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东西?”韩凌肆觉得奇怪,端木青并没有告诉过他她要找什么,如果是要找什么稀罕东西的话,告诉他,利用他的关系来找不是更加容易吗?

    端木青摇了摇头:“我也完全都不能确定它会不会是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干脆坐了下来,双腿盘坐。

    只是肚子如今已经很大了,看上去有些让人担忧的味道。

    其实,到这个月份,端木青几乎已经全然失去了异能了,可是如果真是那件东西在附近的话,这是必须的。

    地瓜知道她要做什么,让所有人都噤了声,全部跟着她一样,盘腿坐在地上,静静地等待着。

    此处,只有风声。

    端木青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灵进入到澄净无暇的境界,然后静静地感受。

    衣袖里面隐隐地有紫色的光芒盛开。

    韩凌肆猜到了那是什么,很早之前他就见过的东西。

    只是此时他并不想大惊小怪地说出来,那并不是他的风格。

    一直都知道戴在她手上那原本摘不下来的手钏是一个奇异的东西,却从来都不知道奇异在何处。

    端木青感觉自己站在六芒星的中间,有许许多多的光线在她的周围环绕着,让她生出一种迷离之感。

    然后六芒星的六角飞速地旋转着,光线也跟着飞速的奔跑,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装在里头了,然后外面发生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端木青知道,此时的自己身怀六甲,即将临盆,这个时候不应该再这样拼命地进入灵虚状态。

    但是,这个东西不易出现,如果这一次没有把握好机会的话,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重遇了。

    她等不起啊!

    六芒星飞速地转动着,她要保持高度的清醒才会让自己不至于被那些纷杂的光线带到无尽的虚空里。

    这就是一种抗争,她和那些纷乱的抗争。

    终于,速度变慢了,那六芒星似乎也渐渐地归位。

    心中大定,端木青战在中间,破哟一种睥睨的感觉,看着那六个方位。

    一个个的都暗淡下去了,就只剩下了一道红色和一道紫色。

    紫色是自己身边的手钏,红色……

    全部的意志陡然间全部注在了那红色的一角上,面前豁然开朗,端木青睁开眼睛,就看到所有守在自己身边的人。

    韩凌肆一喜,立刻便露出一个笑容来,方才端木青的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来,但是地瓜却让他千万不要上前。

    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对于端木青来说应该是很关键的时候,所以到底也没有坚持。

    此时看她已经醒过来了,心里也就放了心,正要上前,却突然发现她眉头一皱“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慌了手脚,大家全部围上去,但是人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她却伸手一挡:“我没事!”

    然后扶着韩凌肆的手站了起来,用帕子将唇边的血迹擦拭干净了,笑着道:“没事,这件事情我会查,到时候再告诉大家,现在大家先回去吧!地瓜留下就好了。”

    韩凌肆看着他们都走了,才急切地问道:“是不是又是那个秋墨做了什么鬼?”

    竟然会让青儿吐血,那个家伙也实在是太过分了,早知道上一次就应该不择手段也要将他弄死了才是。

    而且,前面百媚和宁远的死,基本上也可以确定是那个秋墨所为。

    所以,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个人,韩凌肆就觉得浑身长满了战斗细胞。

    地瓜却跟他有不同的意见。

    扶住端木青的另一边,他有些忧心忡忡的味道:“青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端木青抬起头,好容易让自己的气平顺了,然后才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没错!你们跟我来!”

    韩凌肆依旧扶着她,生怕她又出什么事情。

    端木青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盏红色的灯,不慎明亮,却有着越来越明亮的趋势。

    “青儿,我们去哪里?”地瓜虽然不知道端木青要找的东西是什么。

    但是有一种直觉,这一次一定就是发现了她心里想要找的那个东西的踪迹。

    “跟着我走就是了。”

    六大神器是隐国的秘密,这一点,端木青并不想多说,对于地瓜来说,这样的事情知道了未必是福,但是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对外传扬,所以她才会把他给带了过来。

    可是其他的隐国人,端木青却并不想带。

    这里人多,看上去大家都是善良淳朴的隐国人,当然实际上也都是,可是难保里面会有一个两个不好说的。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大概是她这个在外出生的隐国雪女独有的思想吧!

