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陡然间明白了妹妹的意思,陷入了沉思,可是脸上依旧带着浓浓的悲伤和恐惧。

    端木素知道姐姐性子一向坚韧,只是这一次涉及到的是她刚刚才生下来的女儿,所以才会这样抉择不定,当下也不再催她,只是安静地给她擦拭身子。

    她才刚生产完,经历了这么大的动静,对她的身子来说,损耗不小。

    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这样,实在是不可取。

    “可是,她是长乐!”端木青猛然间抓住妹妹的手,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她。

    “我知道!”拍了拍姐姐的手背,端木素也泪盈于睫,“我知道,我知道长乐是姐姐的心头肉,我也很担心她,可是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只有先让长乐呆在那个恶魔的手里。

    只有姐姐你恢复了,只有你好好的,才能够有把握与那恶魔一战。”

    端木青面如死灰,道理她都懂,但是,担心却并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

    “他会对长乐怎么样?”

    端木素轻轻地摇头:“我也不知道。”

    但是她立刻转过脸,想要安慰姐姐两句,话到了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这个样子的姐姐,大概是怎么劝也还是避免不了伤心的吧!

    只怕还是要靠她自己了。

    夜凉如水,端木素坐在门前,看着与她们屋子完全不同风格的宫廷院落,心里也是一样的发愁。

    万万想不到这个秋墨竟然练成了空间转移,让她们连同那间屋子一起移到了这里,这个她们原本离开的地方。

    上一次逃出去依然是十分艰难,不知道这一次,又该要怎么办才好。

    正怔怔地想着,后面有人从屋子里走出来。

    端木素连忙起身过去扶住她:“姐姐怎么出来了?这会儿为何不好好躺着,你的身子受不住。”

    端木青脸上没有什么血色,轻轻摆了摆手:“无事!我想出来透口气。”

    “都说女人生孩子之后的一个月要好好保养,一丝风儿也吹不得的,你这……”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端木素打断她的话,抬头看向天空。

    心里叹了一口气,端木素也不再说什么了,转身从屋子里拿出一把椅子,替她垫上厚点儿的褥子,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来。

    “素儿,我现在人都是糊的,长乐被抓走了,脑子就完全乱了,多亏有你在身边提醒我。”

    这样软绵绵没有力气的言语,让端木素心里十分难过,却勉强笑道:“我不帮你不行,这是我的使命。”

    两姐妹正说着话,那咕咕的笑声陡然间又响了起来。

    端木素一个箭步挡在了端木青的面前,如同护着小鸡的老母鸡似的。

    鼻头一酸,端木青心里不知道该作何滋味,两世为人,妹妹都曾经这样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

    “你又来做什么?”

    端木素吼出一句之后,秋墨的影子才现了出来,然后看着两姐妹就开始笑。

    那笑声,听在耳朵里,实在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而两个人的目光陡然间都被他手上的婴孩给吸引了。

    “长乐!”端木青立刻就要上前,但是被端木素给拉住了。

    方才才把孩子抱走,这个时候突然间又跑回来,任是谁,也不会觉得这是安了好心。

    可是端木青此时却是思女心切,看到长乐的时候,她便已然不会用自己的脑子思考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大概也是思念你的女儿的吧!实在是不忍心你们母女分离,所以,抱过来给你瞧瞧罢了。”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斜眼看着端木青,眼睛里尽是调笑的味道。

    端木素皱着眉头看着他,端木青已然是完全失控了,这样的情况下,她不能再乱了,不然就真的让这个人得逞了。

    秋墨笑完之后,看到端木青一副瘫软的样子,似乎感到很满意,然后笑着指了指端木素道:“说起来,我们好歹相处一场,你也不至于如此恼恨我才是。

    人生有缘才会相遇,我们在一起那么久,这缘分可是深了去了呢!”

    想起那段时间,端木素简直恨得牙痒偏偏无可奈何。

    “什么叫做相遇即是有缘,我何时要与你相遇?分明就是你使下阴谋诡计才将我弄了去的,别在那里给自己找那些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了。”

    秋墨立刻就笑了,一样的猖狂,这个时候的秋墨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是啊!是我把你带走的,但是真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六神器里面的气魂,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当时我手里拿的是个宝啊!

    还只当你是血咒最好的引子而已呢!”

