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个声音确实是很熟悉,但是只是端木青一个人而已,地瓜和韩凌肆却是从来都没有听过。

    端木青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有些奇怪,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转脸问他们两个人,却都说并没有听到,这就让端木青越发的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正要转身离开,那声音却又传了过来。

    “喂!这个秋若水的女儿,你不会忘记了我吧!我是那个守墓人啊!你母亲的守墓人,我们见过的,不对,是我们说过话的,你当真不记得了?”

    这么说着,那个人好像十分不高兴的样子,但是端木青的脸上还是有些迟疑。

    只不过迟疑了一下就记了起来:“是你?!”

    地瓜和韩凌肆都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而当端木青问他们听到什么人说话没有的时候,就已经是觉得十分奇怪了。

    “对啊!我替你母亲看守坟茔那么久,而你来过,我们还说过话的,你这个时候说不记得我,我可真是伤心呢!”

    端木青连忙道歉:“是我之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在此处。”

    实在是不会想到,因为此人原本就是一个孤魂,当自己寻到那梦境的时候,便是他自由的时候,她以为他已经灰飞烟灭了,哪里知道竟然还有这一茬。

    “我也觉得奇怪啊,我怎么会在这里,都是怪你母亲!”

    端木青一听,好生诧异:“怪我母亲?为何?”

    “你母亲好生奸诈,说好的只要你来了我就可以走了,谁知道飘飘荡荡没有一会儿就被迁到这里来了,动都动不得,说是等到你发现了这里我才走得。”

    端木青心里吃了一惊,因为此人离开秋若水的坟茔不过多久之前的事情,那后面是谁把他拒在这里的?

    很显然那此人想到的端木青心里所想,冷哼了一声道:“你母亲不知道多重视你,明明知道你除了要找到扶桑神木那里去之外,还要到这里来,所以老早就安排好了,只要我从那里解脱了,就会直接来到这里,根本就没有放过我。”

    想不到还有这样厉害的控魂术,端木青简直不敢相信。

    早前就听到夜魂说过,近代的雪女中,秋若水是唯一一个会控魂术的,到现在端木青也没有摸到那控魂术的门槛,所以自知与母亲的资质是完全不能比的。

    “好了,现在我可是真正的自由了,我留在这里只为了带给你一句话。”

    那人仿若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淡淡道。

    端木青却收敛了神色,十分恭敬地请教:“不知道母亲还留了什么话跟我说。”

    “你母亲说,这柄桃木剑你好好带着,还有你手上的另外三块玉牌,还是要到扶桑神木上面去。”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就弱了,好歹是将一句话给说完了,端木青心里不由得在想,这一次,他是真的去了吧!

    不得不说,心里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是感激的,至少被困这么多年,遇到自己的时候,语气还是不错的。

    “青儿!”看她面有戚戚焉,韩凌肆有些紧张。

    回过神,端木青摆了摆手:“无妨,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有些伤感罢了,我们回去吧!”

    临走端木青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百媚和宁远的坟墓,心里轻声祝福。

    第二天一大早,端木青就直接往扶桑神木而去。

    韩凌肆想要跟她一起,但是却被阻止了,原因是她要做的事情是隐国的隐秘。

    这话说得有些不好听,韩凌肆倒是也不介意,原本是担心秋墨捣鬼,端木青说是因为隐国的事情而隐瞒他,他心里半分怨言都没有。

    这一次,她挺着大肚子,连上去都十分困难,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只是这里也没有旁人,她就是想要让别人带她上去都难得很。

    还是上次的地方,看上去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从袖子里将那三块玉牌都取出来,就发现到了这里,这些玉牌都会自己悬空,安安稳稳地挂在半空中,跟之前来的时候一样。

    难道是因为当时自己就只找到三件神器,所以才只有三块玉牌能够让自己幻入梦境吗?