    走了好长一段路,感觉应该就在附近了,端木青脸上露出希冀来。

    韩凌肆心里却是紧张得不行,生怕她此时会有个好歹。

    一路走到一处山体的断层处,看到那东西的时候,端木青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而韩凌肆和地瓜看到她停在这个断层的地方,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来这里是做什么。

    地瓜闷着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到,最终还是选择用问的方式。

    “青儿,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

    端木青转脸看着他,笑了笑:“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啊!”

    然后突然又叫了一句:“不对啊!我记得这个地方没有这个断层的。”

    韩凌肆点了点头,伸手摸了一下那边的泥土,然后道:“这确实是新出现的,从这个泥土的干湿程度来说,简直就像是刚刚被人劈开的一般。”

    地瓜一听就笑了:“哪有人那么厉害,能够把山给劈开。”

    端木青也笑了,伸手指了指那断层的山体中间:“说不定就是给它劈开的呢!”

    地瓜听了好奇,伸长了腿朝端木青所指的地方望过去,却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青儿,你说的是什么啊?怎么我没有看到。”

    韩凌肆也有些奇怪,她跟地瓜说的时候,他就跟着看过去了,但是也是一样,什么都没有看到。

    端木青看着他们两个人笑了笑,然后自己走上前,径自走向那断层的山体之间。

    地瓜和韩凌肆对视一眼,一起跟上她。

    却见她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

    转过身两个人看到那东西的样子时,都是吃了一惊,这是什么东西?

    “一把剑?”韩凌肆皱了皱眉,有些不敢肯定的问道。

    端木青笑着点头:“是一把剑。”

    之所以这么说,韩凌肆也只是觉得这个东西从形状上来看确实是有点儿像剑的样子,可是,剑身上却是树皮,准确的来说,是桃树皮。

    木剑不是没有,桃木剑更是很多,有很多得道的高人,便是使用桃木剑。

    但是,别人做桃木剑,那是用桃树干细细地打磨过的,而且都是娶长得特别结实的桃树,取其中间的部分削成的。

    这俨然就是一把没有经过任何打磨的剑,而且上面竟然还有老树皮。

    应该说老根上的皮。

    想到这里,韩凌肆陡然间又收起了方才微微带些轻视的情绪,十分认真地打量着那剑身。

    这一次,他完全将刚才那种哭笑不得给收起来了,这把剑,并非凡物。

    因为这不是人工的。

    它是自己长成这个样子的,也就是说,这本就是桃树根。

    细细看过去之后,韩凌肆越发觉得惊奇了,因为那剑上竟然有树皮的纹路,隐隐的是个“隐”字。

    实际上端木青第一眼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就知道这就是他要找的最后一件神器了。

    当时觉得好笑的原因是因为感觉这把桃木剑出现得也太过于平凡了一点儿。

    原本以为要经历什么特殊的事情才能够见到他,结果他就躺在那里,等待着自己来捡它,这也太过于草率了吧!

    端木青简直要为它抱不平了。

    地瓜站在一边,此时才找到机会开口一般:“青儿,这是什么东西啊?”

    “一把剑!”端木青笑着回答。

    地瓜撇了撇嘴,然后一脸不屑一顾道:“不就是把破剑嘛!有什么,你还跟个宝物似的。”

    如果地瓜知道六神器的话,一定也会将它当做宝贝的。

    只有韩凌肆不再多问一句,心里却清楚地知道,这一定跟隐国的辛秘有关,所以也就不再多问了。

    端木青心情大好,六神器竟然就这样聚齐了。

    按照离长老的说法,这个时候是隐国危难的时刻,六神器虽然看上去神龙见首不见尾,可是,这个时候却是一定会自己出现在雪女面前的,这是拯救隐国的根本。

    既然现在六神器已经到手了,端木青知道,这是老天在开始帮助隐国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冰封之地。

    只要找到了冰封之地,就一定能够找到国人冰封之处。

    只要将冰封的隐国人都救出来,然后除掉秋墨,她端木青,不,隐国的雪女,这一辈子的责任也算是完成了。

    以后的日子,就看上天愿不愿意成全了。

    “喂!隐国雪女,秋若水的女儿,我又回来了!”端木青等人正要离开,陡然间她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有些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