    端木青听到这句话陡然间清醒过来,他竟然知道六神器,这对于端木素来说太过于危险了。

    一把把妹妹拉开,端木青几乎目眦尽裂:“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看着不就好了?”话音才落,端木素就像是一块被磁铁吸过去的铁块一般,滑到了他的身旁,纤细的脖颈被箍在他的手里。

    “不!”端木青一惊,慌张地摇头,不可以!

    好在秋墨松开了一些,然后笑着道:“你放心,我不会这样伤害她的,我怎么舍得呢!这可是气魂,很有用的。”

    听到这个评价,端木青的一颗心微微有些颤抖,什么叫做很有用?

    若非是当成一个物件,又岂会有好用的说法?

    “你要做什么?”

    端木素尽力将他推开一丝距离,恨恨问道。

    “六神器的作用,我还不是十分清楚呢!要不,让雪女看看?我也好见识见识!”

    “你敢!”

    他那血咒是多么阴毒的手段,端木青想到那一次从血池里将端木素捞出来的样子,心里已经是战战兢兢了,如果再来一次,素儿哪里还受得住?

    “你可以看看我敢不敢!”

    端木青骂道:“秋墨!你丧心病狂,你到底要什么,我给你,你住手吧!”

    “我要什么?”偏了偏脑袋,像是在很认真地思索这个问题,好一会儿,秋墨才笑着道,“我要这整个的天底下所有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当然,还包括你。”

    “你觉得可能吗?”压下心里的愤怒,端木青嘲讽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说完之后过了一会儿,陡然间又加了一句:“更重要的是那个韩凌肆,如果他不在我面前跪下舔-我的脚趾头,我都没有觉得我真的赢了。

    你做好准备哦!到时候,老老实实地劝劝他,我或许会让你过得好一些。”

    喉咙里传来一股甜腥味,端木青被气得不轻,或许,自己被侮辱,还有一丝可以忍受,但是,韩凌肆不行!

    “哼!”冷笑了一声,端木青道,“你还是太过于乐观了吧!就凭你?要德无德,要才无才,谁会听从你的,那才真是见了鬼呢!”

    “你在这凡人当中呆的久了,竟然连凡人那虚伪的一套也学了个全,所谓的才德,你觉得对我来说可值一文?那不过就是那些愚昧的人类欺骗……”

    话音戛然而止,目光慢慢地从端木青的脸上移到自己的胸前,整整齐齐的三枚银针直直地刺在胸口。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重新看向端木青。

    唇边露出一丝狠笑,端木青强行压制住胸中翻涌的血气:“我说过了,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秋墨目露凶光,像是恼羞成怒,直接一掌闪过去,带起一阵狂风,端木青便如同汹涌波涛中的一片浮萍。

    “该死!”

    两个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的时候,端木青已然坠落在地。

    这一次,再也忍不住,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她有些不明白,为何自己用了这么大力气飞出去的银针并没有真的伤及他的心脉?

    像是明白了她心里所想,秋墨嘿嘿一笑,然后顺手将胸膛上的银针拔下来,轻轻巧巧地弹飞了。

    “且不说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也是在时时刻刻地防着你,就是没有,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你想要伤我,觉得可能吗?”

    端木素已经陷入昏迷,长乐被他抱在怀里,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终究是没有一点儿动静,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无从得知。

    而端木青现在哪里还有动弹的力气,整个人就像是一滩水一般躺在地上,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只是一双眼睛,依旧盯着秋墨,看着长乐,始终都不甘心就这样闭上眼睛。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放弃。

    秋墨走过来,抱着长乐在她的身旁蹲下,拨了拨她的脑袋,笑得更欢了:“你不是雪女吗?你不是隐国最厉害的神吗?你不是所有人的信仰吗?如何?此时怎么一点儿气儿都没有了?”

    端木青没有说话的力气,就只剩下狠狠地看着他。

    像是逗着一直垂死的老鼠般逗了一会儿,秋墨终于站起来,转身走开。

    端木青第二次有这种感觉,前一次,是在前世的时候,端木紫用那把匕首刺穿她的皮肤,当时的她就是这样的感觉。

    心疼的无以复加,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

    秋墨走到门口,笑着道:“我知道你一个人寂寞,我怎么会舍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