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寒冷的冬天,端木青的额头上却渗出了密密的汗水,此时她双眼紧闭着,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痛苦。

    远远地看来,衣袂翻飞于高空之上,脚下不过一柄制造粗陋的桃木剑,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若是叫以前的露稀瞧见,只怕要笑说她是女道士了。

    实际上,正如之前端木青所想的那般,自从那一晚上的胎动之后,她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异能又开始萌发。

    像是从一个最初的状态醒过来,果然雪女母女是相互牵制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此时她学起御剑来,就更为得心应手了。

    只是现在与剑魂的勾通还有些需要加强。

    剑魂并不太容易感知,端木青也是极度小心全神贯注而为,才能够察觉到。

    不过让她感到欣喜的是,经过三天的刻苦练习,与剑魂的感知倒是越来越强烈了,不光是她,便是带在身边的避水珠紫金手钏也开始发出共鸣。

    端木青知道,这是时机快要成熟了。

    在太懂过后的第五天,端木青终于能够完全放任自己的意识,任由桃木剑带自己前往。

    虽然不知道是往哪里去,可是人与剑完全相通之后,根本就不会担心它会带自己前往哪里。

    桃木剑似乎有些兴奋,一路急速背上,在冰天雪地里飞行。

    端木青也开始慢慢地不再觉得冷了,好像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温度。

    飞过层层白雪皑皑的叠嶂,还有已经成为了冰帘的瀑布。

    桃木剑竟然带着她直接往一处峡谷降落,原本在高空是看不出这里是峡谷的,但是当无尽的将落实中都没有到达尽头的时候,端木青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一座深深的峡谷。

    至于到底有多深,端木青不知道,只觉得飞了好久好久,依旧没有降落到底端。

    只是,在一成不变的白色风景中,端木青陡然间惊呼出声。

    因为她看到了,看到了深谷两岸的风景,并不在是只有冰雪了。

    她看到了人,看到了人脸,看到了小孩,看到了老人,看到了男人,还看到了女人。

    端木青震惊了,此时这些人都像是一个个冰雕,脸上的表情定格在一个瞬间,看上去却并不呆滞,很显然他们是突然间变成这样的。

    而他们脸上的表情最多的却是惊骇,好像完全没有料到那一刻发生的事情,然后所有人就定格在了这一刻。

    桃木剑终于停了下来,但是这并不是在峡谷的深处,而是停在半空中。

    端木青一张张脸看过去,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就自作主张开始掉下眼泪来。

    陡然间,袖子里的龙鱼立刻飞出,像是十分急躁的样子。

    一开始就知道,要解救被冰封的族人还是要依靠六神器,端木青也不敢再耽搁,立刻带着他们回程。

    现在最好是不要耽搁,尽快将族人救出,只要隐国的冰雪全部都解除了,那么隐国才能够开始建立自己的防御系统。

    秋墨再想要做什么,可就不容易了。

    想到这里,端木青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脑袋,恨不能立刻就将扶桑神木底下的解封之火引到此处。

    端木素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一开始,端木青就让人将她送到阙婵山去养身体了。

    碧血黄泉也因为带着并不是很方便,才让她一起带走了。

    现在却是需要他们回来的时候了。

    一回到屋子里,端木青便立刻让地瓜去将端木素接回来。

    而这几天她的心绪却越发不宁了,来来回回不知道该做什么,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

    可是莫失却说是因为她快要生产了,让她好好休养。

    就是麻姑等生过孩子的人,也都赞成莫失的说法。

    只是端木青真是坐不住。

    在等着端木素等人过来的时候,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就只好依旧去御那把桃木剑了。

    这一天,一大早还没有起床,肚子就开始痛了起来。

    莫失一刻不敢耽搁,立刻让人过来帮忙。

    灵儿这一次总算是没有乱跑,给她把过脉之后,十分肯定地点头:“没错,是要生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慌了手脚,做什么的都有。

    烧水的,着急的,找剪刀的,熬参汤的。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端木青反倒是镇定了,前世并不是没有生过孩子,所以,倒也并不十分怕。

    看到她那样平静的样子,众人长长呼出一口气,只要她自己稳得住,一切都还好说。

    出人意料的,长乐在端木青的肚子里那样乖巧,到临了出生的时候却不顺畅。

    一直到傍晚都还是没有生下来。

    端木素倒是回来了。

    听到说正在产房里,顿时激动的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风吹过,有细细的吟唱声传来,端木青便知道妹妹来了。

