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到了第二天,端木青才算是知道他说的不让她寂寞是什么意思。

    他竟然直接将她所在的地方改装成了一个牢笼,而外面却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古怪的房间。

    当端木青看到襁褓里的长乐,和已经昏迷被绑在木桩上的端木素时,感觉已经碎掉的心,紧接着变成了齑粉。

    她站在牢笼的门口,扒在那里往外看,想要喊,却发现连这样的力气都没有。

    秋墨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在地上画着什么东西,而且在端木素的脚下特地多点了许多,一个圆圆的黑色的圈儿。

    但是到了晚上,端木青才终于看清,依旧是那幅图,依旧是那样的六芒星,只是这一次,端木素站在了六芒星的一个顶点上。

    心里,陡然间就反应过来了。

    早就听到离长老说过,六神器并不为隐国所有,而和雪女之间更是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相反,甚至于还有些牵制的感觉。

    只有当隐国气运变弱的时候,六神器才有足够的气运现世,也才有可能会几个相聚。

    如同现在这样六神器都出现了,而且如此集中的出现,那只会是因为隐国此时十分势弱。

    可这也不代表六神器便为端木青所拥有。

    六神器和隐国的雪女一脉是同等地位的,都是隐国远古留下来的东西,对于隐国的气运有着十分微妙的关系,两者之间并没有所谓的高低之分,更没有权属关系。

    所以,此时秋墨摆出这个阵仗,那就很有可能是一个目的,就是要利用六神器,将自己死死地牵制住。

    心里陡然间慌了起来,正好这个时候六神器都在自己的身边,这岂不是……

    想法才生成的时候,秋墨就证实了她的猜测。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龙鱼,碧血黄泉,避水珠,桃木剑,甚至于是那跟了她十年的紫金手钏,竟然都一件件地飞离了自己的身边。

    一件件都像是飞蛾扑火一般飞向那边那个诡异的图形。

    六芒星归位!

    端木青眼睁睁地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然后首先是碧血黄泉开始悲吟,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那悲伤的歌声,让人听得十分难过。

    但是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她此时完全没有能力去解救他们。

    接着就是桃木剑,竟然是龙吟一般的声音。

    端木青知道了,秋墨这是要将六神器里面的魂灵都给招出来,但是他到底要做什么?

    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后,秋墨看着她,咕咕一笑:“你是不是很好奇我要做什么?”

    看着他走近,端木青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鄙夷,但是也有疑惑。

    谁知道他却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而是转脸看向了窗外。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完之后他就走来了,长乐却被放在了那边的床上。

    心,猛然间跳了跳,端木青睁着眼睛看着女儿,却始终都没有发现女儿有所动静,就是轻微的呼吸都不见。

    难道……

    一颗心陡然间不停地往下沉,往下沉,沉到端木青都不敢想了。

    不会的!

    可是,静静地呆了好久好久之后,端木青还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动。

    再看那边的六神器,在秋墨的离开了之后就恢复了平静,但是端木青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只怕是被压制住了。

    难道真的如同某种传说一样,这血咒是隐国正统的异能的另一种异端的存在,而现在,秋墨就是为了要证明那血咒的能量比之于雪女要强?

    想到刚才他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窗外。

    端木青看过去,月如钩。

    难道是因为要等到固定的时候?

    不由地句想起了月圆之夜,当真是这样的吗?

    那么,今天是初七,还有八天,还有八天就是月圆之夜了。

    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总算是睡过去了,却听到似乎有什么声音。

    屋子里一直都有灯光,就着灯光,端木青就看到端木素似乎微微睁开了眼。

    瞌睡瞬间就没有了,整个人立刻扒到栅栏旁边:“素儿,素儿,你是不是醒了?感觉怎么样?”

    两句话喊出来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根本就没有力气。

    端木素像是朝这边看了一眼,却没有力气点头,只是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像是告诉她此刻的她感觉还行。

    “素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撑住!”

    喉咙像是要烧起来了似的,端木青却也顾不得了,依旧扯着嗓子喊。

    一边担心着端木素和其他的几个神器,一方面又担心着长乐,端木青几乎没有急得上火了。

    一连三天过去,秋墨只是在晚上的时候过来瞧两眼,顺便讽刺一下端木青,然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开。

    长乐彻底成了一件摆设一样的放在床上,自始至终,那个婴孩都没有动过。

    这让端木青的心越来越冷,越来越沉,难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

    她不敢去相信,更加不敢去想。

    不会这样的!

    “长乐!”到了第五天,声音已经发不出来了,只是张着嘴巴无声地哭着。

    似乎眼泪都少了很多。

    秋墨并没有给她送吃的,就是水都没有送来一口。

    原本还会想着端木素所说的,养精蓄锐,快点儿让自己的异能恢复起来,可是看到妹妹和女儿已经彻底的在对方的手里栽了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没有心思了。

    看到自己在乎的两个人失去了生命的迹象,端木青心里产生出一种绝望的感觉。

    说什么要好好努力,恢复隐国,好像那都不再是自己的事情似的。

    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所谓的愿望了,只是希望那边的妹妹和女儿能够动一动,随便动一下也好。

    但是这几乎都已经成了奢望了。

    这都五天过去了,她们就像是木偶一样,这个空间这么大,除了每天晚上出现的秋墨,好像都没有了别的活物。

    所有守在一旁的,都是死的。

    悲凉,就是这种境界。