,小心照顾娘娘。”

    后面一句话是对莫失说的。

    可是,端木青却在这个时候又挣扎着醒了过来。

    这一次,眼泪才算是真的掉了下来,只是掉眼泪,嘴巴张开来,却发不出声音。

    莫失喉头堵得难受,就是一向没有什么情绪表露的她,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红了眼睛,狠狠地将胸口的闷气咽下去,才带着哽咽安慰端木青:“小姐,小姐,人已经去了,你注意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端木青却推开了她,也推开了围在那里的人,几乎是踉跄着过去的。

    然后在百媚的面前蹲下,伸手想要去碰一碰她的脸,手却不停的发抖。

    犹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七个人,她第一个说要跟着自己。

    而且十分实诚的说,是怕被仇家给盯上。

    然后小龙和宁远也跟着留下来了,这一眨眼过去,就五年了。

    端木青手掌下的她的脸,竟然没有了肉,像是摸着了一把骨头。

    韩凌肆眼见这幅场面太过于诡异,而且,现在端木青的肚子里怀有孩子,实在是有些担心会冲撞了她肚子里的小家伙。

    但是,她的性子,如何会不了解,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能够劝得住她。

    只能叹息地将她拉入怀里,让她有个依靠罢了。

    端木青转脸看着他,张了张嘴,终于哭出声来。

    在场的人多少都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隐国人,在他们的眼里雪女是高高在上的,何时看到过她这样痛哭,就像是他们心目中的神,陡然间走下神坛,成了一个凡人。

    可是,这样的凡人,却让他们觉得很亲切。

    “韩凌肆!她……她死了!”

    端木青哭得有些像个小孩,就像是对着他说,她最喜欢的东西不见了一样,却让他感到揪心的疼。

    这种情况下,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除了给她拥抱,除了让她知道他陪在她的身边,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

    “青儿!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来来回回,却只有这一句话可以说。

    那边陡然间有人惊叫起来:“这里还有一个!”

    端木青和韩凌肆齐齐一怔,就是眼泪都忘记了掉落,两个人飞快地往那边去,然后就看到死在灌木丛中的宁远。

    韩凌肆心下一慌,就看到端木青眼睛一翻,直接就倒了。

    这一次,她足足昏睡了三天。

    韩凌肆也就足足在她的床边陪了三天,他很怕!

    真的很怕,这一辈子,他害怕的时候不多,但是,似乎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个女子。

    “青儿!你是我的劫难,也是我活着的理由,我只求你好好的,真的!”

    紧握着她的手,韩凌肆有些不敢放开。

    其实,她是一个十分重情义的人,虽然总是表现得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虽然并不大热络跟别人交往。

    可是,他的青儿,却是最在乎自己身边的人的。

    这一次,百媚和宁远的死,对她的打击只怕是太大了。

    虽然她不说,但是韩凌肆知道。

    露稀的悲剧,她一直都没有放下。

    而后来莫忘的死,她更是耿耿于怀到如今,现在又加上百媚和宁远,韩凌肆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每一个在她身边的人,她就会不自觉地将他们当成是自己的责任,当成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死,就像是自己的一般。

    露稀和莫忘悲剧,已经让她觉得自己太不负责任了。

    现在又添上了百媚和宁远,叫她如何放得下。

    三天之后,端木青终于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已经长出青青胡茬的韩凌肆。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有些憔悴。

    “青儿……”

    韩凌肆的眼睛里盛满了担忧,好一会儿才想到:“要不要吃点儿东西,我煨着鸡汤呢!”

    看到他这样担心的样子,端木青心里也很不好受,嘴边努力扯出一丝笑意,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你等我一下!”韩凌肆简直喜出望外,连忙跑出去给她盛汤去了。

    端木青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坚强。

    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都已经到了隐国了,说什么也要完成自己的任务。

    虽然此时胃口确实是十分不好,但是看到他期盼的眼,端木青还是咬牙给喝了下去。

    喝了点儿东西,然后再吃了一些糕点,人觉得好多了,端木青便要下床。

    韩凌肆知道她要做什么,也没有拦着,只是扶着她往外走。

    有不少人在外面等着她,大概是听到韩凌肆说她已经醒了的缘故。

    看着所有人期盼的眼,端木青放开韩凌肆的手,脸色十分镇定地站直了身子,然后严肃的眼神扫过所有人。

    “我很好!”三个字落地有声,让所有人的心都跟着定了下来。

    “雪女!”大家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

    端木青这才在嘴边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十分笃定地道:“放心,我不会轻易倒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而且,我会很快找到我们的国人的!”

    她这样肯定的语气和表情,感染了所有人,虽然不知道她有了什么样的计划,或者有了什么样的发现,却莫名的让人安心。

    让众人都散去之后,端木青才和韩凌肆去了百媚和宁远的坟茔。

    “我做主让他们两个人合葬了。”韩凌肆淡淡地跟她说,并没有商量的语气,就好像这个意思是端木青一定会同意的一般。

    结果也确实如此,端木青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百媚早就已经心属宁远了,只是她自卑,在所有人面前那样爽利,那样骄傲,但是骨子里却是自卑的。”

    端木青轻轻地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不是没有想过要好好撮合他们,但是百媚的性子我知道,这一辈子是不可能了,就只能够等待下辈子了。”

    说到这里,她反倒是笑了:“我想我也不该太伤心了,毕竟,此时的他们也很安宁,一辈子打打杀杀,说不定这样的归属反倒是一种解脱呢!”

    说着又有些自嘲的笑了:“我现在倒是希望能够有来生,那么他们肯定会相遇的,肯定还是会在一起,那时候的百媚一定很好,一定内心言语都十分的骄傲,只是不知道宁远还能不能娶到她了。”

    韩凌肆仍旧觉得难过,虽然端木青已经表示她没事了。

    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韩凌肆道:“青儿,我们今生,来世,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端木青没有应声,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

    如果,如果能够永远这样多好,静静地在一起,没有那些纷杂的事情,就这样两个人。

    两个人站在这里没有多久,地瓜就飞快地跑过来了,身后还跟了很多人,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愣了一愣,很显然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

    从他怀里钻出来,端木青皱了皱眉头:“你们跑得这么急是做什么?”

    地瓜连忙煞住脚步,匆匆解释:“青儿,难道你没有看到吗?”

    “看到什么?”

    “红光啊!”

    “红光?”

    端木青越发不解了,转脸去看韩凌肆,但是韩凌肆也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看到什么红光。

    闻言,地瓜踮起脚尖看了看,挠着头道:“不对啊!明明就在这里,怎么会突然间就没有看到呢!我们大家伙儿都是看得真真切切的啊!”

    端木青看向他身后的人。

    果然一个个的都点头不迭:“没错,我们都看到了,就在这边,一道细细的红光,冲天而上,雪女你没有看到吗?”

    端木青和韩凌肆两个人脸上都有些奇怪,摇头道:“我们都没有看到啊!”

    “奇怪啊!”地瓜喃喃道,“刚刚明明都有看到的!”

    端木青陡然间想到一种可能,然后急切地问道:“地瓜,你看到的红光在哪个方位?”

    地瓜不解其意,但是还是指了指他们这里道:“其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因为在很远的地方看到的,现在走近了,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是啊!真的很奇怪呢!我们远远地就看到大概是在这个地方,可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了,奇怪。”

    周围都是一片窃窃私语,端木青默然不语。

    韩凌肆似乎看出她心里所想:“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端木青看他一眼,然后道:“我猜想可能这附近有一件什么东西,而且还是我现在正在找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