    端木素也顾不得那么多,将手上养在盆子里的碧血黄泉往床头一放,便握住了姐姐的手:“姐姐,你感觉如何?慢慢来,生孩子是急不得的。”

    这会儿,阵痛停了一会儿,端木青一听就笑了,还点了点她的鼻子:“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说得好像你生过似的。”

    端木素脸上一红,然后突然陷入沉思,摇了摇头道:“我看过很多人生孩子,光是姐姐你就是第二回了,但是,我自己从来没有过。”

    陡然间想起来,如今的端木素已然不仅仅是端木素而已了,更是气魂,她有前世今生,她有所有的记忆。

    看到姐姐不解的眼神,端木素笑道:“你不说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呢!现在看来,我活了那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生过一个孩子,没有一个孩子是我自己生出来的。”

    这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称得上是一个悲剧了,端木青握住了妹妹的手,有很多话哽在喉头说不出口。

    倒是端木素立刻撇开了,看到一旁站着的一群人都有些疲乏了,便笑着道:“我看姐姐这个样子,大概还有好一会儿,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没得在这里熬得没精神了,如果我瞧着要生了,再叫大家过来就是了。”

    端木青听了,连忙抓住她的手道:“你也不要守了,才刚敢了那么远的路,这会子守在这里,还不要把人给熬坏了,你身子骨又不好!”

    端木素一听,便嘻嘻哈哈笑道:“我这一路都在睡,现在哪里还休息得下去?倒是想要陪陪姐姐,外甥女出世,她父亲不在,我这个小姨好歹也要陪一陪的。”

    看到端木青就要生孩子了,端木素原本的阴郁也一扫而空,又经过这段时间的与别人交流,如今说话已经没有障碍了,这样看来,倒是让端木青放心多了。

    听她提起韩凌肆,端木青眼睛涩了一下,还是笑道:“没有办法,谁让你外甥女有个那么有能耐的爹呢?!”

    端木素对这句话很是不赞同:“什么能耐不能耐的,当了个皇帝就叫能耐了?上辈子那赵御风不也是当了皇帝的吗?多少要眷顾着自己的妻儿才是。”

    说着又觉得这番话会让端木青心里难受,又补了一句:“不过眼下战乱,倒是可以理解。”

    这话说得端木青又笑了。

    自从端木素有了自己的记忆之后,性子就变了许多,跟从前大不相同,倒是喜欢调皮几句。

    而端木青也喜欢她这样的性子。

    比之于从前倒真是好了很多。

    “姐姐,你这么急匆匆地把我们叫过来是因为已经找到了吗?”

    端木素是如今这个世界上除了端木青以外唯一知道六神器的人,一开始,端木青就告诉了她关于六神器的事情,而后她跟其他的几件东西之间也有灵犀,便自己也弄明白了。

    这会儿端木青如此着急地把自己找过来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很有可能找到桃木剑了,现在要等的就是打开冰封,换回到原来的隐国了。

    端木素很是高兴。

    端木青笑着点头道:“原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听母亲说,只有桃木剑能够找到族人所在,所以,这些天我都在忙着依靠桃木剑找人,所幸终于找到了。”

    端木素闻言,脸上露出笑意来:“找到了好啊!只要隐国恢复了正常,我们这六个老家伙也就可以退了。”

    陡然间说出这么一句话,端木青愣了好一会儿,才知道竟然是端木素的本真在说话。

    心里微微有些不适应,还有些伤感。

    发现了她的身份自然是好,可是又突然发现,自己妹妹这样一个关系在他的人生中不过就是匆匆过隙而已。

    看到姐姐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端木素连忙问:“可是又痛了?觉着怎么样?要不要我去喊人?”

    这会子倒又像是端木素了。

    摇着头笑想自己太情绪化了,端木青笑着道:“没有,我……”

    话才说了一半,立刻皱起了眉头:“素儿!我……好痛!”

    端木素一惊,知道姐姐若不是真的疼,万不会这么说话,当下就冲了出去找人过来。

    “素儿!”端木青想要叫她一句,她却已经跑了出去。

    端木青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间觉得十分害怕起来。

    这个屋子,好像温度都降了好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