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腹痛难忍,但是妹妹已经是跑了出去,叫也叫不回来了,没有办法,只好静静地忍着。

    只是奇怪的是,端木素和其他人却一直都没有过来,她自己都能够感觉到似乎是要生了。

    “素儿!”强忍着疼痛,端木青再叫了一次。

    “姐姐!你怎么样?”端木素总算是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这个屋子好像顿时又恢复正常了,可是刚才的感觉那样强烈,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觉。

    端木青有些怀疑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她接着怀疑了,撕裂般的疼痛感从下身袭来,几乎没让她疼过气儿去。

    “雪女,你再使劲儿!就快要出来了,快点儿。”

    端木青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也不知道这长乐是怎么回事,平日里乖乖巧巧的,踢都不怎么踢母亲,这个时候到时为难起她这个当娘的来了。

    端木素急得不行,但是生孩子她是真的没有经验,就只好趴在姐姐旁边给她加油打气:“姐姐,你得要加油啊!深呼吸,跟着节奏!”

    倒是把端木青给惹笑了,始终,妹妹在她心里都是一个小孩子的形象,这会子倒像是个稳婆了。

    谁知道这一笑,竟然就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端木素一愣,然后才惊喜地喊了一句:“外甥女出来了!”

    孩子的哭声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端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端木素也高兴得了不得:“果真我们长乐是个女孩子,姐姐怎么使劲儿都不出来,一笑,就将她给笑出来了,将来肯定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个孩子怎么样也算是生了一整天了,端木青也着实是累着了。

    可是偏偏又不想要这么快休息,睁着一双眼睛就是想要瞧瞧女儿。

    那边大家都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端木素还是最了解姐姐的,将长乐收拾了一下之后,也不管其他人了,就只抱着她坐在端木青的床头。

    “姐姐你看,一出生就睁着眼睛呢!这么大一双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坯子,一定是遗传了姐姐。”

    端木青一看那就像是韩凌肆的凤眼,竟然无言以对,妹妹也太能扯了吧!是个人都知道这一双眼睛定然是遗传了韩凌肆的。

    想到韩凌肆,端木青又幽幽地叹了口气,长乐出生,他到底是没有在跟前,不然此时,肯定是高兴坏了,她都能够想象到他看到孩子的时候的表情了。

    听到姐姐叹气,端木素根本就不用看也知道是为什么。

    看了一眼屋子,其他人都退了下去,就只有她们姐妹两个,不,还有小长乐。

    “姐姐可是在想姐夫。”

    “胡说什么呢!女孩子家家的,也不害臊。”

    听到姐姐这样说自己,端木素一点儿异常的表情都没有,只是点了点头道:“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不知道这一世怎么就成了那副德行。

    害臊什么的,几辈子前就丢光了。”

    端木青无奈,也懒得说她,就只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睛里说不出的爱意。

    “姐姐现在打算怎么办?虽然说是事情要紧,但是好歹还是要坐满一个月的月子才好,不然以后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端木青抚摸着女儿的手顿了顿,还是摇头道:“算了,还是将事情解决了的好,不然我总担心会出什么事情,不瞒你说,这段时间里头,我一直觉得心绪不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

    “我听说过,女人生孩子前总有些乱七八糟的情绪的,每个人都一样,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了,好好养身子要紧。至于小外甥女,我帮你带,定然带得妥妥帖帖的。”

    两姐妹正抱着孩子在说话呢!大概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此时韩凌肆不在,端木青想要跟自己妹妹多亲近亲近,所以,也就没有人进来。

    端木素看姐姐神情抑郁,端木素笑道:“说到现在,你还没有抱过长乐呢!可有力气?”

    端木青笑了笑,从薄被里伸出手来:“给我看看这丫头。”

    正要将孩子抱过去,陡然间一阵强风刮过来,两个人还没有反应,就看到那边一个人立在不远处,手里却抱着孩子。

    端木青顿时着急起来,噌地一下坐直了身子:“秋墨!你要做什么?”

    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可不就是秋墨。

    只是到这个时候他看上去再没有之前那般精致妖魅的美了,反而一整张脸上都带着狰狞的笑意,浑身却充满了血腥味,一看就知道他定然是又用了血池。

    端木素看到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害怕,可是一想到此时外甥女还在他的手里,也就顾不得了,娇斥道:“你快把孩子放下!”