    端木青这一次进去的是一个蛮荒一般的世界,天地都是一个大烘炉,整个大地上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整个人间就像是一个炼狱。

    只是有的族类依靠着本事过得好一些,有一些差一些。

    端木青看到了怀有异能的各种人,也看到了没有异能的普通人,还看到了不是人来的人类。

    总之,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社会。

    人和动物一般的活着,相互追逐,没有任何的礼让。

    可以说,这个社会是完全原始的,原始到人为食亡。

    但是端木青还是没有弄明白母亲让自己来到这里的用意是什么。

    可是没有多久她就明白了,这不是给她展示一个多么粗暴的社会,而是告诉她隐国的由来。

    隐国到底是如何来的,很多人或多或少的都跟她说过,说得最多的是离长老,然后是夜魂,万千和地瓜叶说了不少。

    但是都只是说了一部分,只是他们知道的那一部分。

    这个梦境却十分的齐全,从最开始的发展,到中兴,到没落,到崛起,一应都在里面。

    大概是因为这个梦境太过于宏大了,还未曾说完,就开始梦境不稳了。

    端木青紧接着跌入下一个梦境,并不是像之前那般选到了哪个就是哪个。

    后来才算是明白,这最后的三块玉牌是一体的,所有的都是在讲着隐国的历史进程,看着隐国人勤勤恳恳相信相爱的生活。

    想想,母亲是因为知道隐国的劫难,知道自己必然是会被送到外面去,所以才会用这样一个梦境的方式来告诉自己这么多吧!

    果然,还是自己的亲娘亲疼爱自己,就算是自己猜呱呱坠地,却将这么多事情都安排好了。

    这一个梦境,也是三个小梦境,端木青觉得十分十分的漫长,好像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似的,甚至于她还想要在这个梦境里面寻找出口。

    当然,她找不到,这是秋若水特意为她准备的,根本就是意有所指。

    加上如今她已然是即将临盆,这样的情况下别说逃出这样强大的梦境了,就是在这样的梦境里面想要逞强动手都是不可能的。

    当然,端木青也并非十分无趣于这些东西,只是觉得很早之前就知道的东西,就算是用这样的方式复述,也觉得太过于乏味了。

    心下又转念一想,如果这个时候母亲自己在身边,就算是再絮絮叨叨,她也会十分耐烦的听完的。

    终于讲到了秋若水自己的这个时代,但是她并没有再讲了,然后只是告诉了端木青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桃木剑便是六大神器的方向。

    只要能够练成御剑,与桃木剑心意相通,它自然会带她去她要去的地方,也就是隐国民众的冰封之处。

    端木青心里暗道,为何非要这样麻烦,直接留书告诉她地方在哪里不就很好了吗?

    从梦境里跌出来,端木青看着四处茫茫的白色,陷入沉思。

    陡然间明白过来为何母亲要留这么多东西给自己看了。

    这分明就是一种鼓励,分明就是让她来认祖归宗的。

    她是养在外头的雪女,跟隐国并没有什么感情,相对来说,隐国的情况就显得太过于复杂了,同时也太难了。

    这样的对比,雪女为何非要死死地为隐国卖力呢?

    刚才的那个长长的梦境就是隐国的历史,和所有资料,让端木青看便是让她知道隐国的所有,让她自己对隐国产生归属感,然后才会全力带领族人争取更好的生活。

    端木青震惊了,原来母亲竟也是这样有谋划的人。

    可是现在除了好好想想该怎么御剑之外,并没有别的选择。

    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是将拯救隐国当做是自己的事情,所以在这个时候,面对冗长的历史画卷,她才会觉得有些无趣。

    但是既然明白了母亲的一番苦心,她也就不会再过多的抱怨了,当务之急就是按照梦境最后的指引,练成御剑术。

    可这件事情却让她着实犯难了。

    如果身上没有这块骨肉,如果她还是能够全力发掘异能的端木青的话,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用也混的话来说,她的天资虽然不是所有雪女里头最好的,但是却也绝对不会差。

    但是问题就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么办法利用异能,也没有办法让肚子里的孩子不存在。

    可秋墨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前两天他悄悄地摸进这里,还不知道目的何在,白白的去了一个百媚和宁远,却不直达他合适才会重新现身,来一个光明正大的对决。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想到稳妥的法子,端木青只好先从扶桑神木上下来。

    陡然间又想起来上一次在这里听到母亲说,隐国的解封之火就在这扶桑神木的下面,不知道还要多久她才能够将这里打开。

    伸手摸了摸树身,唇角弯了弯:“等着吧!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