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匆匆赶来的时候,端木青正在死磕御剑术,正在扶桑神木上飞得歪歪扭扭,他就过来了,一脸急匆匆的样子。

    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端木青就直接掉到地上去了。

    “你怎么来了?”

    这些天都是端木青一个人在这里,并没有其他人进来打扰,就是他也只是守在外面。

    此时这么匆匆进来,定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青儿,北燕和西岐开始夹击东离了,母后有些支撑不住,朝内人心浮动,我……”

    他话还没有说完,端木青就阻止了他:“我知道,你快些回去吧!”

    说到这里,韩凌肆有些内疚,看着她的肚子眼睛里带有怜惜:“原本是想要看着孩子出世的,但是……现在这一去,只怕……”

    端木青知道他心里所想,说没有遗憾也是假的。

    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吧!谁生孩子的时候,不希望自己的夫君守在自己的身边。

    毕竟孩子是两个人的,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才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出生仪式。

    上辈子瑾哥儿出生的时候,赵御风并没有守在自己的身边,当时心里也是难过的,后来想明白了,其实人家根本就没有用心对待自己母子,又如何愿意守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韩凌肆不一样,两个人经历的太多了,对对方的信任甚至已经开始超过了自己。

    他是爱自己的,也是爱肚子里的孩子的,这一点,根本就不需要怀疑。

    这个时候,难过是一回事,却也是出自真心的希望他尽快赶回去。

    有国才有家,不到一定的位置,是看不到某些风景的。

    狠狠地抱了抱她,韩凌肆目光中有些泪光闪烁:“我不能在你身边,你千万照顾好自己,我不云逊你初一点儿事情,你可听明白了?”

    端木青笑着点头,将所有的难过都压回到自己的肚子里。

    他废了许多力气才能够到这里来陪着自己,但是因为自己私人的事情,两个人却很少在一处,这一点,她心里已经是有了愧疚。

    “你虽然不能看着孩子出生,便给孩子取个名字吧!”端木青从他的华丽抽身出来,脸上已经坏死盈盈笑意了。

    “嗯!”沉吟了一会儿,韩凌肆还是决定将那些或文雅或清贵的名字都放弃了,“我想,咱们的孩子不求大富大贵,只要开心就好,就叫长乐吧!”

    端木青听了,笑得眉眼弯弯:“长乐,韩长乐,好!”

    韩凌肆却皱了皱眉:“倒是我这个姓不好,配上咱丫头这个名字,反倒没那么好听过来。”

    端木青立刻脸孔一板:“这叫什么话。”

    总算是让妻子开心了些,韩凌肆哈哈大笑:“不管好不好听,终究是我韩凌肆的闺女,这个名字是跑不掉的了。”

    这才让她重新展颜。

    今天,也就不再接着练习御剑了,端木青亲自送他下山。

    看她送了一程又一程,韩凌肆心里不舍,只一个劲儿让她回去。

    “我就送你到水边,”伸手抚了抚丈夫的面颊,眼睛里情谊难消,“放心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终究还是一马轻骑去了。

    韩凌肆忍了很久才没有回头看她。

    只一心想要快些回去将事情都办妥当了,然后再回来。

    此时他才知道,只有她在身边的时候,他才会有归属感。

    那里虽然是他的国家,是他的出生地,是他祖宗们世代所居之处,可是,却并不是他的家。

    这个有妻子有女儿的地方,才是他的根系所在。

    端木青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了,才放下挥舞的手,怔怔地看着那边的房间,眼睛里的不舍铺天盖地。

    莫失默默上前,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姐就快要生产了,好歹注意点儿,这里这么远。”

    端木青握住她的手,仍旧看着那边,垂下泪来。

    “不过就是去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的,那秋墨已然不敢轻举妄动了,我相信韩凌肆,他一定能很快解决这个麻烦的。”

    莫失一贯不会说话,但是这个时候仿佛是被逼的一般,竟然也能够说出这么多安慰人的话。

    只是端木青依旧垂泪,依旧恋恋不舍。

    没有爱过人的她也不知道还要怎样相劝了。

    她不知道此时的端木青心里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仿佛夫妻这一别,就再无见面的时候了。

    但是这话她不能说,她害怕,害怕自己这无端端的想法会真的成了真。

    这种恐惧让她有些发抖。

    “小姐,你就听我一言吧!走吧!”