    秋墨咕咕地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她们:“你们觉得这个时候你们能跟我说什么?”

    这么说着,他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端木青只觉得一口血哽在喉咙里,闷得胸口生疼,也顾不得更多了,直接牵出一根婴儿手臂粗的藤蔓,想要将女儿抓过来。

    但是,此时她的元力还没有恢复,别说抢回孩子了,秋墨只是轻轻一个抬手,就让那藤蔓直接变成了齑粉。

    而端木青反受一掌,顿时便没有了反击之力。

    端木素立刻扑上前,挡在端木青身前:“姐姐怎么样了?你这个恶魔!”

    这个时候的端木素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软软弱弱的丫鬟了,所以言语间也没有那种怯弱,倒是让端木青放心了些。

    “来人呐!”

    眼见姐姐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端木素心里急得不行,但是她虽然是六神器,可是其实并没有什么实力,只是身上有着蕴藏着来自远古的力量。

    她只是这样一个力量的储存者,并不能自己发挥出来。

    秋墨笑得更加欢了:“你以为我们这是在哪里?”

    端木青一惊,陡然间想起来,之前她就觉得这个屋子似乎变得有些奇怪。

    当下也来不及跟依旧一脸不明的妹妹解释,飞快地奔下床,直接跑到窗边,看到窗外的景致时,几乎没有震惊顿地。

    她转过脸,惊骇地看着秋墨:“你……”

    “是不是很奇怪,我竟然会空间转移?”秋墨脸上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然后无不骄傲道,“原本这样的异能,是你们雪女才能够拥有的,我不过是隐国一个十分普通的百姓罢了。

    但是,现在你也看到了,你雪女没有的,我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拥有,要的就是告诉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伸出一根食指,在端木青面前晃着,脸上的笑意越发的变得轻蔑了,然后看着自己怀里的婴孩道:“如今,新任的雪女已然出世,只要你一死,血咒的压制就是个笑话了。”

    端木青心里一惊,眼看着他要走出去,连忙飞身挡在门口:“把我女儿留下!”

    端木素想要阻止都完全来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姐姐被那秋墨打飞,直直地撞在墙上,然后滑落在地。

    “姐姐!”端木素连忙跑过去扶住她。

    “素儿,快去,救救长乐!”

    嘴角渗出血来,但是眼睛却还是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孩子,眼看着他将孩子抱走。

    手里却拽着妹妹的衣裳,此处没有旁人可以相求,只希望妹妹能够救救孩子。

    端木素只觉得肝肠寸断,却偏偏她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可能阻止那个秋墨。

    艰难地将地上的姐姐扶起来,撑在自己瘦弱的肩膀上,将她拖回去。

    端木青眼泪飞快地滚落,一拳拳打在妹妹的身上:“别管我,别管我,去救长乐,快去救长乐啊!”

    虽然被打得很疼,但是她知道背上姐姐的心里更疼,她不能放弃。

    咬着牙将她放在床上,端木素一语不发,然后轻轻地走到门口,将那门关上。

    也将姐姐的视线彻底地阻隔。

    “端木素!”端木青一双眼睛圆睁,死死地盯着妹妹,“我让你去救长乐!”

    看着姐姐已然被血染湿的衣裤,咬了咬牙,端木素依旧不发一语。

    安静地去隔壁房间烧水。

    屋子里静极了,端木青几乎听到自己心跳纷乱的频率。

    此时只有满满的无助,长乐竟然被带走了。

    她忘记了,长乐是下一任的雪女。

    秋墨既然拿不住她,却可以拿住长乐。

    而此时却是自己最为薄弱的时候。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这段时间里,秋墨一直很安静,除了百媚的事情之外,基本上都属于闭关的状态。

    原来他一直都在等。

    等长乐出生的时候,正是自己的异能还没有恢复,而新任雪女又已经降生的时候。

    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契机。

    她怎么会这么糊涂,怎么会这么笨?

    眼睛涩涩的,感觉想要流眼泪却流不出来。

    他会把长乐怎么样?端木青不敢想,更加不敢想若是韩凌肆知道这件事情,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没有多久,端木素就端着热水进来了。

    看着姐姐黯然的样子,她微微垂下了眼睑,好一会儿才重新抬起眼来,坚定道:“姐姐,长乐已经出生了,这段时间,你的异能会逐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