    莫失还是将她拉走了,心却因为端木青的神色而变得沉重了。

    秋墨前些时候突然过来,带走了百媚和宁远两条性命,便知此人还是没有放弃,端木青心里有些害怕。

    因为此时她还没有练成御剑术,还没有找到隐国人冰封之地。

    虽然眼下有些胜利在即的感觉,但是毕竟还差那一步。

    而这一步,却是最关键的一步。

    秋墨就像是隐藏在脚边草丛里的一条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跳出来咬上一口。

    这种突发状况,有些让人担忧。

    只是此话她不能对其他人讲,对于隐国人来说,他们对于战争的敏感度太低了,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培养能够培养的出来的。

    与其让他们提心吊胆,还不如与干脆让他们安静等待。

    有万千和地瓜看护众人,心下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大概是因为韩凌肆的离开,端木青情绪有些低落,将他送走之后,便决定今天不再练了,好好休息一天好了。

    到晚上的时候,肚子却疼了起来,吓得一干人等不知所措,还是麻姑有经验,一看便知道是要生产了。

    但是足足让人等了一个晚上,孩子却没有生下来,阵痛却过去了,端木青好生无语。

    “小小姐是有福的,这个时候就知道在小姐的肚子里让小姐照看了。”

    端木青撑着后腰站起来,指着肚子笑道:“还有福呢!没事瞎折腾人才是真的。”

    莫失看着她走过去,有些犹豫:“小姐,我看这些天还是免了吧!等到小小姐出生了之后再去不迟。”

    “不将这事儿办妥,我心里始终都七上八下的,还是早早地将事情解决比较好,这丫头只是昨儿晚上闹了一晚上,平日里并不坏的,实际上倒算是乖巧了。”

    心里虽然担心,但是这是事关隐国的大事,莫失也不好太强硬的阻止,担心是有的,最终还是让她去了。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一天,在练起来的时候,端木青反倒是觉得如有神助,竟然取得了跳跃性的进步。

    虽然还没能够与桃木剑人剑相通,但是却能够十分准确地指引它按照自己的意思行动。

    这让她感到大为惊喜。

    难不成昨晚发动便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已然长成,然后自己的异能也开始逐渐恢复不成?

    这么想着,便更加不愿意偷懒了,非要尽快将这御剑学会不可。

    莫失和小龙几个知道情况的,心里都担心得不得了,反倒是被保护得很好的隐国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当是雪女如今这样紧着修炼,他们不日就会回到原来的隐国了,所以个个的脸上都是笑容。

    北燕皇城深处,秋墨脸上一团黑气,但是看着夜空的眼睛里却带着笑意。

    “端木青啊端木青,你的女儿就快要出世了,怎么着我这个前长老也要去看一看才行啊!好容易呢!”

    他原本生得极为妖娆,但是此时脸上覆着那一层不知道什么的黑色,就显得有些可怖了,偏还笑得那样诡异。

    “国父,血池是否还要添入新血?”一个穿着内廷服制的人恭恭敬敬地出现,脸都快要弯到脚面上去了。

    从他发抖的样子看来,应该是十分惧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但是秋墨却一反常态的十分高兴,长袖一挥,笑道:“当然要!”

    如今血咒被震,他也免不了寻常隐国人的弊端,多使用一次异能,身体便衰竭一点儿。

    但是他身上依旧有血咒,仍旧能够利用血咒支撑,只是那血咒被压制之后,加上端木素这个最好的引子被带走了,就只有利用不停地注入新鲜的血液来给自己引入能量了。

    只是,他刚刚得到一个十分重要的发现。

    原来端木素只是六神器之一。

    如果能够将六神器握在手里,加上她女儿的出世,端木青就只是一个摆设了,同时也就成了一个废物了。

    至于新的雪女,那不过就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

    想到这里,心情陡然间大好,当下便狂笑出生。

    北燕的皇城,到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居住,周围都是一片死寂,即使有伺候的宫人,也都隐匿在角落里,此时他的笑声就像是夜空中扑棱着翅膀的乌鸦。

    韩凌肆,端木青,你们等着吧!

    听说,北燕和西岐联手得不错,东离似乎有些困难呢!这是一个好消息。

    原本那个弯着腰不敢说话的内侍抖得更加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